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2022-06-16  她刊   |  轉藏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夢華錄》剛開播不久,柳巖就登上了熱搜第一。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劇里她把一個男人扔進水里的情節,讓不少人想起了六年前包貝爾婚禮上的那場鬧劇——

幾個伴郎試圖把作為伴娘的柳巖扔到水里。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當時如果不是賈玲擋在前面,柳巖作為伴娘,差點就被一群伴郎抬著扔進泳池。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在這幾年里,這場鬧劇之所以一直被反復提起,是因為網友忍不住為柳巖意難平和惋惜。

餿主意是包貝爾出的,一哄而上的是五個伴郎。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但受到傷害的是柳巖,道歉的是柳巖,事業受損的也是柳巖。

她為此還承受了很多惡意中傷。

那時不少網友說柳巖“至于嗎?這么開不起玩笑”。

在他們眼中,柳巖不該“開不起玩笑”。

大家都是朋友,況且她走的是性感路線,思想應該更開放,一場小小的婚鬧不至于這么小題大做。

性感,成了柳巖被鬧的源頭,也成了她不能為此發作的理由。

難怪后來她反思了自己身上的性感標簽:

我不想再成為一個可以被任何人調戲的柳巖。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調戲”一詞,已經說明了她心中的無奈與不甘。

自那之后,柳巖正式把自己包裹起來,放棄了性感路線。

這次在《夢華錄》里,她演的孫三娘是一個仗義大力會殺豬的女人,跟“性感”二字毫不沾邊。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而自柳巖退出性感江湖后,內娛能貼上“性感”標簽的女星,已寥寥無幾。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柳巖的前車之鑒是原因之一。

但背后,其實還有更隱秘的因素在推波助瀾。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性感有罪

柳巖性感之路的起始和終結,是一個很典型的樣本。

音樂人梁歡說:柳巖這個人剛出現的時候,我非常喜歡她,因為中國娛樂圈終于有性感女星了,而且她還非常自信。

他以為柳巖會是個“婊”氣沖天的diva。

那時的柳巖確實有野心,有膽量,一組《男人裝》大片讓她一戰成名。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性感的牌一打出去,大家很快就知道娛樂圈里有了這么一號身材火辣還敢穿的人物。

但快速成名不一定換來尊重,和性感一路相隨的,還有外界對她的誤解、猜測、偏見和打壓。

導演找她演戲,給到的只有胸大無腦的花瓶角色。

很長一段時間里,柳巖都在各大電影里客串。

但僅僅作為一個性感撩人的符號,展現女性身體的妖嬈。

其作用類似于春藥,讓屏幕前的人一秒興奮。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而“靠胸上位”更是柳巖難以擺脫的負面標簽。

她拍新雜志,參加活動,所有相關的照片下面,總少不了“賣胸”“借胸”的評論,以及“潛規則”的猜測。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連她自己都在鏡頭前自嘲:

他們都會說,柳巖啊什么都不會,只會借胸上位。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他們還說,柳巖這樣天天露胸的女人,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哪個男人還敢娶?娶了很快就會被綠吧?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既然她在鏡頭前敢這么性感,那私下應該也很開放、很放蕩吧。”

甚至有人以為她平時都穿泳裝上街。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被物化、被性化、被男性調戲、被開低俗玩笑……

從走上性感之路開始,柳巖的處境一直如此。

人們一邊肆無忌憚地品評她的身材,消費她的美貌,一邊不忘對她進行蕩婦羞辱。

贊美和意淫并行,偏見和辱罵齊飛。

原本自信的柳巖,被攻擊得抬不起頭,連家人都被誤解。

她不得不承認:

在這個時代,我不適合過度性感。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她認錯,也認命。

如果因為外表和身材,她要遭受這么多莫名其妙的抨擊,那她為什么還要苦苦堅持,做一個性感女星?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于是她選擇把自己包裹起來,不再有一絲出格,想靠演戲親手摘掉身上的性感標簽。

如此,人們才開始漸漸不再那么癡迷于她的胸圍,開始看到柳巖這個活生生的人,關于她個人的風評才慢慢好轉。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這樣想來,柳巖這一路走來還真的有點“救風塵”之感。

不過這個“風塵”,是外界的偏見和非議。

“救”,也是被迫自救。

她的性感,曇花一現。

而在她之后,于性感之路上突圍成功的女明星,似乎只剩一個,張雨綺。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鏡頭內外,張雨綺都如一性感。

更野性,也更濃烈。

那些蕩婦羞辱對她無效,但細數一下,內娛現在似乎也只有張雨綺這一朵奇葩。

有一段時間,內娛流行過美艷掛的港風富貴花,迪麗熱巴、鐘楚曦、景甜都貢獻過經典造型。

但是,她們也僅限于美艷而已,不敢再多一些攻擊性和出格。

還記得迪麗熱巴某次拍硬照,各種角度展示好身材,秀了一把性感,眼神里也滿是不馴。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但等走上舞臺,她的手始終捂著胸口,沒能放下。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不是要說迪麗熱巴小家子氣或是假性感。

