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父親節 | 中國式父愛的深沉,你讀懂了嗎

2022-06-18  天下叢林   |  轉藏
   

F

 U

 A   I

朦朧時

父親

是一座大山

坐在他肩頭

總能看得很遠、很遠

懂事時

父親

是一棵倔強的彎松

這才發現

我的分量是這樣重、這樣重

而現在

父親啊

你是一首深沉的詩

兒默默的讀

淚輕輕的流

提到母愛

古往今來,文人墨客留下許多

諸如“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等歌頌的詩詞篇章,

孟母三遷,岳母刺字等等故事

也是家喻戶曉,信手拈來

然而,關于父愛的詩篇典故

卻是寥寥

即使提及,也是隱晦而含蓄

鮮有直抒胸臆的表白

只有在字里行間細細搜尋

才找到些許深藏的情感絲線

中國自古以來慈母嚴父

父愛總藏在威嚴之后

養不教,父之過

古代的父親

肩負子女的教導

父愛,更多的是一份責任

中國式的父愛

深沉而內斂

大多數是默默無言

卻一樣真摯,深厚綿長

需要用一生去細細品

孺子牛

堅實依靠

提起甘愿為人民服務的“孺子牛”,或許無人不知。但是,你知道嗎?孺子牛最初是來源于父愛。

春秋時期,齊景公有個小兒子名為孺子,極受寵愛。景公在后宮逗孺子玩耍,自己趴在地上,口銜繩子,讓孺子當牛騎。

有次孺子玩得高興,一不小心從“牛”背上跌了下來,繩子把齊景公的牙齒給掛斷了,年幼的孺子嚇得大哭起來。景公顧不得自己,第一時間上前將孺子抱到懷里哄逗。

“孺子牛”,可見齊景公對孺子的愛,雖也有后人指出其過度溺愛,但無論如何,在童年,有這樣一位甘愿俯首為“牛”的父親,有他堅實的身軀支撐做依靠,這份父愛就很難能可貴。

曾子殺豬

—言傳身教

小時候我們都聽過曾子殺豬的故事,曾子的妻子有事外出,小兒子哭著要跟出門。曾妻就隨口說了一句:“若你乖乖在家,回來就殺豬給你吃。”孩子聽說有肉吃,很高興地同意了。

妻子回來時發現曾子正準備殺豬,趕忙攔下說:“我那是哄兒子玩,你怎么當真呢?” 曾子認真地說:“你隨口一說孩子就記住了,說了不做,就是教孩子騙人,孩子也不會再相信你。”最后一起做了美味的豬肉,讓兒子飽餐一頓。

父親是孩子最好的老師,父親的德行與智慧,是給孩子最好的資產。言必行,行必果,不僅是增加孩子的信任感,更是人生重要的一課。

傅雷家書

—見字如面

《傅雷家書》是著名翻譯家、教育家傅雷寫給兒子的一本彌足珍貴的“禮物”。

1954年,傅雷的長子傅聰到波蘭留學,移居海外。此后十三年里,寫信成為傅雷夫婦與兒子交流溝通的渠道。這上百封書信飽含著傅雷對兒子的教誨、期待和思念。他們在書信中談家事、談藝術、談人生……字里行間既彰顯人格品性與愛國情懷,又充滿日常父子間的點滴溫情。

這是一本通過父愛如燈般的光芒、為兒女照亮前行方向的佳作,也是一個父親對兒女的良苦用心。千叮萬囑,事無巨細,那溢出紙張的愛,細膩、溫暖而又幸福。

背影

—潤物無聲

朱自清的敘事散文《背影》,大家小時候都讀過,作者用很平淡的文字,敘述了離開家去北京上大學,父親到火車站送行,并為他買橘子的情景。通篇一千五百字,沒有華麗的辭藻和驚心動魄的劇情,只是最樸素的白描,記錄的也是極平凡又簡單的小事。

可是,那道穿深色棉布袍,懷抱著橘子,蹣跚走到鐵路邊,努力攀爬的背影,卻深深印在腦海。

樸素的文字,把父親的愛,表達得深刻細膩,真摯感人。

有人說,當真正讀懂《背影》時,說明已不再年輕。少年時不懂的父愛,在多年后,終于開始理解,父親的關懷和愛護,從來都在平凡的日常之中。

有人說,父愛是山,它沉重

有人說,父愛是海,它深廣

有人說,父愛是百合,它溫馨

有人說父愛是書,它深刻

……

父愛就像一塊平靜的湖

外表波瀾不驚

但內心卻激流涌動

他不如母愛那樣體貼入微,隨處可見。在親情的世界里,父愛是沉默的、寂靜的,有時甚至會是責備和不認同,但請不要懷疑這份愛的厚重。他一般是埋在心底,只有在關鍵時刻才顯露出來。

中國式的父愛總是深沉的,讓人后知后覺。所有的愛好像都濃縮在一個“回頭”和“背影”里。而隨著時間的沉淀,這種“默默”的感動卻最具殺傷力。

父親節就要到了

 如果可以,就在家多陪陪他吧

即使無法回家,

也別忘記經常打個電話

有時候,不要吝于表達

你的愛與思念

天下叢林,都市中的桃花源,琴棋書畫詩酒花茶

帶你傳統文化之美

天下叢林

微信/抖音|天下叢林

淘寶/點評|天下叢林國風館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