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實故事||我嫁給了班主任的兒子,3年后的一天,閨蜜突然跟我說對不起。

2022-06-20  豬小淺   |  轉藏
   

一個寫真  實  故  事的公眾號

/ 每 天 8:40 與 你 相 約 /


大家好,我是寫真實故事的豬小淺。

真實故事推薦:我媽很美我爸很老實,上周我才敢告訴男友,5歲那年看到了什么。

然后跟著我一起來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從上海回湖北十堰是2015年。

朋友里,我只告訴了韓月怡。

我們從初中起就是閨蜜,她來火車站接我。

那天,她的車子送去維修了,正好楊寶成有空,就一起來接我了。

楊寶成是韓月怡哥哥的同學,性格笨笨的,有點軸。

見到他,我心里有小小的尷尬。

因為許多年前,他喜歡過我,還和我男朋友打過架。

那時的我不會想到,我的歸來,故事有了新的開始。

02

十堰是武當山下的山城。

我們課間操都是打太極的。

而且這里還是“二汽”的發源地,國慶大閱兵上的猛士戰車,就出自我們十堰。

我爺爺在七十年代的時候,從長春帶著一家人過來援建。

后來我爸也成了二汽的工人,在那遇見了我媽。

每次路過張灣的二汽工人俱樂部,我爸就得吹一下,你爺爺當年參加過建設。

韓月怡是我小學同學,我們關系特別好。

我爸媽特別能吵架,吵狠了會動手。

我害怕了,就會跑到韓月怡家,和她擠一張床。

我倆都是92年的,生日只差三天。

她爸在礦上工作,常年不回來。她媽不上班,把我當半個女兒。

因為我學習好。

韓月怡的哥哥叫韓陽,比她大兩歲,長得像謝霆鋒,從小就酷酷的,不理人。

悄悄說,他是我的第一個夢中情人。

小時候偷看言情小說,腦子里想象的男主,都是他。

韓月怡喜歡纏著韓陽,我正好跟在她屁股后面。

韓陽煩我們煩得要死,可他也沒有辦法。

因為韓月怡有個法寶,但凡韓陽干什么不帶她,她就喊,媽……你看我哥呀。

03

以前,韓月怡家沒我家條件好。

可是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她爸承包了礦場,一下就有錢了。

初中的時候,他家買了大房,開上了大奔。

韓月怡有了一個20平米的臥室,把我羨慕死。

她專門挑了一張雙人床,為了能和我寬敞的擠在一張床上。

那時候,韓陽已經上高中了,真的帥到飛起。

就是可惜個子只有1米72。

上了高中,家里有錢,他開始玩樂隊了。

周末練習的時候,我和韓月怡跑去看。

樂隊里的鍵盤啊,貝斯啊,都是很活潑的男生,只有鼓手,像根木頭。

很少說話,只打鼓。

他就是楊寶成了。

別人都是玩票瞎搞搞,就他,打得那叫個認真。

錯一拍都要喊停。

有時能把韓陽逼瘋掉,帥哥包袱都不要了,對著楊寶成狂吼。

04

楊寶成他爸開了個洗化的小作坊,母親是初中老師。

對,還是我和韓月怡的班主任。

楊寶成的小作坊生產洗潔精,洗發水什么的。他家廠房的院子里,有個小庫房空著。

平時樂隊就在那里練習。

那時候我喜歡韓陽嘛。就覺得楊寶成好煩,事那么多。

小團隊里,總有一個常被捉弄,楊寶成自然成了我們惡搞的對象。

一般都是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只有一次,晚上了,廠里也沒有人。我們幾個去上廁所,只有楊寶成留在庫房里敲他的鼓。

回來的時候,我們就把門給鎖了。

然后把電閘拉了。

那個庫房只有一個高高的窗戶,熄了燈,里面幾乎沒有光。

然后,我們就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叫,楊寶成沖到門口,又叫又拍門。

開始我們都哈哈笑。可后來,我聽著有點不對了。

因為楊寶成叫得太凄厲了點。

我讓韓陽把燈打開吧,別真出事了。

韓陽說了句,沒勁。然后就去推閘去了。結果不知道他怎么搞的,砰的一聲,短路了。

整個廠子都黑了。

楊寶成像殺豬一樣在里面狂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快放我出去!

