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甄士隱到賈寶玉,說說古代讀書人的缺陷

2022-06-15  少讀紅樓   |  轉藏
   

東晉末年的田園詩人陶淵明,有一首《歸園田居》,寫的是他隱居山林后的生活,其中有這樣幾句: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聽起來是不是感覺很有意境,很愜意很舒適?可如果你出自農村,做過農活,再來讀陶潛這首詩,就不由得會笑出聲來。

為什么?因為陶淵明根本就不會種地啊,他種的豆子還沒有草多,以至于一大早就下地除草,到了晚上月亮都出來了才扛著鋤頭回家,這是長了多少草啊?

其實不獨陶淵明,古代不少文人都是不事稼穡的,除了讀書之外,對于生活俗務,多半都是手不能提肩肩不能扛的,甚至五谷不分,不通人情世故,整個一典型的文弱書生。

紅樓夢里一開場的人物甄士隱,原文就明確提到他“士隱乃讀書人,不慣生理稼穡等事,勉強支持了一二年,越覺窮了下去。”

甄士隱是隱居的鄉宦,有名望有田產不差錢,是神仙一流人品,他平時的生活全部,不是種地除草,而是酌酒吟詩,觀花修竹。

每天就讀讀書,喝喝酒,賞賞花,修修竹……這聽起來很高雅,很有品味,大約天底下的許多讀書人,也都來得。如果不是后來的意外,他的一生會過得非常舒服。

可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誰又能保得準一輩子富貴榮華呢?隨著女兒英蓮的丟失,甄士隱的人生被徹底改變,一夜之間,他失去了所有。

房子被燒成一片瓦礫,田莊水旱不收,鼠盜蜂起,于是他將田莊都變賣了,帶著錢去投奔岳父去了。

如果甄士隱不是讀書人,只是個有錢的富商,想來也不至于落魄到那般地步,因為商人最精于世務,也最會盤算,他一定會想辦法東山再起,而不是急急的把田莊賣凈,拿著銀子去岳父家。

無論古今,對于大多數人而言,田莊是我們最后的退路,守著幾畝薄田,再怎么著也不至于餓死人,還有重新翻盤的可能,秦可卿托夢王熙鳳時,就曾交代,“將祖塋附近多置田莊、房舍、地畝……”

秦可卿的用意,說的也很明白,“這祭祀產業連官也不入的。便敗落下來,子孫回家讀書務農,也有個退步。”

甄士隱千不該,萬不該,一時被女兒丟失、房屋燒毀的打擊所擊倒,沒了主意的他,只得把自己的田莊全部都變賣了,也相當于是絕了自己的后路。

這是典型的讀書人思維,因為他不慣生理稼穡等事,自認為留著那田莊荒廢著也無濟于事,況且還水旱不收,還不如買幾兩銀子傍身放心。

可他沒想過,無論盛世末世,只要你活著,這田莊永遠屬于你,是固定資產,而銀子你花了就沒了。想再賺回來,你一個讀書人又靠什么呢?

所以,當他折賣田莊得來的銀子,被岳父半哄半賺差不多騙完后,甄士隱勉強支持一二年,很快就窮了下去,貧病交功之下,便漸漸露出下世的光景來,最終隨瘋道人出家。

我們不妨假設一下,如果英蓮丟失后,甄士隱帶著妻子封氏在自己的田莊安身,他會那么快出家嗎?學著陶淵明去種地,即便草盛豆苗稀,至少不靠任何人,還能養活自己,說不定能再次翻身也未可知呢。

再說賈寶玉這個金鳳凰,更是個“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的典型。原文有好幾處,提到寶玉對于世務俗務的一竅不通。

晴雯生病一回,請了個外面的郎中來瞧病,后來要付診金,就暴露了襲人不在時怡紅院的真實情況。

麝月不認識戥子,而寶玉也不認識戥子。這也難怪,他曾對柳湘蓮說過,“雖然有錢,又不由我使。”

寶玉生日一回,黛玉曾說起賈府出的多進的少的財務狀況,長此以往,必至后手不接,這是替賈府將來憂慮呢,可你猜寶玉怎么說,他說,“憑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們兩個人的。”

不愧是他賈寶玉啊,銜玉而誕,從小就過著錦衣玉食珠圍翠繞的富饒生活,又哪里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就像他曾說的,“又不做買賣,算這些做什么?”

可今天你不算計生活,明天生活就來算計你呀。賈府敗落后,賈寶玉過著什么樣的日子?好了歌里寫得很清楚:金滿箱,銀滿箱,展眼乞丐人皆謗。

賈府敗落后,賈寶玉成了乞丐。昔日飫甘饜肥的王孫公子,日后竟然淪落成乞討為生的乞丐,多么諷刺。

脂硯齋也曾透露寶玉日后結局,說他是“寒冬噎酸齏,雪夜圍破氈。”大冬天只能吃酸菜渣子,下著大雪的夜里,就圍著一條破氈,這就是賈府敗落后賈寶玉的真實生活。

他不通世務,不懂俗務,不慣稼穡,生在公侯之家自然百事不愁,可若是一旦敗落下來,大概率他會淪為乞丐,因為他除了酌酒吟詩,風花雪月,他完全不懂得如何生存啊,他什么都不會。

但也并不是說所有文人都不慣稼穡,不懂如何生存,甄士隱、賈寶玉是從高處跌落的讀書人,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慣了,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他們不知道如何謀生,太正常了。

而像賈雨村這樣曾經的落魄文人,其實就完全能靠本事養活自己,他賣字作文為生,他知道用自己的筆墨文章去換取衣食所需,這已經很不錯了。

而像甄士隱、賈寶玉這樣從高處跌落的讀書人,則很難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出路,因為他們空有滿腹才學,但卻沒有謀生技能,也不懂得如何與人交接,而與生活的短兵相接,就使得他們最終的避世出家,成了必然結局。

著名的心理學家馬斯洛有個需求層次理論,排在最底部的是生理需求,包括食物、衣物、空氣、水和性等。而像酌酒吟詩,觀花修竹這種自我實現的需求,是排在最頂層的。

甄士隱、賈寶玉這一類讀書人,生活在家業安定繁榮的盛世,自然沒問題,一生都可以過得順風順水,富足安康。可一旦生逢末世、亂世,遭逢人生重大變故,很容易就擊垮他們,因為他們連最基礎的生理需求都沒辦法靠自己去完成。

這其實也給我們很多思考和啟發,我們今天的孩子,大多也是甄士隱、賈雨村,學習很棒,可一旦涉及到生活,估計也是什么都不會的。我們不能因為更高更宏大的理想和追求,就完全忽略了最基本的生存本能。

劉姥姥不識字,更不會吟風弄月,詩詞文章,就是個村老嫗,可誰敢說她就不值得尊重呢?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劉姥姥的生存技能和生活智慧,是值得很多人學習的。就這一點,甄士隱、賈寶玉,差她太多了。

我們在讀書學習,追求和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的同時,是不是也可以兼顧一下生活,學會更多最基礎的謀生技能,懂一點世故,通一些俗務,而不是成為死讀書,除了讀書一無是處的呆子呢?

作者:夕四少,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