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實故事||我媽很美我爸很老實,上周我才敢告訴男友,5歲那年看到了什么。

2022-06-19  豬小淺   |  轉藏
   

一個寫真  實  故  事的公眾號

/ 每 天 8:40 與 你 相 約 /


大家好,我是寫真實故事的豬小淺。

真實故事推薦:我嫁了高考全省第一的男生,愛得瘋狂,直到北京姑娘說她有5套拆遷房。

跟著我一起來看今天的故事:


01

2010年,我上初中。

本來不是多大的事。

可我媽做了一個決定,全村人都激動了。

爺爺更是堵在我家新蓋的房子前,跳起腳罵我媽,你個敗家娘們,給女娃子花那么多錢干什么!

那個時候,鎮上的初中一個學期幾百塊錢。縣里的初中,1千多塊。

而我媽要送我去的那個學校,一年學費一萬塊!

我家剛傾盡所有積蓄,蓋了房子。送我去這么貴的學校,在其他人眼里,簡直是瘋了。

我爸怕我爺爺,躲在屋里不應聲。我嚇得小聲問我媽,要不,我不上了。

我媽撫我的頭發說,為什么不上呢?你將來不想嫁人遇到這樣的老公,你就要好好學習,考出這個破地方。懂了嗎?

02

其實,我爺爺和我媽很早就有矛盾了。

早到我媽剛嫁過來。

我老家在甘肅,一個盛產蘋果的小村子。

爺爺以前當過村干部,但也沒什么錢。奶奶生了5個孩子,三兒兩女。我爸是最小的。

都說家里會疼小兒子,可爺爺家不是。

可能是孩子太多了吧,越生越不在意。

大伯比我爸大11歲,最小的姑姑也比我爸大二歲。

據說要不是因為是個兒子,爺爺就要把我爸送人了。

從小,我爸就是家里最不受待見的孩子,常常被哥哥姐姐們欺負。

所以性子特別老實。不愛說話,只會干活。

24歲那年,村里有個媒人給我爸做媒,認識了鄰村的我媽。

我外公家里孩子也多,二兒二女。我媽也是老小。

條件比我爺爺家也好不到哪去,但姥爺特別疼愛我媽。

他總說,我媽是家里最好看的孩子,水靈靈的招人愛。

相親的時候,聽說我爺爺當過村干部,彩禮錢還要出9800,就覺得把我媽嫁過去,是享福了。

那是1996年春天。

爺爺奶奶擺了酒,請了攝像,辦得挺風光的把我媽娶過了門。

可我媽過門的第12天,就和爺爺奶奶大吵了一架。

03

起因是9800塊的彩禮。

九十年代,真是不少的一筆錢了。姥爺疼女兒,全留給我媽當私房錢。

結果新婚第七天,有債主找上門了。我媽這才知道,彩禮錢是我爺爺借的。

爺爺奶奶逼著我媽把錢拿出來還了債。

我媽氣壞了。爺爺擺明了一分不花,給兒子討了老婆。

心里存了芥蒂,生活里難免磕磕絆絆。

是新婚后的第12天,我媽不舒服,起來晚了,爺爺就挑唆奶奶站在窗口開始罵罵咧咧。

這么一點小事,最后發展到動了手。

那時候,伯伯姑姑們都獨立出去了,只有我們家和爺爺住在一起。

可偏巧大伯回來。他二話不說,上去給了我媽一腳。

我爸從小被他們欺負,性子老實,不敢還手的,只會把我媽護在懷里。

晚上,我媽委屈得哭到半夜。

我爸也不會勸人,就一聲不響地陪著,吧嗒吧嗒地抽煙。

迷蒙的煙霧里,我媽哭累了,一個人躺下睡了。

第二天,太陽照常升起,她還是這個家的媳婦,走不了的。

04

那個年代,雖說不至于嫁雞隨雞,可身在農村,出嫁十幾天就鬧離婚是萬萬不可能的。

第二年,我出生了。

日子就在平靜與爭吵的重復中,緩慢爬行。

因為我媽漂亮,還勤快。村里都夸我家撿到寶了。

可事實上,家里沒有一個人喜歡她。

爺爺奶奶就不說了,姑姑嬸嬸,也嫉妒她。

但凡回來就要挑事。仗著爺爺伯伯給她們撐腰,往死里欺負我媽。

唯一對我媽好的,就是我爸了。

看到我媽被欺負,他就趕緊跑過去護著。護不住,寧肯自己挨兩下打。

可能有人會問,我爸怎么不反抗呢?

