分享

腫如冬瓜,陰煞太重,葬后就不順

2022-06-21  陳益峰地理   |  轉藏
   

  文/陳益峰

  1、研究風水,需要廣泛看書,廣泛考察

  筆者的文章,對部分問題,提出反思,很多讀者,就開始擔心,筆者是不是要自己稱王稱霸,要否定一切風水技術。

  筆者要申明一點:任何技術,試圖脫離一切理論的,脫離一切傳統,將是無根之源。

  筆者專研研究風水十五年以來,看過所有可以看到的風水書籍。將所有的古代人寫的,現代人寫的風水書本,只要可以買到的,全部買下來,全部一一看過。這些資料書本的花費,花了近二十萬的費用。每一本書,都仔細看過。

  筆者上過大學,考過研究生,當年考研究生,每天用時15個小時,堅持了近十個月時間,最后考取的是計劃內公費研究生。筆者十五年來,堅持以考研究生的態度,攻研風水技術,從來沒有休息過。筆者要么在外干活,要么在基層考察, 要么在家看書研究理論。

  筆者專門拜師有三個師父,一個是筆者的叔叔,一個是在江蘇學習的陽宅技術,一個是在安徽學習的陰宅技術。

  因為單位工作的優勢,和筆者的專門留意,筆者接觸的風水同行,有近千人之多,其中職業高手有數十個。筆者為了接近他們,靠近這些高手,送出去的華子、茅臺、茶葉,有數百件之多。家里的所有繼續,全部壓上去了。

  任何一個風水高手,只要身上有一點點真水平,筆者都會托關系,拜訪。他喜歡什么,就送什么。對于香煙、茅臺、茶葉,從來不吝嗇。客戶轉給我的大量煙酒茶,筆者沒有享受過一件,全部轉贈送給這些師傅,家里一件不剩。

  有財力的東家,贈送的金銀、玉石等等,筆者沒有保留一件,全部送給那些可以拜訪的對象。家里空空如也,技術是唯一值得留戀的,其他財物都是身外之物。

  2、風水師的毛病,常常過于死板

  筆者愛人的一個至親,是華北地區著名的神婆,其客戶是華北地區,最為富貴的人群。她部分行為比較乖張,筆者本來對她很抵觸,后來親戚和當地的鄉紳,都說其有很高的智慧,卜宅、卜地、觀人吉兇,水平之高,世所罕見。

  筆者才開始試圖接觸,結果發現她是大智慧的人。其智慧和眼力,遠遠不是一般的風水師,可以比擬的。一般的風水師,最大的缺陷就是自稱文化人,但是多是一些僵死的套套,一些死板的理論。其神吹、胡說,自信程度,常常遠超神婆。

  很多風水師傅,常常喜歡一本正經的胡說。而厲害的神婆,就是外形有些乖張,內心反而樸實。風水師,過得是窮苦生活,常常敢吹噓:取王侯將相,如探囊取物,與精神病無異。

  筆者接觸的這個神婆,世受師傳,雖然文化接近文盲,其行為有些乖張,但是反而掌握的中國易學和玄學的最高境界。其觀火定陽宅吉兇、觀氣色定陽宅吉兇、觀香火定人的吉兇、聽聲音辨人宅地的吉兇、觀墳墓氣色定后人吉兇、卜地卜宅技術等等,與筆者接觸的風水名師高手,有很大的技術重合。此神婆,反而有一代宗師氣象。

  最為神奇的是,她家的神主位置,供奉的竟然是九天玄女。風水行業的祖師爺,就是九天玄女。

  筆者為了接近她,每次去拜訪,都是茶葉兩箱,或者茅臺兩瓶,或者華子兩條。給她贈送的財物,就有近百件之多,深得其真傳奧妙。

  風水和易學的最高境界,真的沒有語言,沒有文字,全靠悟性和眼力。神婆幾千年傳承,就是依靠這個,沒有一個文字和書本。

  3、每一個師父,只要這個人專業投入很多,就值得研究,值得尊重

  平常研究風水,哪里有個風水視頻?筆者一定會觀研一番。哪里有個風水名家?筆者都喜歡與他交流一番。哪里有個風水墓地,或者宅子?筆者一定會前去看看。大多數皇陵,一個一個,筆者去過不下十回。國家圖書館,中國歷史第一檔案館、故宮博物館等地,關于皇家風水的史料記載,筆者是常客。

  筆者花費了極大的激情,全部的積蓄,都是投入到風水研究之中。筆者在民間考察風水,導游費、住宿費、生活費等等,花費有七八十萬。買書買資料的費用,有近二十萬。拜師、投訪名師的費用,贈送財物的費用,有六七十萬之多。

  其他風水的研究,只要花錢的地方,筆者沒有吝嗇過一點點。筆者的相機,就用壞了四個,無人機用了五個了。這些材料的花費,就有十幾萬。

  家里除了生活費,一切都沒有留存。筆者還沒有買車,還住的是很小的房子,很少買衣服,腳下常常是解放鞋。只有出門干活,見客戶,有一雙皮鞋,冬天夏天都是如此。愛人穿的衣服,多數是小姨子穿剩下的。娃娃的衣服,多是親戚的小孩穿過的。

