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國女海盜王,登上《加勒比海盜》,讓大清頭疼竟然還能善終

2022-06-20  浩然文史   |  轉藏
   

清 佚名 《靖海全圖》局部 描繪了清廷剿滅華南海盜的過程

自人類從海洋走上陸地,人們在陸地上安居樂業的同時,其原始的沖動也讓人們對海洋始終保持著向往。自古以來,向海討生者不乏其人,海盜卻是這群討生者中的特殊群體。于海上為盜者,向來被置于正義的對立面,但是部分海盜的傳奇性與神秘色彩,又讓人們忍不住窺視海盜的故事。在中國歷史上,就存在著這么一位曾經駕馭群雄,叱咤海面的女海盜王——鄭一嫂,不僅她的前半生令人驚嘆,其結局也極賦傳奇色彩。

一、華南海盜的崛起

鄭一嫂的形象曾經被美國電影《加勒比海盜》搬上熒幕。在《加勒比海盜》中曾經出現過九大海盜王,其中有一位被稱為“清夫人”的女海盜王,其原型就是清末叱咤南洋的鄭一嫂。盡管是海盜群體,也很顧忌男女尊卑名分,那么鄭一嫂又是憑借什么,成為就連官府都聞風喪膽的海盜軍隊統領的?

《加勒比海盜》中的清夫人

鄭一嫂所統領的海盜軍隊主要活動在18世紀末19世紀初的兩廣和南海海域,在鄭一嫂之前,華南海域就一直存在著海盜問題。華南海域之所以能夠成為海盜生長的溫床,與當地的經濟系統與生態系統脫不了干系。清中后期的華南成為了當時整個清朝疆域內人口最為稠密的幾個地區之一,大量的外來人口涌入,導致當地的“土客沖突”和“人地矛盾”較為尖銳,沒有分到土地或者失去土地的民眾遂向海轉移,向海討生,甚至是與更古老的疍民融合,完全居住在了船上。但盡管如此,當時的華南地區亦存在大量的閑散人群,成為整個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疍民

而華南海域曲折的海岸線和眾多的島嶼,既為航海貿易打開了方便之門,也為海盜的滋生提供了便利的環境。曲折的海岸線和島嶼為海盜提供了容身之所,而借此發展起來的航海貿易也十分發達,當時的廣州與日本、東南亞和歐洲等地區皆有來往,繁榮的貿易線上大大小小的商船絡繹不絕,既讓來往的商人賺得盆滿缽滿,也成為了滋生海盜的巨大誘因。

在鄭一嫂統領華南海域之前,華南地區的海盜就一直都是困擾清廷的問題之一,但是彼時的海盜并沒有成氣候,多是小股海盜流竄,而同一股海盜的持續時間也不會很長,“盜”與“民”之間的界限十分模糊,并未出現大規模的職業海盜。但是很快,越南國內的一次動亂,徹底改變了華南地區的這種局面。

西方畫報中的中國海盜船

1771年,越南國內爆發了著名的“西山叛亂”,越南百姓阮文岳、阮文侶、阮文惠三人發動西山起義,起義軍一路勢如破竹,攻城略地,順勢推翻了當時統治越南南部的廣南國。隨后,阮氏兄弟將目光投向了當時統治越南北方的黎朝,企圖一統越南。在越南西山叛亂的過程中,阮氏兄弟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不斷招徠活躍于南海海域的中國海盜,在高官厚祿的誘惑下,包括陳添保、梁文庚、樊文才、鄭七等在內的海盜,紛紛歸于阮氏兄弟麾下,也就是在西山叛亂的過程中,華南海盜完成了規模化、職業化的過程。

西山起義三兄弟

盡管越南的西山叛亂最后以失敗告終,但是西山叛亂卻使華南的小規模海盜成為了成規模的海盜軍隊,這些海盜軍隊見越南無仗可打,便紛紛回到華南,成了清廷的肘腋之患。這些海盜回到華南海域時,彼此之間互相仇視,殺伐不斷,但他們也逐漸意識到,他們最佳的生存策略應當是合作,而非惡性競爭,因此在1805年,當時主要的7位海盜首領簽了一份合約,組成了一支松散的海盜聯盟。