一是我爸從小就被欺負慣了。二是農村就這樣,不能忤逆老子的。

一個家,爺爺要是看不上誰,那誰就是食物鏈的最底層。

05

我三四歲的時候,我爸媽先后都去鎮里打工了。

因為這個家沒法呆。不相見,好過活。

我媽進了工廠,我爸去學裝修。

爺爺奶奶對我就還好。他們只討厭我媽,并不討厭我。

2002年,我五歲。

一天晚上,爺爺在樓上看電視,奶奶在下面洗碗。

我口渴,下來找水喝。卻不想,看見奶奶躺在地上。

一個人有關5歲的記憶,其實是非常模糊的。

可有關那一天,我卻記得特別清楚。

家里其他人還沒回來,爺爺先叫來了警察。我嚇得躲在門外。

爺爺激動地對警察說,我婆娘死了。是我小兒子和兒媳下毒毒死的!

其實,奶奶是突發腦溢血。

可我爺爺一口咬定是我爸媽下的毒。

親爹指證,警察自然把我爸媽抓起來。

06

直到今天回想起來,我仍是不太能理解爺爺是怎么想的。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要這樣坑害自己的親兒子。

可畢竟是21世紀了,干什么都要講證據。

我爸媽當時都在上班,哪有時間下毒。醫生也出了鑒定,奶奶死于腦溢血。

從警察局出來,我媽和爺爺發火了。

她問爺爺,為什么要這么干!人命關天的事,為什么要誣陷她。

爺爺就說,你們不是出來了嗎?叫什么叫。我婆娘就是讓你天天吵,氣死的!

那次,我爸也氣壞了。

再老實也忍不下去了,罵我爺爺沒人性。

結果,我兩伯伯和姑父一擁而上,按住我爸往死里打。家里的女人就全去打我媽。

正是春耕的季節,田里是那種很稀的泥巴漿,他們一次又一次把我爸的頭按進泥巴漿里。

而爺爺呢,就把我拉到一旁,親眼看著這一幕!

那個悲慘的畫面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里。

后來的許多年里,我都恨當時的自己,為什么要在岸上親眼看著他們欺負我爸媽。

我應該咬他們,踢他們,跟他們拼命的。

哪怕我才僅僅5歲。

07

我媽決定離婚了。

零幾年那會,農村的觀念相對沒那么封建了。

我媽在這個家受盡欺辱,她不想多呆一天。

她收拾東西,打包行李。我爸也不說話,只會一個勁地抽煙。

多年后,我長大了,我還問過他,當時怎么不勸勸我媽。

我爸說,我對不起她,讓她吃了那么多苦。她要換個男人,我沒理由攔著。

可是,那天我媽東西打好包之后,就回頭看了一眼我和我爸。

我那時根本不明白我媽要干什么,坐在小板凳上抺眼淚。

我爸半躺在床上,臉上鼻青臉腫的,全是傷。

人終究是有感情的。

盡管他們當初只見了幾面,就成了夫妻,可在漫長的6年里,共同經歷了那么多的艱難,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

我媽舍不得了,舍不得我,也舍不得我爸。

她說,你坐著干啥,怎么不收拾東西?