  筆者是幸運的,筆者的愛人,非常支持,踏實爽快人,東家給我贈送的禮品,筆者未嘗留存過一件。筆者對易學風水的巨大投入,愛人沒有反對過一次,基本沒有埋怨過一次。

  4、拜師學藝,學習傳統,發現有價值的技術,這是必須經歷的

  如完全離開傳統風水技術,自己在家發明創造,將是非常滑稽可笑的。很多讀者看到筆者的觀點,得出結論:市面上所有的明師都不值得拜師,所有的書籍,都不值得看,都是騙人的。這個觀點是嚴重的錯誤。

  任何一個師傅,如果對風水投入時間很長,如果自己喜歡,都值得拜師學習。他的很多觀點和看法,都值得詳細的聽一聽。三人行,必有我師。研究易學,研究風水,兼聽則明。但是有一些師傅,手里完全是忽悠人的技術,完全是滅蠻經的理論,看到這些,筆者非常遺憾。

  拜師學習之后,不能迷信師父,對師父的神吹的一些內容,要有辨別能力。對其所說的技術,要有思辨能力。對師父的尊重,是長期的。筆者跪拜的師父,有什么缺陷?有什么價值?筆者只是心里知道,但是筆者從來沒有公開談過一句話。不說師父和拜訪師傅的是非,這是做人的基本常識。

  一個師父的傳授,哪怕其中幾個觀點,對我一生產生重要的影響,這個師父就是值得尊重的。

  我們拜師學藝,要虔誠地學習,要仔細地學習。但是長的腦子,我們也要用,要具備思辨能力,具備懷疑能力。要去現場,去基層觀察,研究那些現實發家的宅子、墳墓到底長什么樣子?到底是什么地形和格局?所有的研究和學習,離開了現實的檢驗,離開了實踐,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5、不興旺的墳墓

  

  筆者在附近卜地,在下面的小路行走時候,有本地農民陪同,農民問此墳風水如何?筆者觀察了一眼,判斷此墓風水不好,恐怕后人有精神病。

  同行的農民,反饋說:確實不好,下葬已經十來年。葬后就破了大財,后來后人瘋了。

  同行考察的研究的有徒弟朱江、姬常勇、郭宇、林敏等人。

陳益峰師傅,一個人,在深山里爬行,思索地理規律。

  陳益峰師傅,穿著膠鞋,在路邊,與智慧的鄉紳,交流風水的現象。

  很多讀者問,好像每次筆者都是這個穿著。其實筆者夏天主要就兩三套衣服,冬天也是兩套衣服,鞋子主要是兩雙。出門下鄉就是十五元的膠鞋。參加正式活動,就穿皮鞋。

  盡量多留一點費用,研究風水地理。遇到窮苦的、倒霉的、熱情、和善的老人,一般多給人家幾條煙。研究風水地理的人,還是需要有大愛的精神和胸懷。

  此地是土陰陽和家里人自己憑借直覺卜選的,是失敗的。他們過于重視聽說的青龍白虎環抱,明堂敞亮。沒有智慧的人,自己卜選墓地,常常也是非常糟糕的。

  穴后氣脈自高山峻急而下,煞氣極重,未曾剝換干凈。這也是筆者,判斷為兇的主要原因。

  側面近看墓穴,墳墓立地盤乙山辛向正向。穴前有兜唇吐出,但是此地腫如冬瓜,剛峻陰煞之氣,依然非常嚴重。

  此地抵觸兩山之間的小崗之上,左右包裹嚴密,藏風聚氣,民間諺語說:兩山夾一崗,輩輩出皇上。這些外在的地形說法,是次要的,如果地塊不興旺,一切都是虛假的。

  側看墓穴,后面十來米,為一個灌溉水渠橫過,對風水有影響,但是不大,因為水渠不深,沒有嚴重破壞氣脈。

近看穴后氣脈,直而吐出,煞氣極重,急如飛矢,利如劍鋒。

  長乳腰部,雖然有開坪化陽的跡象,但是煞氣沒有褪去,陽氣還沒有展開。筆者遠觀,墳上有黑色氣息環繞,飛舞擺動,所以斷其后人易出精神病。結果此墳葬后不久,家里破財太大,家業不振,后人就患了精神病。

  遠觀此地,左右龍虎環抱,后面玄武高聳,前面堂局開敞。老百姓說:頭枕大山腳蹬川,輩輩做高官。這是民間老百姓的一些常規說法誤導。

  全文完。

     作者:陳益峰,男,專業地理師傅,畢業于華中農業大學風景園林系碩士研究生,先后在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北京市古建園林設計研究院等單位工作,長期從事傳統地理學的實踐、考察等研究工作。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