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宋朝女子,有多厲害?

2022-06-16  菊齋   |  轉藏
   

注:夢華錄劇照

最近熱播的《夢華錄》有點意思,大女人趙盼兒,讓人驚呼宋朝女子也太厲害了!

那,宋朝的女子,真的有這么厲害嗎?

想了想,大宋歷史上還真有幾位,和趙盼兒一樣是賤籍出身,一樣靠著自己打拼出一片天地。

比如真宗的劉皇后——《夢華錄》里皇后的原型,應該就是這位劉皇后,她的出身來歷都成謎,史家都考證不出她的名字,只好叫她劉娥,偏偏她就能逆風而上,沒有兒子也翻身做了皇后,真宗崩后她又代仁宗攝政十年,手段之強,把群臣治得服服帖帖。

一百三十年后,南宋的宮里又出了一個楊皇后,和劇中的趙盼兒很接近,也是幼入樂籍,聰明得不得了,和歷史上的劉娥也很接近,一樣的出身來歷成謎,一樣的連名字都沒有,一樣的,手段高強,三兩下把權臣韓侂胄咔擦了,寧宗都沒敢說什么。

據說她咔擦韓侂胄的時候,用的是矯詔——她模仿寧宗的筆跡寫的,主管殿前司公事的中軍統制夏震原本不敢殺韓侂胄,看了這詔書,忠君之心發作,遂奮勇殺之。

是不是矯詔已經說不清了。反正楊皇后能寫,寫得很不錯。

和寧宗手跡放在一起,怎么樣,是不是挺有夫妻相的?

注:  上圖 南宋 楊妹子題馬遠《竹鶴圖》 下圖  南宋 宋寧宗題馬遠《踏歌圖》

這個女人,很不簡單。

十來歲走進宮里的時候,她大概只想著憑顏值和才華改變命運,誰能想到后來,整個國家的命運都會握在她的手里。

這本來是個不知其名,不知其姓的女子。

她的出身,是個從來沒有解開的謎。

周密《齊東野語》、葉紹翁《四朝見聞錄》、脫脫等《宋史》里都記過這個事。

《四朝見聞錄》里說,楊后的母親張氏,是宮中表演雜耍的樂人,幼時的楊后時常跟著張氏出入宮中。張氏死后,吳太后可憐這女孩子,又喜歡她的標致,就把她留在自己身邊。

《齊東野語》記的稍微不同,說楊后幼時被賣到四川,隨一對張氏夫婦生活,后來輾轉入宮。

《宋史》更簡潔,說“恭圣仁烈楊皇后,少以姿容選入宮,忘其姓氏,或云會稽人”。

入宮以后的記載就差不多了,說她因為標致,很受吳太后寵愛,又因為標致,皇子趙擴每次來見吳太后都依依不肯走。

楊氏比趙擴大五歲。彼時,一個五六歲,一個十一二歲。

二十來年后,紹熙五年(公元1194年),年輕的趙擴提前登了基,這和他的精神病老爹有關。老趙家族好象有遺傳的精神病, 宋光宗趙惇尤其厲害,三來四去,韓侂胄、趙汝愚等大臣再也受不了這個神經病皇帝,強行逼趙光宗讓位給兒子趙擴,這就是宋史上的紹熙內禪,趙擴成了宋寧宗。

這件事的蝴蝶效應會在日后顯現出來,將韓侂胄、史彌遠、楊氏甚至慶元黨案、江湖詩案都卷作一團,但那是后話。

這時候楊氏三十多歲,已經是趙擴的身邊人。

趙擴當了皇帝以后,楊氏的升遷速度來得驚人的快,從夫人到貴妃,僅僅用了五年時間。

飛速增長的不只有她的寵遇與身份,還有她的心計和智謀。

韓侂胄已經銳利地看出,此女,機敏過人。

擁立寧宗有功的韓侂胄,此時的權勢無人可比,怕是寧宗也要讓他三分,但他卻把楊氏看作了勁敵。當他的侄女、寧宗趙擴的元配韓皇后病逝后,韓侂胄強烈地感覺到危機降臨了,他極力勸說寧宗立曹美人為皇后,極力攔阻楊氏上位,不過,在和楊氏的較量中,他失敗了。