我爸愣住了。

我媽說,這破地方你還準備住啊!咱們到外面租個房子去,不回來了。

我爸應了一聲,哎。

一棍子打不出個聲的漢子,突然淚流滿面。

08

我媽說,世上男人多的是,可好男人卻沒幾個。

她覺得,我爸是個好人。樸實,勤快,聽話。

這些年,不論掙多掙少,自己都不留一分的,全給我媽。

在農村,大男子主義盛行。本事沒多大,可家里家外的,比著擺譜。

罵老婆,打老婆的,比比皆是。但我爸不是。他一回家,收拾家,做飯,洗衣服什么的,都會幫忙做。

其實這個家所有的磨難都來自外界。

我們的小家,沒有爭吵,也沒有矛盾。

我媽想給這個家一個機會,也是給我一個未來。

就這樣,我們搬走了。在鎮上租了房子,開始了一個小家的生活。

09

連續好幾年,家里的日子都是緊巴巴的。

我爸到外面跑工程,我媽就近打零工。

她一天就睡兩三個小時,白天給果農摘蘋果,晚上去服裝廠里加班打工。

廠里的燙標機特別危險,溫度極高,一不小心,都能把手燙化了。

有一次,我媽太累了,稍稍失神就燙到了手背,至今都還留著疤。

而我媽,只有一只手能干活,還跑出去,頂著高溫給人家除草,掙零錢。

那時候,我家每天晚飯的菜都是固定的。

豆腐干切碎,放點辣椒醬蒸了吃。因為這道菜,夠咸夠辣,可以下飯。

偶爾我媽也會買點肉。特別細致地做了,只給我一個人。

我媽連嘗都不肯嘗一下。

小時候我還問媽媽,你怎么不吃啊?可好吃了。

我媽就說,我膽囊不好,不能吃肉。

記得有一年過年,我都上小學了。我爸從外面帶了錢回來。

年夜飯,做了一大鍋的紅燒肉。

吃飯的時候,我爸先夾了一大塊放在我媽碗里,說,媳婦,這一年辛苦你了。

然后,我給夾了出來,特別認真地說,媽媽膽不好,不能吃。

爸爸媽媽看著我,都笑了。

現在想想,傻不傻。

10

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我們家宅基地的事終于劃出來,借了錢,準備蓋房子。

那是09年左右了。

爸媽真是能省則省。不請小工,全部都自己來。

沒有沙子,兩人就到村后面的河里挖。

河里離我家蓋房子的地方要走5分鐘。

我爸站在河里,挖一天,我媽就一擔一擔的往回背,自己攪水泥。

很多男人都干不動的活,我媽全能干。

每天都在勞累中度過,但每天也都在期盼著。幸福就像是一團遙遠而溫暖的光芒,撫慰著前行的艱辛。

慢慢地,我家房子蓋起來了。

一棟小三層的樓房。

為這個像模像樣的家,爸媽落下了一身的病。特別是我媽。風濕,腰痛……

但一家人真的很開心。

因為我們終于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

到現在都記得搬進新家的第一天,我爸坐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一直咧著嘴,傻呼呼地笑著。

我媽忙前忙后的,停不下來。

我爸就拉住我媽說,來,別弄了,坐一會。

我也有模有樣地跟著擠過去,陽光金燦燦的鋪在客廳里,空氣里都是嶄新的味道。

平時我爸不善言辭,但那一天,他鄭重地說,咱們家能有今天,要感謝你媽。她付出太多了。

11

有時想想,如果我媽當年扔下我爸走了,我們現在的生活不知道會是什么樣子。

常說男人是家里的頂梁柱,那么女人就是家庭之錨。

有女人在家定著,男人走多遠心里都帶著記掛,孩子就算遠行,心里也是穩的。

因為溫暖的家是種力量。

2010年,我小學畢業。

村里同齡的孩子,全都去鎮上的初中讀書了。

我媽專門去考察,發現那個初中特別亂。里面的老師說,到了初三,有一半學生都輟學。有條件的,都去縣里的初中讀了。

可我媽一打聽,到縣里讀書,要在縣城里有房子。

這對于我家來說,望塵莫及。

最后她發現我們市里,有一所私立中學,沒有戶籍限制。

在送不送我去的問題上,我媽在心里掙扎了很久。

一是遠。要2個多小時的車程,轉2道大巴車,才能到學校。肯定是要住校了。

二是學費太貴了,一年學費一萬塊!

