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2022-06-16  影探   |  轉藏
   

他又又又又又翻身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在爛片堆里摸爬滾打十多年后,尼古拉斯·凱奇終于還完債了。

這次真的是真的。

幾個月前,凱奇在接受《GQ》采訪時表示,自己已經正式還清所有債務。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而讓凱奇最終還清債務的具有紀念意義的電影,最近終于出了。

爛番茄媒體和觀眾口碑雙雙穩在87%,一致好評。

而且,凱奇在片中飾演的是自己!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尼克·媽惹法克·凱奇傾情獻映,為大家奉獻了新的表情包: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喜歡凱奇的,此片幾乎是必看——

《天才不能承受之重》

The Unbearable Weight of Massive Talent

2022.4.22.美國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這聽起來可能有些繞口,但在這部片子里——

尼古拉斯凱奇飾演了尼古拉斯凱奇。

導演甚至還專門PS了一個年輕版凱奇,來和年老版凱奇聊天,打架。

以及——舌吻。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本片的靈感直接來源于尼古拉斯凱奇本人的經歷。

以防有些讀者不知道,咱們還是有必要簡單科普一下凱奇的傳奇人生。

在20世紀90年代以及新千年初,凱奇幾乎就是"佳作"的代名詞。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空中監獄》

好萊塢大片,他有,比如《空中監獄》《變臉》《勇闖奪命島》;

普通商業片,他有,比如《傾城佳話》《天氣預報員》《戰爭之王》;

文藝片,他也有,比如《離開拉斯維加斯》《撫養亞利桑那》。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鳥人》

可以說,凱奇之前的演藝經歷幾乎囊括了主流非主流各種類型的電影。

只要你那時候看電影,看美國電影,基本上就能遇到這個有些禿頭的男人。

最重要的是,片子質量都有保證。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勇闖奪命島》

185的身高,讓他演起動作明星來十分具有說服力。

與此同時,他卻有著一張不算硬朗的臉和一雙多變的眼睛。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離開拉斯維加斯》

這讓凱奇有別于其它動作明星,有了更多發揮空間,更大的潛力。

他可以含情脈脈,可以搞怪逗比,也可以傳遞出無盡的絕望。

在他風光時期,差一點點點就出演了超人。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定妝照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網友惡搞圖

那時候,臺前的凱奇就是永遠滴神。

但在臺后,就一言難盡了。

因為凱奇有個很樸實的愛好,買買買買買。

賺得雖然多,但花得更多,買的東西還很奇葩,不保值。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恐龍頭骨、鯊魚、白化眼鏡王蛇、干縮頭骨、章魚、鬼屋、隕石......

全是些憑興趣買下的非主流。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此外,他還特別喜歡投資房地產。

單在2007年,他就豪擲三千多萬買下三處房產。

據不完全統計,當時凱奇的主要資產有:

1架私人飛機、4艘豪華游艇、2個小島、15處豪宅、50輛豪華轎車、價值160萬美元的珍貴藏書及漫畫。

結果,次貸危機來了。

理財的失敗和揮霍的無度讓凱奇不僅破了產,還負了債。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吸血鬼之吻》

為了還債,凱奇開始無差別瘋狂接片。

以《戰爭之王》為分水嶺,凱奇接的片子基本是一年不如一年。

以豆瓣為參考,從7分以下,變成6分以下,再到上個5分都困難。

凱奇也毫無懸念地提名金酸梅獎最差男主角高達9次。

他的片酬也由以前的天價急轉直下,淪落為了四線明星的價格。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本片聚焦的便是這個背景下的凱奇。

或者更準確一點來說,靈感取自于這個時期。

在本片中,凱奇遭遇了事業和家庭的雙重打擊。

常年醉心于演藝事業,導致他和妻子離婚,和女兒的關系也十分疏離。

關鍵是,他的事業也并沒有好到哪里去。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曾經紅遍大江南北,如今演個小破片還得求爺爺跪奶奶。

花好幾個星期背臺詞,人家還看不上。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眼瞅著連房租都欠了幾十萬,即將被酒店掃地出門,凱奇只好屈尊接了一份爛活——

參加他的一位腦殘粉的生日party。

這位腦殘粉名叫哈維(佩德羅·帕斯卡 飾),是一位喜歡電影的億萬富翁。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惡靈騎士曼達洛人夢幻聯動

心灰意冷的凱奇本來只準備玩玩而已,賺點快錢還債,之后就退休了事。

沒成想,卻漸漸被哈維所激勵,找回了生活和演戲的勇氣。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這哥們是個終極腦殘粉+電影迷。

他不僅專門對凱奇的過往如數家珍,還為凱奇量身寫作了一個劇本。

最離譜的是,他甚至還擁有一間專門用來存放凱奇周邊的奇葩收藏室。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應有盡有——

