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紅樓夢》里的懸案,尤二姐被墮胎,胡太醫為何一見她便魂飛九天

2022-06-16  君箋雅侃紅樓   |  轉藏
   
趣侃紅樓416:魂飛魄散,胡庸醫心中有鬼,痛斷肝腸,尤二姐男胎遭墮
尤二姐夢見尤三姐手持鴛鴦劍,勸她一不做二不休殺了王熙鳳后再去警幻仙子處銷賬。她卻心存僥幸認為自己還有一線希望,萬一老天垂憐否極泰來也不需要鋌而走險,致使之前的努力都前功盡棄。

尤二姐這人貪婪、自私又無情。她自恃美貌癡心妄想嫁進豪門做貴婦,不惜犧牲清白與賈珍、賈蓉、賈璉兄弟父子聚麀,釀成賈家眾所周知的丑聞。
雖然她如愿以償嫁給賈璉,卻被王熙鳳計賺入榮國府,聯合起秋桐欺負的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尤二姐山窮水盡時做夢,借尤三姐之口要“殺”王熙鳳,是她明白落入王熙鳳算計后的心中憤恨體現。而她拒絕尤三姐的提議更是心存僥幸的另一層矛盾。
終究她“舍不得”放下努力爭取的豪門美夢,希望能夠憑借腹中胎兒為自己挽回頹勢。這是典型的欲望大于能力的性格。
(第六十九回)尤二姐驚醒,卻是一夢。等賈璉來看時,因無人在側,便泣說:“我這病便不能好了。我來了半年,腹中也有身孕,但不能預知男女。倘天見憐,生了下來還可,若不然,我這命就不保,何況于他。”賈璉亦泣說:“你只放心,我請明人來醫治。”于是出去即刻請醫生。
尤二姐被“折磨”時賈璉毫無表示,如今見尤二姐哭了,他竟然也哭著說“你放心,我管你”。
尤二姐被王熙鳳接進榮國府的整件事上,賈璉都毫無作為。看似他被秋桐拴住了身心,但也不至于一點都不顧尤二姐。

尤二姐過得好不好,他就那么一個小院子,不可能不耳聞目睹。可賈璉就是沒心沒肺的不管,直到聽說“懷孕”才張羅著給找醫生。
從賈璉偷娶尤二姐,到他回來后知道王熙鳳的作為,再到此時尤二姐山窮水盡,以賈璉的聰明不可能不知道這一切是王熙鳳搞鬼。可他就像“傻子”一樣不管不顧,這些表現就和賈母當時接納尤二姐,又聽從秋桐誣告尤二姐妒忌時的“裝聾作啞”類似,都透著反常。
如果我們從王熙鳳的“被休”結果來反推此時賈璉的行為,就會發現賈璉的不作為,縱容了王熙鳳的罪惡。他似乎一直在“積攢”著王熙鳳的罪孽,以圖給她最后一擊。尤二姐極可能被當成了“犧牲品”。
先不提賈璉的可疑,只說尤二姐懷孕也很有意思。按說懷孕是尤二姐底牌應該早點公布。
賈璉無子,一旦尤二姐懷孕的消息傳出來必然受到各方關注。雖然有可能被針對,但那樣的話目標太大,也許反而更安全。起碼賈母、賈赦都會注意。
但尤二姐“不聰明”的地方又體現出來,她被王熙鳳和秋桐嚇破膽也沒有經驗,反而不敢公之于眾。這就令她極為被動也更容易被人所趁。
賈璉聽說懷孕了也沒見他多高興,只說派人去請大夫。作為讀書人看到這里總是覺得說不出的怪異籠罩在賈府的上空。尤二姐似乎成了一個特別敏感的點,各方都在打她的主意,稍一不慎就容易被引爆一場風波。事實也是如此。

賈璉派小廝去請王太醫,偏偏他謀了“軍前效力”想要封妻蔭子,已經不在太醫院了。
要說“好巧不巧”也是太巧。為什么王太醫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尤二姐進了賈府時他走了?
尤二姐說她有了身孕,誰會第一時間知道?除了她自己外,隨時關注著她的王熙鳳,一定更早知道,畢竟王熙鳳更關注尤二姐的肚子,也更有經驗。
王太醫作為賈家第一供奉,遇到“懷孕”這種事必然要請他。偏偏就謀了軍前效力。王太醫是自己謀的,還是有人給他安排了讓他躲避?
王太醫這人一直很有問題,不說秦可卿的病他看不“明白”。從給晴雯下藥方看著賈寶玉的眼色行事,以及作為林黛玉的主治醫生卻放任她吃了太多人參肉桂而不管不顧,就知道此人是個“醫毒”,慣會趨吉避兇看人下菜碟。
王子騰此時任九省都檢點,出任邊關守軍一把手。王太醫要去軍前效力,只需王熙鳳派人去安排一下。他如此湊巧地離開要說沒人指使誰都不信。
王太醫一走,張太醫也湊巧沒在,不知怎么的就把當初給晴雯瞧病“亂下虎狼藥”的胡太醫又給請了來。
當初晴雯生病時,胡太醫新來乍到下了個方子被賈寶玉認為是虎狼藥,直言女兒禁不起。