我媽對我爸說,我覺得還是要讓女兒上個好學校。這是關系她一輩子的事。

我爸點頭說,嗯,你拿主意。我去掙。也就是再苦幾年,怕啥的。

我爺爺知道家里給我上學花了這么多錢,氣得來我家門口大罵。

而我媽連門都沒開。

他倆人私下商量,我媽掙的錢專門給我交學費。我爸掙的錢拿來還外債。

12

忘不了我媽帶我去銀行存學費的情景。

她掏出錢的時候,好多紙幣都發霉了。

那是她存了大半年,每天存一點,存出來的。

我眼圈一下就紅了。

當時我就下定決心,要好好讀書。

可惜,事與愿違,畢竟那是所私立高中呀,環境和以前的村小完全不相同了。

我以前不是個注重外表的孩子。

可上了中學之后,我被迫開始容貌焦慮了。

我媽長得美,但我沒有遺傳到,而且臉上還有許多小雀斑。

剛進學校,我非常努力,成績一直是班里的前幾名。

可慢慢的,我發現班里有同學開始排擠我了。

小孩子都愛站隊,你排擠誰,我就不喜歡誰,仿佛會傳染一樣。

后來,甚至有男生當著我的面,說我丑。我同桌在桌上畫三八線,因為他覺得挨到我會變丑。

回想起來,蠻好笑的。當年,我媽因為漂亮被婆家人欺負。

現在,我因為不好看,被同學排擠。

長大之后才明白,其實窮才是原罪。

可我那時哪懂呢,漸漸開始變得自卑又敏感。

13

初二,班里轉學來了一個女生,和我關系蠻好。

可有一天她突然不理我了。

很久之后,她才跟我說,班里一個男生告訴她,不要跟那個丑女生玩。她是我們班最丑最惡心的人。她臉上的麻子會傳染。

我聽到那句話的時候,哭了。

我想不通,明明我跟大家一樣是個正常人,怎么就變成這樣了。

那個男生是班里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老師同學都很喜歡他,他也從來沒有對我表現出過惡意。

我以為他跟大家不一樣,沒想到他這樣背后中傷我。

之后我就有點抑郁了,從一個開朗陽光的女孩變得極度孤僻,不跟人說話。

有男生說我,我就和他們打架。

于是名聲更壞了。成績一落千丈,從第一梯隊,變成了倒數幾名。

我當時的班主任是教英語的。大學剛剛畢業,特別有責任心。

有次我和男生打架,被她知道了。

她找我談話,了解情況。她沒有歧視我來自農村,反倒保護了我,批評了那些嘴臭的男生。

事后,班主任很認真的跟我說,以后有人再欺負你,不要再用暴力解決了,來找老師,我一定會幫你的。

14

期中考試的家長會,班主任把我媽單獨留了下來。

當時,我的成績全班倒數第四。

心里特別緊張,覺得對不起我媽。她那么辛苦的讀書,我卻辜負了她。

我在外面等我媽的時候,甚至想到了死。覺得沒臉面對她。

可是我媽出來,什么也不說。眼睛紅紅的,像是剛哭過。

我一直忐忑不安,想著她是不是生氣了。但她沒有。

她問我餓不餓,帶我出去吃飯,還去超市買了好多零食,囑咐我好好學習,然后就回家了。

那個星期放假,我有點不敢回家,心里太愧疚了。

而我媽特別盼著我回來,給我煮好吃的雞蛋面。

第二天,我媽讓我陪她去街上買種菜的種子。買好之后,我媽帶我去了醫院。

我嚇了一跳,說,媽媽,你病了?是不是被我氣的?

我媽就笑,摸我的頭說,媽媽是想帶你看看,臉上的雀斑能不能治好。

我這才反應過來,班主任找我媽談話,一定是這個事了。

我到現在都記得那天醫生說什么。

是一個中年的阿姨,她看了看我的臉說,這不用治啊。現在還小,等你長大了這些雀斑就會沒了。你看你媽長得這么好看,你長大了,肯定也是小美女呀。

就這么一句話,在我心里面,卻投了一道光。

15

其實只要前方有希望的光亮,人是不怕黑暗的。

之后再回學校,別人嘲笑我,我都不當回事了。

我相信醫生的話,總一天我會好的,會像我媽一樣漂亮。

我媽直到那個時候,才開始和我談心。

她說,同學越是針對你,你就越不要跟他們計較。你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你看看我 ,以前和你爺爺一家子斗氣,這個家差點就散了。后來我不理他們,和你爸就想著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你再看現在……

是啊。以前我媽受了那么多委屈,別人還要說我媽不懂事。現在呢,我媽誰也不理,大家都要贊一句這個女人有本事。從一無所有,拼出一個家。

其實多年之后,我工作了,更體會出媽媽說的才是人生中最樸實的真諦。

世上的人太多了,你能和一個,十個人較勁,你能和百個,千個較勁嗎?

總會有人不喜歡你,總會有人挑你毛病。

在乎那些討厭你的人,只會毀了自己。

為喜歡自己的努力,才會進步,才會快樂,才會在回望來路之時,嘆一句人間值得。

16

我聽我媽的話,改變了自己的態度。

慢慢的,身邊的人也改變了。到了初三,沒人再欺負我了。

畢業的時候,一個曾經欺負過我的男生,還給我道了歉,說以后做朋友。

不過,我在學習最關鍵的時候,被耽誤了。成績很難再回到從前。

那是2013年了,中考成績不佳。

當時許多人都勸我媽,讓我去上職業中專,早上班,早賺錢。

可我媽又花了很大一筆錢把我送進了私立高中。

當時我都懷疑自己了,值不值我媽花這么多錢。

我媽就說,你看你爸,在外面累死累活的也掙不回個大錢。但你能說他不是個好男人嗎?人活著,就是盡力。我們做父母的,盡力給你鋪一條路,你呢,盡力地去學,這就夠了。至于出什么成果,我都覺得滿意。

