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唐朝才女李季蘭:一個毀在父親手中的可憐姑娘

2022-06-19  寫乎   |  轉藏
   

作者:甘棠

或許是武則天當政的原因,在唐朝,女子的地位相較于后世,更加的高。可是再高的地位,也沒有辦法扭轉多數俗人的眼光和言行。

如果這些偏見,是因為父母,那么注定這個女子的一生,永無出頭之日。李季蘭就是這樣一個毀在父親手中的可憐姑娘。

(一)6歲便令人刮目相看

李季蘭本不叫做這個名字,這個名字是在李季蘭離開母家之后,才開始流傳。待字閨中的時候,她本叫做李冶。冶字,形容女子裝飾艷麗,本身是一個含有貶義的名字,一家之主的父親,給女兒起了這樣一個名字,可以看出來對于女兒降生的不重視。

封建年代的唐朝,只要有才華,無論男女,都會受人追捧,就這樣,年僅6歲的李冶,憑借自己的才華,讓人側目。

可是這份光彩,卻親手被親生父親遮擋。

6歲的李冶,應父親的要求,對著滿院的薔薇作詩一首。李冶脫口而出“經時未架卻,心緒亂縱橫”。

這首詩形容的滿院的薔薇,無人打理,生長的蓬勃肆意。就像是心事一樣,總是理不出頭緒。

(二)少女道姑

可是多心的李冶父親卻認為,不過6歲的女兒,已經有了離經叛道的心思。作為父親,他是失敗的,因為他將女兒送進了道觀,以求用清靜無為來凈化李冶的叛逆。

李冶被送進道觀,沒有成全父親的心思,而是看見了更加廣闊的天空,有了更多的施展空間。

妙齡女子,一身道袍,站在林間修道,這本就是一副令人神往的畫作。

于是,李冶成為了當時文人墨客的交往對象。一個美麗的女子,一個富有才華的女子,吸引了太多的男人。

當時的唐朝,宗教不止是信仰,同時也是名流們聚集的場所。而李冶,就是其中的一個。或許說,離開家的李冶,成為了李季蘭。

不再用父親給與的名字,而是用自己的名字,走出了屬于自己的人生。

(三)愛上不該愛的人,影響了她一生的幸福

李季蘭的第一次少女心動,就給錯了人。身為道姑的李季蘭,對一個僧人怦然心動。

僧人皎然,面對著李季蘭送來的情詩“欲知心中事,看取腹中書。”直截了當的回復“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

皎然直言自己是化外之人,這份感情終究沒有結果。

李季蘭遇見皎然是她的幸事,因為皎然的果斷。可是世間男子不是所有人都是皎然一般,太多男子不給一個結果,一直消耗對方的年華。

李季蘭先后和當時的兩位文人相交,可是這兩位文人都是一個歸宿,就是和李季蘭難舍之后,都選擇了錦繡前程,沒有一個人給李季蘭一個家,一份安定,一個名分。

或許多余做官之人而言,李季蘭可以談情,不能說愛,不可娶妻。

李季蘭的優秀,同樣吸引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是后世有名的茶圣陸羽。只是陸羽傾心李季蘭30余年,李季蘭始終對于陸羽不過是朋友之宜。

或許,這就是一場雙向的錯過,錯過了可能的幸福。

(四)悲傷的結局:被賜死

一生經歷生離的李季蘭,終于在傷情之后,寫出了流傳千古的《八至》: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半生匆匆過,李季蘭終于尋到了解脫,這份解脫就是內心的平靜。此時的李季蘭之名,傳到了高高在上的皇權。

當時的皇帝唐玄宗招她覲見,雖然已是知天命的年紀,可是李季蘭依舊有著自己獨有的風流。

大喜之后是大悲,李季蘭被卷到了朝堂風波中,被賜死。

至于李季蘭的一生,史冊寥寥數語,不過后人猜測評說。

對于李季蘭而言,香消玉殞才是美人的悲歌,和歸宿。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