然后,我們發現鑰匙找不到了。

05

那天真是亂透了。

修電的修電,找鑰匙的找鑰匙,尖叫的尖叫。

我有點害怕楊寶成真出事,看見墻邊立著個梯子。

就搭在高窗下面,爬了進去。

窗子里面堆著幾個箱子,我順著跳下去。

楊寶成顫聲問,誰?

我應了一聲,他便摸索的走過來,緊緊地拉住我的胳膊。

大概等了十來分鐘吧,外面才找到鑰匙,把我們放出來。

月光下,我看見楊寶成滿臉淚痕。

韓月怡說,至于嗎?一個大男生嚇成這樣。

楊寶成說,誰和你說男生不能怕黑了。

那一年,他15,我13。

多年之后,他回想起這一天,依然覺得我是天降仙女搭救了他。

06

后來,楊寶成告訴我們,5歲的時候,他跟著他爸去農村看親戚,被他馬大哈的爸忘在了菜窖里,鎖了半天,嚇出心病來。

他特別怕黑,晚上睡覺,必須留燈。

韓月怡私下里和韓陽開玩笑說,怪不得這么傻,看來是小時候嚇的。

可是,我卻悄悄和他共情了。

因為小時候留下的心理陰影,真的會讓人記一輩子。

比如到現在,我聽到別人大聲說話都會害怕,就是童年爸媽吵架留下的恐懼感。

所以從那時起,我不那么煩楊寶成了,反倒有些同情他。

2008年,韓陽和楊寶成都考去襄陽的一所二本。

楊寶成走之前,一個人來學校找我。

那時我和韓月怡也不在一個學校,因為我進了重點高中。

楊寶成帶了好大一袋零食。

他說,我要走了。

我說,那不是應該我買給你嗎?