而是這恰恰說明了在當下,性感有錯,甚至“有罪”,以至于女明星走到公眾面前,還是難免小心翼翼,不敢放肆。

這是下意識的自保,怕成為下一個被物化、性化的柳巖,毀了形象和事業。

夠魔幻,也夠諷刺。

我們一上網,看到的是女性思潮涌動,頗有排山倒海之勢,我們高喊著要女性的多元審美,要穿衣自由。

可現實卻又如此割裂。

女性往往剛邁出那一步,展現出一絲健康性感,就會受到猛烈抨擊。

熱依扎穿一件低胸吊帶走機場,就被罵得體無完膚。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景甜稍微性感一點的低胸裙,直接被P成抹胸裙。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這些細節和事件都在告訴女性:

性感是要付出代價的。

即便我們已經不再把貞潔、清白這些“娘道詞匯”掛在嘴邊,但“娘道”的馴化依然無處不在。

性感的外表直接與道德關聯,恥感馴化著女性,蕩婦羞辱伺機而動。

眾多女星剛在性感之路上邁出半步,就和柳巖一樣倒在了半路上。

如此之下,女明星再不敢性感,大行其道的依然是單一的白幼瘦。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白幼瘦最安全

性感稀缺,白幼瘦遲遲不退燒。

《浪姐3》的姐姐們初見面的氛圍不可謂不荒謬,幾乎每個人都在互夸“你好瘦”“你怎么這么瘦”。

徐夢桃作為拿過奧運金牌的運動員,卻感嘆“我絕對是這里最胖的”。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連向來不對女藝人身材口下留情的韓國網友,都要感嘆中國演員已經瘦到饑餓的程度了。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其實這幾年,我們一直在反對白幼瘦的單一審美。

但這股由楊冪、楊穎引領的白瘦幼風潮,至今依然占據主流。

早已年過三十的女明星,在幼態雙馬尾、纖瘦身材的襯托下,看不出絲毫生育后的痕跡。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這種少女感,既是神話,也是魔咒。

人們一邊苦于少女感,又忍不住往少女感靠攏。

就像《浪姐》表面說著要重新定義30+女性多元化的美,但最后還是在單一的女團風里瘋狂內卷,要燃要炸要齊,歸于無趣。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無他,只因出挑的性感有太大、太多不可預知的風險,只有白幼瘦這一張牌最不會出錯、最安全。

這背后,有女性在精神上出于無奈的自我閹割,其實也和男性相關。

審美看似是一種個人選擇,但當某種審美趨勢成為競相模仿的潮流,也就成為了當下經濟形勢、社會氛圍的投射。

就像女團AKB48的鼎盛時期,正好是日本的經濟低迷之時,《華爾街日報》稱AKB48是日本低迷經濟的激勵者。

低幼風女團的盛行,剛好迎合、撫慰了泡沫經濟中男性群體的絕望。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這也與我們當下流行的白幼瘦趨勢相似。

波伏娃總結過男性的一種本能:

“男人不喜歡假小子,也不喜歡女才子、有頭腦的女人,過于大膽、過分有文化、過分聰明、過分有個性,使他們害怕。”

性感,意味著成熟、大膽、個性、難以掌控,用強吸引勢均力敵的伴侶。

白幼瘦,則意味著幼態、纖細、可掌控,以弱吸引保護和憐惜。

于是,在傳統的男強女弱搭配模式的加持之下,男性大多都會選擇弱于自己的女性。

而越是內在力量衰弱的男性,越會傾向于選擇幼態好掌控的女性。

公號新氧之前提出過一個觀點:

崇尚“白瘦幼”且污名化強健的女性美,實際上并不是男性審美,而只是一種弱男審美。

《三十而已》里許幻山放棄強的顧佳,選擇弱的林有有,背后就是這樣一套邏輯。

顧佳獨立、強大,許幻山要時時警醒自己,繃緊了弦,才能努力配得上她。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但看起來傻白甜的林有有不一樣,許幻山即便躺平,也隨時能以高大的男性姿態自居。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白幼瘦的選擇既滿足他視覺上的幼女審美,又滿足他精神上的上位者心理。

我們也看到,娛樂圈里女強男弱的夫妻,已經崩塌得差不多了。

當相對較弱的男性離開了強大的女性,他們也會去尋找比自己更弱的女性,來填補內心。

而當下的白幼瘦,就是一種由許幻山這樣典型弱男所追捧起來的審美。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弱男當道,白幼瘦橫行,難以掌控的性感特質,卻被曲解為不安于室的放蕩。