《國家寶藏》的海報、《勇闖奪命島》里的毒氣彈、《曼蒂》里的電鋸、《變臉》的手握黃金雙槍的凱奇、實體娃娃凱奇的表情包枕頭......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但與此同時,美國中情局也盯上了凱奇。

在他們的線報里,哈維是西班牙的著名毒梟(十分懷疑導演故意串戲《毒梟》)。

為了操控選舉,他派人綁架了候選人的女兒。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半為正義,半為消除自己對于女兒的愧疚(被綁架的女孩和他女兒年紀相仿),凱奇答應了CIA,當他們的臥底。

這讓凱奇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他一邊得假意和哈維一起推演劇本,一邊又得秘密調查被綁架人質的下落。

而在此過程中,不知不覺地被熱愛電影的哈維所影響,和他成為了好朋友......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如果撇開凱奇飾演凱奇的概念,這部片子基本上可以說是毫無邏輯,俗套至極。

故事基本上就是兩條線:

主線的中年危機,以及中間加入的間諜支線。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前者,已經被拍了起碼有一千零八百遍。

影片并沒有給它套上一個新穎外殼,也沒有想出什么特別的講述方式。

本條線成立的成立的關鍵,凱奇對于女兒和妻子的愛,導演根本沒花心思拍。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后者更不必說。

幾個CIA探員根本就像是在玩過家家,完全看不出來什么專業性。

本條線成立的關鍵性元素,被綁架女孩的危險境地,也依然完全沒有體現哪怕一丁點。

不夸張地說,你很可能看著看著就忘了被綁架的這個女孩。

唯一讓人印象深刻的可能就是,她也是凱奇的粉絲。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片中各種懸念的設置,也是尷尬到讓人腳趾摳地。

比如凱奇答應CIA當間諜后,哈維就經常突然表情嚴肅地找凱奇說話。

不用想都知道是導演故意在塑造懸念。

這也就毫無懸念可言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不過,就片子本身來說,也并非一無是處。

作為一部喜劇,有些反轉型的笑料還是能夠博人一笑的。

比如著名的“這把刀上涂滿了劇毒,然后我情不自禁地舔了一口”橋段。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比如前腳還在質疑《帕丁頓熊2》不配被列入TOP3,后腳就哭著說真香。

這些就和恐怖片里的jumpscare一樣,沒什么新意,但總是有效的。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此外,還是那句話——

不管片子多么差,凱奇的演技依然值得信任。

雖然影片的劇本差到令人發指,但凱奇還是演出了角色的情緒變化。

從開始的迷茫,到中間重新愛上演戲時的欣喜,到最后為愛勇闖龍潭虎穴的堅定。

這個角色是能立住的。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如果并非凱奇的粉絲,本片的確沒什么看頭。

但如果你曾經體驗過被凱奇支配的快樂,那么這片就有意思得多了。

簡而言之,這部電影幾乎就是導演寫給凱奇的一封情書。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一方面,里面充滿了各種對凱奇參演電影的致敬和彩蛋。

比如,凱奇剛來哈維這兒時跳進泳池喝酒,顯然是致敬了《離開拉斯維加斯》。

這是凱奇的奧斯卡封帝之作,其角色心理和本片里凱奇的想法也有些類似。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上:《天才不能承受之重》,下:《離開拉斯維加斯》

以及被不止一次引用過的《變臉》。

凱奇和哈維雙槍對峙,后面用小刀捅腿的橋段,很明顯都是來自于此。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上:《天才不能承受之重》,下:《變臉》?

其它直接在臺詞里或電視里引用的就更多了。

熱門的,冷門的,基本都提了一遍。

對于看過這些電影的觀眾來說,也算是一次難得的爺青回。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另一方面,其實本片在整體設計上也有些致敬凱奇的意思。

中年危機線,可不就是文藝路線么。

間諜線,可不就是動作路線么。

發現了嗎?這其實就是凱奇此前的演藝生涯。

甚至連爛片似乎都有了可以拿來解釋的理由——

凱奇本就是眾所周知的爛片之王。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整部電影其實就是導演的一次白日夢。

哈維就是導演自己,和偶像來了一次親密接觸,還一起拍了部電影。

得益于佩德羅·帕斯卡的出色演出,這個究極小迷弟的形象也被塑造得十分討喜。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瞅瞅這夸凱奇時的嬌羞一笑

在影片結尾,凱奇終于在事業上重回巔峰。

家庭上,也和妻女和好如初,共享天倫之樂。

這也算是導演對于凱奇未來的一種美好祝愿。

講真,做粉絲做到這個份上,也真是沒誰了。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同作為喜歡凱奇的一名影迷,我也希望如導演所愿。

古稀之年的連姆尼森都還在繼續營救。

才58的凱奇,絕對還有機會繼續創造奇跡。

究極大爛片,但我想給滿分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