他臉紅紅的,半天說不出話。

如今想起來,他應該是喜歡我了。但那時候,腦子里沒有這根弦。

畢竟,他是韓月怡哥哥的朋友,只當他是走之前,來報答我翻窗陪伴之恩。

最后,他只說了一句,你好好學習,你很厲害的。

我尷尬地笑了笑,說,我知道。

07

我這個人確實對學習蠻有天賦的。

而且還特別有考試運。

2010年高考,我考上了上海的211,而韓月怡上了省內三本。

去上海之前,韓月怡叫我去她家里吃飯。

楊寶成也來了,悶悶地跟著吃飯。

韓媽媽做了一大桌子菜,一直夸我有出息,讓我做她家兒媳婦。

楊寶成一陣猛咳。

其實,那時的我已經不迷戀韓陽了。

也許是長大了,曾經覺得又酷又帥的事,都變成了小兒科。

那天離開之前,楊寶成送給我一個相冊。

里面都是我們一幫人一起出去玩的照片,有樂隊練習的,也有去武當山的。

陽光里,都是嬉笑歡樂的笑臉。

相冊的最后一頁,他寫了一句,前路遠,勿相忘。

忽然覺得,他可能是最懂我的人。

只有他察覺到,我走了,就不想回來了。

08

我很少提我爸媽,因為每次想起他們就會煩。

人家的父母,都是孩子的人生助力,我爸媽能不拖我后腿,就謝天謝地。

吵架,打架,不但不能給我一個安定的學習環境,還經常讓我感到羞恥。

有時一家人開開心心地上街,就因為買不買一件衣服,兩個人就能當眾吵起來,各種污言穢語,噴涌而出。

有時我真希望,自己不是他們的孩子,總是下意識的遠離這個家。

大學本可以選在武漢的,離家近一點,可我還是去了上海。

遠遠的,重新開始。

而我對十堰所有的留戀,可能都在這本小小的相冊里。

大學的日子,只有冬天,才會回家。

暑假就留在上海打工。

大一就戀愛了。是我的同班男生,小帥,有才,說話有淡淡的書卷氣。

可相處久了,他就露出媽寶的驕縱了。

09

那是我的初戀。

難免傻氣,付出的會多一點。幫他洗衣服,占座,買早點。

他不開心,我會很難過。

不知不覺,就愛得卑微起來。

大三結束的暑假,楊寶成畢業了,出來旅行,順便來上海看我。

我們約好,我帶著男朋友去見他。

可那天我午睡,不知怎么睡過了頭。手機也沒電了。

男朋友在樓下等了我15分鐘,見到我,一下子就發了飆。

我也惱了,說了點硬話,他上手推了我一把。然后,有個男生沖過來,上去給了他一腳。

沒錯,是楊寶成。

楊寶成因為聯系不上我,就找來我的學校。

偏巧就讓他遇見不美好的一面。

他這人傻傻的,生起氣來,有股沖勁兒。我男朋友被他嚇走了。

那天吃飯,就只剩下我和楊寶成了。

那頓飯結束的時候,我和他說我男朋友平時不這樣。

楊寶成說,你覺得好,不用告訴我。你要是覺得不好,再和我說。我……

他的臉紅得和大蘋果似的,憋了半天說,我……一直喜歡你。如果你分了,就和我試試也行。

他的表白來得太突然了,我有點慌。我說,別亂講話,我一直把你當哥的。

他默默地點了點頭,通紅的臉,變成紫紅色。

好怕他高血壓暈過去。

之后,好長一段時間我們沒聯系。

朋友間一旦戳破了感情的界線,難免就會尷尬了。

而他的那一腳,把我的男朋友踹成了前男友。

10

我大學畢業,已經是2014年了。

真想留在上海,哪怕沒有房子,沒有車。

然而我剛剛工作半年,家里就出事了。

是2015年,大年初四,我爸和老友喝酒,意外昏迷,搶救回來,半身不遂。

我媽倍受打擊,大病一場。

我一直以為他們并不相愛,沒想到他們是吵得狠,愛得深。

我媽一直無名發燒,燒了整整半個月。

我作為獨女,不可能還在上海飄著了。

我媽身體好轉之后,我回上海辦理了離職。

回來的事,我只告訴了韓月怡,沒想到她帶來了楊寶成。

她不知道我和楊寶成之間還有那樣的插曲。我瞞著不說,是怕說了以后大家聚會就更尷尬。

楊寶成這幾年,一直都在十堰。

之前在建筑公司,東奔西走,工資也不高。后來接手他爸的小作坊,反倒做起來了。

之前,他談過一次戀愛,不成功。

后來,忙生意,搞網店,也沒有太多時間和精力談戀愛。

據說,他媽從農村給他相了姑娘,可他不同意。說,不能為了結婚而結婚。

他媽氣得,拍著桌子罵他蠢。

那天,他和韓月怡去車站接我,送我回家。

幫我搬行李的時候,他問我,你男朋友怎么不送你回來?

我說,早分了啊。

他喜形于色地說了聲,嘿!

韓月怡翻他白眼,說,人家分了,你高興什么?

楊寶成也不回答,提起我的箱子,飛快上樓了。

11

那段時間,楊寶成每天都來看我,幫我照顧我爸。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在追我了。

韓月怡第一個反對。

她說,你這么漂亮,還是上海211,他這個人那么笨,二本小老板,配不上你好吧。

韓陽也說不靠譜。

他說,你找男朋友我給介紹啊。我有錢的朋友有的是,寶成那傻小子不行。我給他介紹賺錢的活,他都不干,沒那腦子。

可是,我心里卻對楊寶成有了小小的依賴。

因為是裸辭,我從上海回來后,工作還沒有著落。

照顧我爸這方面,也有點力不從心。

怎么說呢,雖說是父女吧,但擦身子什么的,難免尷尬。而我媽大病初愈,我不敢累她。

楊寶成真的幫了大忙。

5月末,我爸的病情大有好轉,能扶著輔助器走路了。

我媽身體也養了過來。

我在一家培訓機構找到了工作,準備考公。小城市最好的出路。

楊寶成向我第二次表白了。

那天他送貨回來已是傍晚,買了一大口袋的荔枝,喊我下樓拿。

他說,正好看見,給你們買點嘗嘗鮮。

我說,你不用老給我買東西的。

然后,他的臉又開始紅了。他說,我……我不是喜歡你嘛。

我說,那怎樣呢?

臉開始轉紫了。他說,能不能做我女朋友?

