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所有職場高手,都像宋引章與張好好的惺惺相惜,那就天下太平了

2022-06-15  游刃職場有余姐   |  轉藏
   

朋友圈都在磕劉亦菲和陳曉的“顧趙氏”CP。

動不動就撒狗糧的甜蜜戀愛確實好看,更不用說,兩主角的顏也都是我偏愛的款。

不過,要問我:《夢華錄》里最愛哪個名場面?

我腦海里最先出現的,卻是很多人可能都沒太在意,甚至都記不起的一段:

張好好春風得意,被官家賞賜巡游御街,還由最會填詞的柳九官人(大概想說的是柳永?)親自牽馬,愣是把引章看得一臉羨慕,看看這人都走遠了,還踮起腳尖目送的迷妹表情。

來自電視劇《夢華錄》

張好好回到住處,發現一向都不會忘了大陣仗給自己捧場的迷弟池衙內,竟然不見蹤影,一問才知道,竟然跑出去被一個“姓宋的琵琶女”給迷住了。

這還了得,張好好怒氣沖沖地去客棧找宋引章算賬,不料迎面正好遇到準備離開的宋引章。

要按照一般的影視劇套路,大概會上演一出兩名如花似玉的美人,為了不知所謂的飛醋相互攻擊,甚至撕扯到一處的“好戲”。

但下一幕轉場,兩個人竟然迅速成為相見恨晚的知音,直接在亭子里一人彈琵琶一人唱曲地切磋起技藝來了!

來自電視劇《夢華錄》

01

“文人相輕”容易,競爭對手惺惺相惜太難

曾聽過一期播客,聊美國女性在職場上的平權問題。

里面提到,有很多企業和政府部門,為了男女平權,會有硬性規定,在高管里面,必須要有多少比例的女性。

原本大家會覺得,女性高管應該會更能體會女性同事在職場上的不易,提供更多的提攜、培養和幫助。

從事實數據上來看,女性管理者反而更不愿意去提拔女性同僚。

來自電視劇《傲骨賢妻》

張好好和宋印章這段友情最讓人感動的地方就在于:

原本都是在自己領域里闖出了一番天地、得到無數榮譽和贊賞的高手,還能夠發自內心地去欣賞對方,贊嘆對方的容貌、才藝。

尤其是張好好,作為一個前輩,還是面對一個原本是迷弟的男人“移情別戀”的對象,卻能夠沒有嫉妒心,真誠地去開導不自信、對自己身份不認同、沒有職業成就感和榮譽感的職場后輩宋引章,讓她重新燃起對事業的熱情。

事實上,不只是女性,在男性當中也是如此。

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大概,動物天生的本能,就是會跟同類競爭,當這種競爭體現在同性身上時,就尤其明顯。

來自電視劇《德雷爾一家》

02

能欣賞競爭對手的根源,是發自內心的自信

在為張好好和宋引章的惺惺相惜而覺得特別美好的同時,其實我也有隱隱的擔心:

如果后續劇情中,兩個人中的其中一個黑化,那我心中的這一段美好佳話,又要宣告破滅了。

雖然從情感上不愿意接受,但是從理性上,如果劇情往這個方向走,卻是完全沒有障礙的:

因為,要能夠欣賞并容得下一個同樣也很厲害的“競爭對手”,需要一個人有超越一般人所理解的自信。

那種自信就是,縱使別人都把你們兩個人相提并論,還時不時用來做對比,而大多數時候,人們的結論還是對方更厲害更強,你也不以為意。

來自電視劇《歡樂頌》

因為你知道,站在你這個專業水平上去看你與另外任何一個人的區別,都是非常明顯的,你是獨特的那一個,別人也是。

這種專業眼光,還讓你能夠欣賞到外行看不到、看不懂的地方。

因此你可能比你對手的擁躉們,更知道對手的好和厲害之處,從而由衷地欣賞TA,也絲毫不會有要與對方一爭勝負的想法。

試問,這種境界,又有幾人能夠達到?

張好好和宋引章中間有一個人做不到,由好勝心、嫉妒心而生變,也就是非常順理成章的劇情了。

當然,我還是非常希望,我的這個推理不會成真。

來自電視劇《德雷爾一家》

03

如何成為一個不嫉妒的人

以前做培訓時,遇到過一個技術。

不同于很多不太愛說話的IT宅男,他屬于那種特別愛交流的人,技術也很不錯。

所以,每次有技術方面的相關培訓,培訓部門都喜歡去找他講課,有新來的技術人員,也經常讓他帶。

有一次,同事打趣他,說:小心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沒想到他特別認真地說:

來自電視劇《平凡的榮耀》

“你還別說,我還真的認真地想過這個問題。

但我的結論是,即便我把我會的所有東西都教給你了,但到了第二天,我通過自己的學習,又掌握了更多的東西。

況且,這些東西,我教一遍,跟你學一遍,對它們的掌握和理解,一定是不一樣的,那我有什么好怕的?”

能夠欣賞競爭對手的根源,在于發自內心的自信。

而發自內心的自信,則在于不管做到什么程度,繼續精進有多難,也一天都不懈怠。

人們總是會說,大師的境界異于常人,好像他們是因為有跟眾人不同的境界才成為大師的。

但我更傾向于相信,他們是在成為大師的路上,通過專業精進,才最終完成境界的修行。

游刃職場有余姐

求職面試·職業發展·個人成長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