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兒的丈夫自殺了,這位老婆婆怎么做的?

2022-06-18  新用戶48533353   |  轉藏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愿成長的人


閱讀本文大概需要8分鐘

那個靠賣貨、挑大糞扶持喪偶女兒的婆婆

文/晏凌羊

我在農村待了那么多年,真的有一個很大的感觸:如果這些女的,遭遇一個哪怕不拖后腿的丈夫,她們變成“人杰”的幾率都會比現實情況高出很多。

為什么農村婦女很少有佼佼者?就是壓制她們的才能、生命力的娘家和丈夫太多了。

昨天我們文章里寫的那個阿姨(戳這里可閱讀:《她才是農婦中的“首富”,我不是》),之所以能成為“農婦中的首富”,一方面是因為她自己足夠爭氣,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老公真沒怎么拖她后腿。

阿姨今年五十多歲了,而在她之前我們村也有一個老婆婆(算是阿姨的上一輩)活得挺彪悍的。

和阿姨類似的是,她也是嫁了一個“不管事”的丈夫。

這位老婆婆是從舊社會走過來的人,哪怕到了新社會依然只習慣穿舊社會的老偏襟上衣,紐扣還是布做的。

她也不識字,沒有纏足,小時候吃糠咽菜的日子沒少過,只是行事作風一直比較彪悍。

剛嫁到我們村的時候,因為娘家比較窮,她比較受歧視。有一回她丈夫也站在外人的角度歧視她,她一氣之下打破了丈夫的頭。

此事傳得紛紛揚揚,村里人個個說她丈夫怕老婆,搞得她丈夫幾天不敢出門見人。

那時候的農村社會,男人打女人幾乎是常態,但她老公是個例外,一方面是因為性子比較軟,另一方面是身體比較弱——打她不過。

也正是因為她身體和性格都比較彪悍,這讓她很快就在家里掌握了話語權。站在她丈夫的角度,也可以理解:你要是把能干老婆打跑了,公社的工分你去掙嗎?公婆和孩子就靠你一個人養活嗎?

大集體社會的時候,這位老婆婆也挺能干,她在公社里掙的工分是丈夫的兩倍,但當時的大鍋飯機制對能干的人不大友好。

包產到戶后,農村人有了田地,農民的自主性也得到了發揮。婆婆早出晚歸,在田間地頭干得不亦樂乎,養活了自己三個兒子兩個女兒。

90年代初,老婆婆的丈夫得了癆病死了,她的幾個子女也都各自結婚成家。當時,商品經濟的春風已起,老婆婆看到我們小學沒人賣貨,就拿了點土特產什么的,給校長送禮,拿到了進學校擺攤的特權。

我小時候,最怕去她的攤位上亂逛,因為父母沒給我零花錢,但她賣的小零食都太誘人了,我怕我忍不住流口水。

有的村里人看她賺小學生的錢,憤憤不平,就去找學校投訴她,說是自家小孩偷了大人的錢,就是為了去她那里買零嘴。

校長就問那個跑去學校鬧的家長,話還說得很不客氣:“如果你的小孩將來偷了別人家的豬,是不是也得怪那頭豬長得膘肥肉壯啦?”

跟學校里的老師們都混熟后,她承包了學校廁所的打掃任務。也沒多少錢,可能一個月就幾塊錢,但她不是奔著工錢去的,而是奔著大糞去的。

農村那時候都缺肥料,化肥賣得死貴,而大糞就是最好的、免費的肥料。誰家要是能拿到學校、鄉村醫院的廁所的掏大糞錢,誰家的莊稼就長得最好。

想想也是啊,自己家那么幾口人產的大糞,怎么有全校師生以及全醫院、醫護、病患產的大糞多呢?

她也不嫌臟,見廁所大糞滿了就去挑,然后挑到自己家田地里去.....

有一次,有個農民趁她不注意,偷掏了小學的大糞,她氣得破口大罵,從村東頭罵到村西頭,大意是說:哪個沒害良心的,明知道小學的大糞都是她承包了,廁所也一直是她在打掃,還去偷她的大糞,就知道欺負她這樣一個沒老公撐腰的老人家。