其中有一個綽號叫“鄭一”的海盜,他原名叫鄭文顯,來自海盜世家。鄭家最早的海盜可追溯到17世紀的鄭建(傳說鄭家還與鄭成功有關系),自鄭建之后,海盜這個職業便成為了鄭家男性的首選,之前提到過的海盜首領鄭七,亦與鄭一有親屬關系。在鄭一早年時,娶了廣東的一個娼妓石香姑為妻,但是漸漸的,石香姑這個名字被人所遺忘,人們記住的是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鄭一嫂。

大英博物館藏《戰斗中的鄭一嫂》

二、女海盜王的風采

來自海盜世家的鄭一,很快就在華南海域打下了自己的江山,在1805年7位海盜王聯盟之后,鄭一掌握著聯盟中規模最大的海盜軍隊——紅旗。但是鄭一的時代很快就隨著他的突然去世而拉下帷幕,鄭一人雖然死了,但他一手創建的海盜集團卻并沒有隨之土崩瓦解,他的遺孀石香姑扛過了鄭一的大旗,成為了紅旗的首領,被人尊稱為“龍嫂”。

鄭一嫂接管紅旗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起初她憑借鄭一遺孀的身份,得到了鄭一眾多養子的支持,同時平息了紅旗內部的派系紛爭,消除了紅旗內部的離心傾向。但在男女尊卑的時代,鄭一嫂為了長久計,還是決定在集團內部選擇一個能夠輔助她統領紅旗的男性。最終,鄭一嫂將目光投向了鄭一養子中最出色的一個——張保。

張保像

張保本是漁家兒,15歲被俘到海盜船上,成了鄭一的養子(這爺倆甚至還可能有同性戀關系),張保在鄭一生前還被封為“大元帥”。在鄭一死后,表現出色的張保被鄭一嫂選為自己權力的分享者,兩人結為夫妻,共同執掌紅旗海盜集團,徹底堵住了那些質疑鄭一嫂女性身份的閑言碎語。

在夫妻倆的共同統治下,華南海盜嚴重威脅到了華南的安定,他們不僅劫掠來往的貿易船只,有時甚至還舍舟上陸打家劫舍,搶掠村莊。1804年,清廷再也坐不住了,在這一年的年底,嘉慶皇帝任命經驗老道的滿洲官員那彥成赴廣東剿滅日益嚴重的海盜。

雄心壯志的那彥成來到廣東之后,才意識到局面有多么棘手,廣東海防力量長期廢弛,裝備落后,隸屬不一,人力財力不足,他連一支像樣的水師都湊不齊,堂堂清廷水師竟被海盜打得龜縮不出,那彥成只得硬著頭皮開始了剿盜之旅。他首先便是上奏要求加造可以出海的帆船,組建出一支更強有力的水師,其次就是在地方上編制保甲、訓練民兵以及堅壁清野,企圖斷絕海盜的物資補給線。

清廷訓練水師

清廷水師力量不足,那彥成能做的最大努力便是等待和防御。但海盜的猖獗讓嘉慶皇帝不斷催促那彥成率軍出戰,終于在1805年,那彥成決定領兵出海尋找海盜一戰,但是此次出戰卻只剿滅了大約800多名海盜,這對于龐大的海盜集團來說,只是冰山一角。見剿盜無望,那彥成樹起了“招撫”大旗,這招初有成效,但招致嘉慶帝的不滿,最終那彥成因為違抗皇命擅自招撫海盜,而被革職查辦。

那彥成被革職查辦了,但清廷與海盜的斗爭依然存在。1808年,浙江提督李長庚在與海盜的戰斗中壯烈而死,震驚了整個華南官場。盡管沒有人承認,但是所有人都意識到,鄭一嫂和張保已經完全統治了華南這片海域。就在李長庚戰死后不久,以鄭一嫂為首的海盜集團駛進珠江,侵犯內陸,官府雖然組織過水師抵抗,但都不敵龐大的海盜集團。