其實,我早在心里認可他,就等他這句話了。

我飛快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說,行。就這么說定了。

他愣了一下,激動得圍著我上竄下跳。

12

那天,我媽就在樓上看著。

我回去,她說,不知道的,以為你們兩個高中生談戀愛呢。

我爸媽不反對我和楊寶成在一起。

因為我家最艱難的時候,楊寶成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人品。

我爸說,笨有笨的好處。不活絡的人,專一可信。

而楊寶成的爸媽也很喜歡我,尤其是楊寶成的媽媽,我曾經的班主任,她說,沒想到我兒子能娶到我的得意門生。

我一直是深得老師喜歡的乖學生,這讓我在見家長的環節加了分。

總之,兩家非常愉快的祝福了我和楊寶成的愛情。

2015年下半年,我和楊寶成買了房,結了婚。

婚禮上放了我們的名場面,我媽偷拍的,荔枝換老婆的片段。

我這才發現,從樓上看,楊寶成激動的樣子像只大猩猩,圍著我滿地亂蹦。

大家笑得肚子都痛了。

韓月怡在我身邊說,你看看你這點出息,一袋荔枝就把你騙走了。

我說,我家寶成要是會騙人還好了呢。

韓月怡被我肉麻得雞皮疙瘩掉一地。

婚禮上,韓陽同學的小樂隊重出江湖,滿場同唱《今天我要嫁給你》。

楊寶成感動得一邊打鼓,一邊哭。

后來司儀問他,你哭什么呢?

他說,我15歲那年,喜歡上了13歲的她。今年我25,終于娶到了23歲的她。

這句話一出口,我站在臺上當場淚崩了。

害,誰說我老公笨呢。

想想我與他的緣分,從我跳進窗子的那一刻,就定下了。

13

2016年10月,我們的兒子出生。

而我考公的計劃算是徹底失敗了。

實話實說,當了媽媽,沒有強大的毅力去學習。

楊寶成安慰我,沒事,我當你的鐵飯碗,你怕啥。

那時候,楊寶成已經把小作坊,做成小廠子。憑著物美價廉,守誠信,把我們這邊的小酒店,健身房的洗護全拿下了。

后來,就是2018年。

韓家出事了,先是礦上出了事故,后來被舉報稅務有問題。

韓月怡他爸被抓進去了,家里的資金全被凍結。韓陽因為在礦上有職務,也被控制了。

韓月怡的那個富二代男友,當即和她撇清關系,分了。

當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只有楊寶成帶著錢,找了律師,去撈人了。

我問他,當初韓陽瞧不起你,你還去救。

楊寶成一臉正氣地說,當初是我瞧不起他好吧,好好的男人,當了寄生蟲。那會我要是跟著他混,現在也完了。

忽然對他肅然起敬。

覺得他是可以靠一輩子的好男人。

韓月怡他爸是真出不來了。但韓陽因為是掛名,通融之下,免于起訴。

出來那天,我們一起去接的。

韓陽看見寶成,抱住嗚嗚哭,他說,沒想到,是你來撈我。

楊寶成拍著他的背說,因為我笨嘛。

那天韓月怡給我發微信,說對不起。她說,差點讓你錯過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

她還發了條朋友圈,說,謝謝你,楊寶成。其實你才是最聰明的。

我看著那行字,感慨萬千。

14

2020年疫情,十堰封了近2個月。

之后,全國疫情起起伏伏,對我家的生意影響很大。

因為我們的客戶主要是酒店,飯店,健身房。出貨量一落千丈。

最難的20年,我們一分沒掙。

但只要楊寶成對我說,沒事,會挺過來的。我有信心。

而我莫名地信任他,相信他總能想出辦法。

也許就像我爸說的,笨有笨的好處。專一可信。

不過,楊寶成說,他也非常信任我。

因為自從娶了我之后,他再也不用開著燈睡覺了。躺在黑暗的夜里,只要摟住我的胳膊,他就不再害怕了。

每天晚上,他就像條大金毛一樣依偎在我身邊。

笨笨的,卻也是可愛的,溫暖的,幸福的。

不知道你發現沒,在這個有點繁雜的世界里,有時候笨一點,簡單一點,傻一點才是大智慧。

而我,能夠和這樣傻呼呼的楊寶成相愛到白頭,也算是人間美好事吧。

真實故事推薦:我媽很美我爸很老實,上周我才敢告訴男友,5歲那年看到了什么。
關注豬小淺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