其實從胡太醫下的診斷看并無問題,藥方略重卻也沒大問題。晴雯當時病勢洶洶確實也需要點“重藥”,反而是王太醫的藥吃了并沒有效果,全靠人硬挺。
胡太醫是太醫院新來乍到,用一點重藥求得藥到病除彰顯自己妙手回春,也是那個時代行醫的潛規則。
可是這一次他給尤二姐看病卻有大問題,尤其是誤斷“喜脈”。
(第六十九回)小廝們走去,便請了個姓胡的太醫,名叫君榮。進來診脈看了,說是經水不調,全要大補。賈璉便說:“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嘔酸,恐是胎氣。”胡君榮聽了,復又命老婆子們請出手來再看看。尤二姐少不得又從帳內伸出手來。胡君榮又診了半日,說:“若論胎氣,肝脈自應洪大。然木盛則生火,經水不調亦皆因由肝木所致。醫生要大膽,須得請奶奶將金面略露露,醫生觀觀氣色,方敢下藥。”賈璉無法,只得命將帳子掀起一縫,尤二姐露出臉來。胡君榮一見,魂魄如飛上九天,通身麻木,一無所知。一時掩了帳子,賈璉就陪他出來,問是如何。胡太醫道:“不是胎氣,只是迂血凝結。如今只以下迂血通經脈要緊。”于是寫了一方,作辭而去。
賈璉的表現已經夠可疑,胡君榮更是可疑。當初他給晴雯看病時醫術并無問題。所謂虎狼藥更多是賈寶玉的“杜撰”。但此時他一口咬定尤二姐不是“孕”則等于是等了。
古代醫生有兩種脈最不應該出錯。一個是診傷風感冒常見之病,如晴雯。一個是診“喜脈”,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就算斷不準是不是“喜”,也絕不可能一口咬定不是。尤其太醫院服務的對象都是賈家這種豪門,萬一斷錯了太醫們豈不就是死!

所以當初秦可卿生病時,王太醫他們有說是孕,有說不是,互相扯皮寧可耽誤病人也絕不連累自己。像尤二姐這次病人家屬已經認為是“喜”,胡君榮非說不是的,根本就是瘋子,只可能是故意。要么他恨賈家要報仇,要么就一定被人要求這么說,否則醫生絕不會如他這般故意“找死”。
胡君榮要看尤二姐的臉也讓人奇怪。尤二姐三個月沒來例假,脈象已經能斷又何用看臉?而他一看尤二姐后 “魂魄如飛上九天,通身麻木,一無所知”,若認為是“色授魂與”就錯了。
尤二姐病了一陣加上懷孕吃不好睡不好,根本不可能多好看,就算長得美也不至于讓胡太醫“魂飛九天”。他如此表現只可能是被嚇的。
尤二姐懷孕三個月,對于精通“望聞問切”的太醫院醫生來說不要太明顯。胡太醫能進太醫院也是經過層層考核,否則庸醫給“貴人們”看病不是找死么?齊宣王的樂隊可能濫竽充數,太醫院絕無可能有庸醫,只可能有醫毒。
胡太醫之所以魂飛魄散,推測是他來之前已經被人告知,就要一口咬定不是孕。而且不但沒告訴他尤二姐的身份,更可能對胡太醫謊稱尤二姐身有“惡疾”,不方便生下孩子。

結果胡太醫看見尤二姐時才發現根本不是,自己被騙了。又不敢違抗命令,才會“通身麻木,一無所知”。
如果梳理整件事,從王太醫被“調走”,到胡太醫被告知“孕婦有問題不能生產,必須說明不是孕”,下活血化瘀之方,可知胡太醫也是被設計圈套之人。他與尤二姐一樣都是受害者。
胡太醫此時別無選擇,順從反抗都可能是死,聽命于人還有逃命的機會。所以,他失魂落魄地下了方子回去就逃跑了。
這邊賈璉命人送了藥禮,抓了藥來,調服下去。只半夜,尤二姐腹痛不止,誰知竟將一個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來。于是血行不止,二姐就昏迷過去。
尤二姐孩子被打掉,賈璉再大罵胡君榮派人去抓為時已晚。可這件事的蹊蹺其實遠沒揭開。那么,尤二姐流產背后的層層迷霧究竟是什么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