因為罵得毒、罵得狠、罵得難聽、罵得密集,村里人逐漸形成了一種認知:小學廁所里的大糞就是她的,誰都不能動,動就挨詛咒。

就這樣,她用罵街的方式,贏取到了對小學廁所里大糞的主權。

這樣一來,她家莊稼的收成,果真就是最好的。她再把這些農產品背到集市上賣,就攢下來一些閑錢,準備建房子。

那時候,農村人對著路建房子,大多要把正房建得離大路遠一些,中間留個大院子,靠大路的位置都要建一道院墻。

可她不,她在建房子的時候就考慮到了要開店賣貨問題,直接把正房建在了大路邊上。二樓住人,一樓就開辟成兩間店面,至于豬圈、院子、廁所之類的,它則建在了正房的背面。

房子建好后,村里人還嘲笑她來著,因為那時候農村沒有哪一戶人家是這么建房子的。大家已經習慣了傳統的房屋格局,看他們家的房子就那樣戳在大路旁邊,很是覺得怪異。

直到她把樓下兩間房中的一間用來自己賣貨,另一間出租出去給鄉村醫生診所....村里人才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好像有點狹隘了。

我后來想了想,覺得如果她丈夫沒死,這房子恐怕沒法這樣建。涉及到父母留給自己的宅基地之類的事情,她丈夫還是很硬氣的。

為什么那時候她都有孫子女、外孫子女了,還那么拼呢?連建個房子也要考慮賣貨問題?因為她的幾個兒子過得都還好,但最小的女兒——也是我同學的媽,過得很不好。

我同學的媽生下一雙兒女后不久,就沒了丈夫。

她的丈夫是怎么死的呢?說起來也很可笑。

就是在喝酒劃拳的時候,酒桌上有人諷刺他很窮、“不是男人”,他就玻璃心發作,回到家里就服農藥自殺了,留下我同學媽、我同學和她弟弟。

老婆婆一看自己的女兒沒了男人依靠,肯定很著急啊,所以,她就繼續發光發熱,通過賣貨的方式賺錢,供我同學和她弟弟上學。

那時候,農村的義務教育不是免費的,農民還得交公糧、農業稅、孩子的學費,過得十分窘迫。而我同學的媽媽,因為這個老婆婆的支援,沒有讓兩個孩子輟學。

我同學的媽媽自丈夫死后,也沒有一蹶不振。她一生未再嫁,而是在老婆婆的扶持下,好好種莊稼、好好撫育兩個孩子,還建了大房子——在我家還住在低矮的瓦房里時,她家就已經有了大房子。

村里人都很佩服她:一個女人家家的,也能把那么大一套房子建下來,挺厲害的了。

而我知道,這里頭,肯定少不了老婆婆的功勞。那些年里,老婆婆真的幫了她好大忙的。

現在,我同學和她弟弟都已經考上了大學,定居在了長三角。

而這個老婆婆前幾年去世了......我上次回老家,經過她建的房子,看到曾經熱鬧非凡的小賣部現在已經人去樓空,還很是感慨。

老婆婆沒有過上大富大貴的人生,但是,她自有一股蓬勃的生命力、一股不走尋常路的勇氣。

農村有太多深陷泥坑的悲劇女性,而她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個傳奇,又把自己的女兒拉拔成為另一個傳奇。

現在,總有一些找我咨詢的女網友,老是跟我叨叨:我要是跟老公離婚了,我女兒就成長在不完整的家庭里了。

雖然她們的老公,渣到毫無利用價值,但她們還是覺得“沒男人就像沒穿衣服”,死活不愿意離開渣男——只不過有時候是以“母愛”之名,因為這可以讓她們看起來很無私、很偉大。

但是,你說一個母親對女兒最好的教育是什么呢?

是死抓著一個渣男不放,親自上陣給女兒示范“沒男人就像沒穿衣服”,還是走一條當下看是很崎嶇但長遠看卻能讓自己和女兒真正受益的路,讓女兒從小就在耳濡目染中看到——除了依賴男人之外,女人的人生其實還有別的可能?

我覺得,人,尤其是女人,有時候真的很像不受人待見的野草,大多生長在貧瘠的土地上,得不到化肥、農藥和園丁的伺候,時不時還被巨石壓在頭上。

但是,總有一些野草,在感受到石頭的重壓后,會往土里深深扎根,然后從石頭旁邊頑強地長出來......若是沒有石頭壓著,她們更是長得枝繁葉茂。

只可惜,野草式的女人只是一部分。

還有另一部分女人,像是溫室里的花朵,必須要依賴園丁的精心呵護才能過得好。

本來嘛,物以稀為貴,溫室花朵也有它自己的價值,可問題是——她只是誤以為自己是花,本質上她還是草。

認清形勢,放棄幻想.....對某些人來說可能確實很難,因為這句話后面接的是:準備斗爭。

認清形勢和放棄幻想是很容易的,腦子里過一遍就可以了,但“準備斗爭”太難了,所以,很多人都卡在了這一步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