海盜與清軍激戰

三、最后的結局

海盜過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每當落日消失在海平面之時,海盜或許也會擔憂自己的“前景”。1809年,對于鄭一嫂和張保而言,他們更擔憂的并不是軟弱的清廷水師,而是海盜聯盟的內部矛盾與隔閡越來越大。在粉碎了清廷水師的最大圍剿之后,海盜聯盟也開始出現裂縫,比如當時的黑旗首領郭婆帶其實對張保抱有深深的妒意,在見自己無法撼動張保的位置之后,郭婆帶遂心生投降之計。在之后的一次戰斗中,郭婆帶對張保見死不救,這直接導致張保率領紅旗海盜對黑旗海盜進行清算,兩旗的戰斗給了郭婆帶投降的最好借口。1810年,華南海盜赫赫有名的黑旗首領郭婆帶向官府納款投誠。

《點石齋畫報》里的郭婆帶

清廷授予郭婆帶把總的職務,讓他率軍繼續剿滅華南海盜。在郭婆帶的影響下,華南海盜相繼投降,就連直接受張保控制的紅旗海盜都有人偷偷納款,一時間,投降的海盜數量就達到了9000人。郭婆帶的投降與海盜集團的動搖直接影響到張保與鄭一嫂,兩人也開始與官府交涉,但起初雙方的隔閡使得談判幾近破裂,就在雙方又將兵戈相向之時,膽識過人的鄭一嫂只帶了一個由婦女兒童組成的代表團赴廣東談判,在她的斡旋之下,投降協商最終勝利達成。

《靖海全圖》中的“香山納款”,描繪了張保投降的場景

1810年4月20日,鄭一嫂率領的紅旗大幫17318名海盜,226艘帆船向清廷投降納款,長期為禍一方的華南海盜就這樣以一種和平的方式退出了歷史舞臺。鄭一嫂和張保投降之后,正式結成夫妻,張保和郭婆帶一樣,成為了清廷剿滅剩下海盜的馬前卒。之后,張保步步高升,先是被調往福建任民安鎮參將,隨后被派往海疆重鎮澎湖任職,下轄兩營兵丁。張保這樣一個海盜首領,竟然能夠做到這樣的高官,這引起了當時任江南鹽法道林則徐的不安,他向皇帝抱怨不應該讓張保擔任如此重要的職務。但是林則徐的擔心在兩年后明顯顯得多余了,1822年,張保死于澎湖任上,結束了自己傳奇的一生。

張保死后,鄭一嫂再度守寡,并攜自己11歲的兒子回到廣東。她對自己的兒子抱有極大的期望,希望他繼承張保的衣缽,但遺憾的是,她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在27歲時因為賭博被捕,最終死在了獄中。

愛折騰的鄭一嫂一直活到了1844年,終年69歲,在她65歲那年,控告朝廷命官伍耀南,說他侵占了張保30年前拿來購買地產的2.8萬兩銀子,這件案子兜兜轉轉來到林則徐手上,其結果可想而知,林則徐以鄭一嫂證據不足為由,駁回了她的指控。據說晚年聲名狼藉的鄭一嫂還經營了一家賭場,但昔日叱咤南洋的她,終究還是走向了沒落。

文史君說

華南海盜的興起既是因為華南地區獨特的生態系統和經濟系統,也有越南“西山叛亂”的影響。鄭一嫂在其夫鄭一死后,憑借膽識與謀略控制住了當時整個海盜聯盟。華南海盜在最強盛時,就連強大如清朝也不能奈之何,但是海盜集團內部的松散結構與局限性,也導致華南海盜在極盛的同時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最后像鄭一嫂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海盜,卻能善始善終,這無疑也是其傳奇色彩的一個表現。

參考文獻:

(美)穆黛安著,劉平譯:《華南海盜——1790-1810》》,商務印書館,2019年。

(作者:浩然文史·景蘇)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