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歐洲最有錢的村子,不靠拆遷不靠工廠,人均年入20萬歐元

2022-06-17  行走在陌路   |  轉藏
   

中國最有錢的村子,有人說是成名已久的華西村,也有人說是拆遷暴富的廣東楊箕村。
那么,歐洲最有錢的村子是什么樣的呢?恐怕很多人都想不到,20年前,這座歐洲最富裕的村子還是個臭氣熏天的積水潭,就連最底層的外來打工者都不想長住。

事情要從1953年開始說起,當時荷蘭海岸被海浪沖垮,1836人死亡、3000棟房屋被毀,災后就修了兩條全長1000公里的防洪堤,把堤內海水全部抽干。沒想到的是,抽干后發現很多土地富含可燃燒的碳泥,其中就包括聲名大噪的羊角村和洛斯湖。
與連通外海的羊角村不同,洛斯湖早期是牧羊人偶爾會經過的荒野郊區,不僅沒有出海口、也不跟其他江河連通,碳泥挖走后就成了死水潭,久而久之更加的惡臭熏天。

1978年荷蘭全民統計時,工作人員發現洛斯湖已經消失了,曾經的湖面變成數百條水道,僅10多戶外籍勞工在此定居,只能暫時起名為“Scheendijk”(申代克),意思是“計劃之外的土地”。
當時的荷蘭法律規定,外籍勞工定居超過規定年限可申請國籍身份,前提是有固定地址,申代克村就這么成為最底層的外來打工者聚居地。由于沒水沒電也沒橋,出入只能劃船,而且臭氣熏得無法入睡,絕大多數最后都離開了申代克村。

1999年,荷蘭議員菲爾普斯恰巧路過申代克村,發現這里居然還住著70戶“漁民”,他們集資清理水道、修建碼頭、購置船只,還在門前屋后都種上了草皮和植物。菲爾普斯回去后就向荷蘭政府申請城建基金,投入近千萬歐元為申代克村民加固房屋、鋪設水電管網。

改建一新后,村民們成立“村委”將無人居住的房屋全部買下并重新裝修,然后低價租給有需要的新移民租戶,人氣逐漸又恢復了不少。

到了2007年,荷蘭旅游業開始爆發式增長,羊角村成為最受游客青睞的旅游目的地,但隨之而來的污染、嘈雜等負面事件也層出不窮,以致當地村民各種排斥游客,甚至直接寫上“拒絕ZG游客參觀”等等字眼。

申代克村比羊角村聰明了很多,他們又一次做出改革:所有村民不得參與商業活動,由聘請的專業經理人全權負責運營,將1000多棟房屋分成餐廳、商鋪及長租、短租和日租房,限制旅游團入內參觀,僅接待自由行游客,所得純利平分給村民。

2013年,申代克村民人均分得5萬歐元、2015年人均12萬歐元、2019年人均20萬歐元,哪怕是旅游業停滯的2020年和2021年,申代克村也依然保持了15%以上的年均增長。

很多人覺得這樣的別墅肯定很貴,但實際還不如羊角村一個房間的價格,550平、7個房間的獨棟別墅,一個月整租才1500歐元,還包水電和游船油費,相當于每個房間月租1500元人民幣,而羊角村稍微有點檔次的別墅房間,動輒一晚兩百歐元起(1400元)。
這么一對比,你還會去羊角村找罵嗎?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