追捧少女感,污名化性感,女性面臨著前后夾擊的處境。

如此,強健的性感女星日漸銷聲匿跡,白幼瘦的小白花越發流行。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性感無罪

白幼瘦的審美潮流,改變的遠不止女性的外表。

因為審美的背后,是某種文化在悄無聲息地給人打下思維烙印。

上野千鶴子說,男性對性的雙重標準把女性分為“圣女”與“娼妓”兩大陣營,推崇圣女,蔑視娼妓,然后分而治之。

簡單粗暴來說,乖順的白幼瘦,就是男性定義的圣女,而性感的女性,則約等于下賤的娼妓。

不過,現在已經出現了一種迎合男性凝視的變種:純欲。

純欲=白幼瘦+性感。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圖源:小紅書@姐姐說來畫長

要撩人,但不能太放蕩;

要純真,但不能太無趣;

要瘦,還要有肉感。

這種既要又要,除了改變女性的外表,還改造了她們的精神內在。

女性不敢性感,也就意味著從穿著到舉止,她們都要自我約束,符合規范。

由此,內娛誕生了千篇一律的少女風,個個都是復制粘貼的小白花,純情干凈。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與之相應的,還有她們越來越謹小慎微、趨于保守的言行。

鮮活抓馬的女明星銷聲匿跡,“羊胎素”“你是我的神”這樣的戲精梗再難復制,每個女孩都迎合外界呈現著弱、幼、乖的無害樣子。

這就是審美對人的內在改造。

想到了反面的碧梨。

出道之初,碧梨為了拒絕人們對她身材的過度關注,經常穿著寬松的大碼衣服。

看她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有人說她這是為了遮住肥肉。

在一場演唱會上她,她公開播放了一支自己脫掉衣服的短片。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宣布掌控自己的穿衣自由:

如果我穿寬松的衣服,那我就不是女人?

如果我穿性感的衣服,我就是蕩婦?

你們從沒見過我的身體,卻對它指指點點,還以此來斷定我的人格,憑什么?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后來她拍了性感的雜志封面。

這時又有人說,碧梨變了,不再是那個酷女孩了。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你看,無論她怎么穿,總有聲音試圖讓她聽話。

但碧梨從不聽話,她想性感就性感,想酷就酷,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前一段時間她還在Met Gala展示了好身材,擁抱自己的女性魅力。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露或者不露,這是自己的選擇,別人無權指手畫腳。”

碧梨的這句話,就印證了外在的審美,其實是內在自由、堅定與否的體現。

所以,對審美的規訓,本質上是對女性頭腦的規訓。

局限審美的多樣性,是局限女性思維的可能性。

女性爭取自由的進步之路歷經幾百年,開倒車卻可以比想象中更快,趨于保守的審美風潮,指向的是更為萎縮的女性自我。

在女明星越來越不敢性感的當下,她姐想對每一個女性說:

請警惕男性凝視,特別是弱男審美對女性的馴化。

《男性統治》里就提到: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男性統治的作用是將女人置于一種永久的身體不安全狀態,或更確切地說,一種永久的象征性依賴狀態:

她們首先通過他人并為了他人而存在,也就是說作為殷勤的、誘人的、可用的客體而存在。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男性凝視如同全景敞開式監獄的監視,不需要明確的規則,女性作為被監視的客體,就能自發地自己管制自己。

由此,他人對女性穿衣外表的指指點點,就能內化成自我閹割。

柳巖因為別人下流的調戲和惡意的打壓,選擇把性感包裹起來,這是閹割。

更多的女星因為看到前車之鑒,選擇更安全的白幼瘦,變得更聽話,這也是閹割。

「他用性感毀掉了柳巖」

如此不斷地后退,總有一天,我們會退無可退,成為真正的單一的白幼瘦。

從內到外,又乖,又幼,又弱。

但,那不是你我想看到的女性樣貌。

女性的身體是自己的,不該被他人的凝視所掌控。

柳巖的性感是不是在靠胸上位。

熱依扎的吊帶是不是在博眼球。

熱巴穿低胸裙是不是要捂好胸口。

這些都輪不到他人來揣測、評判。

她們是自己身體的主體,有自己性感、熱辣、美艷的一切解釋權。

她姐永遠希望女性能呈現出千百種自在的樣子,不被男性的眼光塑造。

而真正的性感,從來不會迎合弱男審美,而是一種未經修剪的澎湃的生命力。

真正的性感,也并不在于穿得多或少,而在于選擇的自由和權利。

這也關乎我們每個人的自由和權利。

點個“在看”,性感無罪,大膽成為你想成為的女性。

也請每個人保持善意和審美獨立,不要再有下一個被罵上熱搜的熱依扎,和下一個倒在性感路上的柳巖。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