在吳太后、宋寧宗身邊多年的楊氏,早已不是一個只會雜耍的小伶女了。

她的容貌應該很美,但她的腦子卻比容貌更強得多。

她讀書讀史,也花很多工夫去練字、習畫,她甚至能寫一手很不錯的詩詞,也愛將自己和前人句子題在畫上。

注:楊皇后《垂楊飛絮圖》(傳):線撚依依綠,金垂裊裊黃。


注:楊皇后題宋人桃花圖:千年傳得種,二月始敷華。

注:楊皇后楷書瀹雪凝酥七絕團扇:瀹雪凝酥點嫩黃,薔薇清露染衣裳,西風掃盡狂蜂蝶,獨伴天邊桂子香。


注:楊妹子在南宋李嵩《月夜看潮圖》上的題句(大圖和細節圖):寄語重門休上鑰,夜潮留向月中看(蘇軾句)。

沒有人知道她用了多少工夫來修煉這些,更沒有人知道她如何將畫師馬遠、大臣史彌遠等人收為心腹。

大家只知道,她認認真真地,認了楊次山為兄,給自己正式安了個楊姓。

一個啥親人都沒有、孤單無依的女子,在朝中找倚一個靠山,沒毛病。

嘉泰二年(公元1202年),這個孤零零舉目無親的女子登上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寶座。她在給畫師們的題詞后面,開始鈐上皇后的坤卦印,或落款“楊妹子”。

注:楊妹子給南宋馬遠《倚云仙杏圖》上的題句和坤卦印:迎風呈巧媚,浥露逞紅妍。

那一年楊皇后四十一歲。寧宗三十六歲。韓侂胄五十一歲。史彌遠三十九歲。

張孝祥和陳亮已死,辛棄疾削職閑居,曾經和韓侂胄一起扶持寧宗的趙汝愚已被掃地出朝。

朝中英雄誰敵手?大概是韓楊吧。

嘉泰二年以后,面對著深藏不露的楊后,倍感壓力的韓侂胄緊鑼密鼓、搜羅志士、準備北伐。辛棄疾先是奉詔入朝,姜夔聽說了,寄詞給辛老將軍道賀。不久辛疾棄又回家閑居,又被詔入朝……后來又力陳北伐準備不足,不宜開動。但韓侂胄不聽,堅持于開禧二年(公元1206年)發動北伐。

開禧北伐的結果,后人都知道了。吳曦在西線叛變,丘崈在東線主和,各路宋軍相繼潰退。韓侂胄不但沒撈足政治資本,還賠了個精光溜溜。

就在韓侂胄失去朝野人心的這當兒,開禧三年(公元1207年)十一月,機敏過人又膽子賊大的楊皇后在楊次山的協助下,聯合史彌遠、張鎡等人,一舉將韓侂胄扳倒,且斬草除根,將朝廷中的韓黨盡數剪除。

注:馬遠《月下把杯圖》

據說,馬遠的《月下把杯圖》就作于韓侂胄被殺后的次年,嘉定元年。

1208年,寧宗改元嘉定,表明新年新氣象的開始(這也是楊皇后干政的開始)。韓侂胄既因罪被殺,他從前一手制造的慶元黨禍(牽涉到朱熹、趙汝愚等士人)也就逐漸平反,已死者追贈殊榮,生還者起復原官。

《月下把杯圖》圖右上有兩行題句:

相逢幸遇佳時節,月下花前且把杯。

題句下鈐了皇后坤卦印。

左側對頁還有一首也鈐了坤卦印的題詩:

人能無著便無愁,萬境相侵一笑休。豈但中秋堪宴賞,涼天佳月即中秋。

這時的楊皇后,大概頗有天地澄清、妖氛掃凈、“萬境相侵一笑休”的篤定和感慨。

而畫中人執手相看的歡欣,若說是慶元黨禁中罹禍士人的劫后重逢,也頗可理解。

這很可能是一幅由楊皇后出題,由馬遠完成于嘉定元年中秋節的合作。

說到楊皇后,不能不提到在寧宗朝極受寵遇的畫師馬遠。

馬遠的很多畫作上都有楊皇后的題字。

她在馬遠的《王宏送酒圖》上題寫:人世難逢開口笑,黃花滿目助清歡。又在《洞山渡水圖》上題寫:攜藤撥草瞻風,未免登山涉水,不知觸處皆渠,一見低頭自喜。還在馬遠的《松院鳴琴圖》上題過一闕頗引后人閑話的《訴衷情》:閑中一弄七弦琴,此曲少知音。多因淡然無味,不比鄭聲淫。松院靜,竹林沉,夜沉沉。清風拂軫,明月當軒,誰會幽心?

馬遠后來以馬一角之名,牢牢地占住了南宋畫壇巔峰的位置。極具才情和鑒賞力的楊皇后,對馬遠的影響,可能并不止于是他的保護神、倡導者、最權威的鑒賞家和推廣人,她與馬遠的合作,生動地解釋了“畫是無聲詩,詩是有聲畫”,馬遠和其子馬麟的畫里,空靈的詩意,簡直撲面而來。

注:馬遠依據柳宗元《江雪》所作的《寒江獨釣圖》

而那些鈐了坤卦印和楊妹子落款的詩詞、書畫,那些關于一個文藝范皇后的印記,隨著馬遠的聲名,在后來的八百多年里也未曾湮沒。

不過,楊皇后的第一職業,終究是皇后。

嘉定這個年號寧宗總共用了十七年(公元1208年-公元1224年)。這也是楊皇后和史彌遠結成政治同盟,共同掌權的十七年。

嘉定十七年(公元1224年),寧宗崩,史彌遠撇開太子趙竑(寧宗養子),立沂王趙昀為帝(寧宗的遠房堂侄,即宋理宗),楊皇后被尊為太后,垂簾聽政。不久楊太后還政于趙昀,退居深宮。

三十年前那只蝴蝶掀起的風波,到了這個時候,漸漸平息。

有人說改立理宗、撤簾還政都是史彌遠一手遮天,也有人說這本來就是楊皇后的意思,但無論如何,史彌遠的地位已無法撼動。十七年前楊皇后為了剪除韓侂胄重用史彌遠,史彌遠卻成為南宋朝秦檜、韓侂胄之后第三個權臣,專權二十六年(后面還有一個賈似道專權)。

注:南宋楊妹子 楷書薄薄殘妝七絕頁:薄薄殘妝淡淡香,眼前猶得玩春光。公言一歲輕榮悴,肯厭繁華惜醉鄉。

繁華和青春,就這樣隨風而去。

晚年,閑居的楊太后在馬遠的《仙壇秋月圖》上題詩,元人吳師道見過之后感慨寫下“鄞中丞相真奸邪”之句,亦替楊太后感嘆“舊事凄涼復誰省”。

宮中美人秋思多,夜揖明月追仙娥。
畫闌桂樹倚樓闕,碧落天壇飛鳴珂。
畫師不解西風夢,筆端便有華陽洞。
更將妍畫寫清詞。輕扇君王心已動。
炎精季葉堪嘆嗟,矧爾妖麗傾其家。
申生遺禍到濟瀆,鄞中丞相真奸邪。
吳宮一掃荒煙冷,舊事凄涼復誰省?
百年永鑒不可忘,留與人間看扇影。

紹定五年(公元1232年),理宗納賈似道之女為貴妃。年底,楊太后薨逝。同年,南宋朝廷決定與蒙古聯軍,對抗金國。

歷史,就這樣不可逆轉地走向1276。但楊氏已經不知道了。

注:南宋  馬遠  洞山涉水圖

她一生攜藤撥草,跋山涉水,起初連名字都沒有,那又怎樣呢?她不但當了皇后,還把楊妹子這個撲朔迷離的名字,長長久久地在世間傳了下來。


作者:任淡如

本文為菊齋原創重發。公號轉載請聯系我們開白授權。



看看


菊齋 |  文人  | 美學

歡迎個人轉發、擴散。

投稿請在后臺鍵入“投稿”

商務合作請請在后臺鍵入“合作”

公號轉載請在后臺鍵入“轉載”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