那時我覺得我媽真的好偉大。

那種平凡中,孕育出的豁達與偉大。

17

很遺憾地說,我的成績后來一直沒能追上去。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學習也是講天分的。

不管我怎么努力,很難提高上限了。

2016年高考,成績不太理想,只考上了一個二本。

也是那一年,我爺爺去世了。

伯伯姑姑幾家,難得一見。

這些年,他們都老了,做人也沒那么囂張了。見面點頭,好像都不記得從前欺負過我爸媽。

他們的孩子,打工的打工,結婚的結婚,只有我還在讀書。

伯伯姑姑們依次表達了,送我讀二本不值得。

爸媽笑而不答,不想理他們。

那些年,借著開發西部的東風,爸媽也掙了些錢,日子不再那么艱苦了。外債都還上了,我爸還買了車。

我畢業之后,回了我們縣城,考進一家國企。

生活平平順順地向前奔去,過去的苦難好像就隔開了次元。

18

2021年5月,我在縣城買了套120平的大房子。

爸媽幫忙貼補了一點,那些說不值得的親戚們又來了,說幫女兒買是貼男人。

其實,我也問過我媽的。

那時我剛搬進新家,爸媽過來幫我打掃。

這些年,花在我身上讀書的錢,早夠他們在鎮上買大房子了。

而時間終是讓我承認,自己就是個普娃。奮斗一圈,還是回來做了個小職員。

我問我媽后沒后悔,覺得錢白不白花?

我媽說,有什么后悔的,我這一輩子就是吃了沒讀書的苦,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老路。而且你現在不好嗎?讀了大學,看過世界,活得多豐富。我和你講,我和你爸讀書少,在農村蓋房子。你呢,讀大學,在縣城上班買房子。將來你的孩子,讀重點大學,到省會買房子。一家人開枝散葉,一代比一代好,多開心啊。

我爸在一旁,笑瞇瞇地坐著,抽著煙。

陽光暖融融的,鋪在新房子里,空氣中都是嶄新的氣味。

有那么一瞬,畫面似曾相識。又有那么一瞬,仿佛看見了未來。

我爸這個平時不言不語的人,又放話了。

他說,別看你媽沒文化,她可是有大智慧的女人。咱倆這輩子能遇到她,是上輩子做了大好人了。

19

2022年3月,我有了一個長得小帥,脾氣很好的男朋友。

上個禮拜的一天,我跟男朋友聊天。

說起小時候的事,說起爺爺對我爸媽的傷害,說起5歲那年那些親戚們的惡毒,忍不住淚流滿面。

男朋友聽著,氣得要死。他說,以后把爸媽帶到縣城住,不要回去了。

有些地方,傷害太大,遠離也許是最好的和解。

最后說一件有關媽媽的小事吧。

是我剛剛知道的。前幾天,我媽腌了咸菜,來縣城給我。

晚上,睡前洗臉,擦保濕霜,我對著鏡子隨口吐槽。

我說,你看看,以前那個醫生竟糊弄我。說什么長大了,雀斑就沒了。明明就沒有褪。

我媽就笑了,說,你還記得呢?那會兒啊,我看你已經自卑到都不敢抬頭看人了,就只能跑去求醫生了。

我這才知道,那年我媽開完家長會,心疼壞了。她就想了這么個辦法,提前去找醫生說了我的情況,求她務必配合演戲,給我一些信心。

說完,我媽就笑著出去洗水果了。

而我一個人坐在鏡子前,淚流滿面。

不是為了我臉上永遠褪不下去的雀斑,而是為了我媽,那份細膩溫暖的愛。是她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刻,親手點了盞燈,拉著我,一步步走向光明。

讓我從此脫出抑郁,成為一個健康開朗的姑娘。

如果不是我媽,以我的天分,是考不上大學的。雖然我的人生沒有如你們想要看到的那樣逆襲,但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好的人生了。

謝謝你,我的媽媽。

有你做我的媽媽,是我此生最大的運氣和福氣。時光請你走得慢一點,讓我陪我媽多一點吧。




關注豬小淺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