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兵成長記丨只要用心,年齡不是問題

2022-06-15  與癌共舞論壇   |  轉藏
   

作者:7

編者按:

在論壇的29群里,有兩個病友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917,一個是7,不同于我們這些為父母求醫問藥的子女,917是在家里力排眾議為自己的奶奶確定靶向治療方案,而小7則是在為自己的爺爺學習治療相關知識。常說的隔代親,是爺爺奶奶寵愛孫子孫女,917和小7則讓我們看到當爺爺奶奶遇到困難時,他們所疼愛的隔代親,一樣也能承擔起責任,反哺他們的養育之恩。

僅僅看小7在群里交流病情時所說的話,我以為她是個醫學專業的大學生,后來才知道,小7正在讀高二。這讓我十分感慨,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強。

小7結合爺爺間質性肺炎的發現以及治療過程所撰寫的這篇文章,可以看出小小年紀的她,思路清晰,心思縝密,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通過自己的學習,能夠迅速抓住治療的重點。

從小7的身上,再次驗證一句老話“百善孝為先,見心不見跡,見跡寒門無孝子”,只要用心,無關年紀。

Keenman

在剛得知家人患病的時候,心中難免焦慮。

那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確定治療方案,在這個階段一定不要因為突如其來的變故而丟了理智,要理性的確定一線治療方案,確定出最適合個體的方案,因為我們就曾因此走過錯誤的路,會在下文治療經過中寫出來。

標準化治療方案與個體差異,在治療效果上必然會有所不同,那么渡過了焦慮期,確定了治療方案,下一步所需要面對的就是該治療方案所會面臨的問題和有可能遇到的副作用及其處理方法。

在抗腫瘤治療的過程中,副作用是避不開的話題,那么作為一個新手,從何下手呢?大家都想給自己親人最好的幫助,而有了正確的方法就會事半功倍。在治療過程中,我始終牢記了鷹版的“積極不著急,果斷不武斷”。打有準備的仗,打長時間的仗,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以下是我們家的治療經過:

??2021年12月22日

入院進行手術前指標檢查。

PETCT胸上部平掃,腦增強核磁,均未發現遠處轉移,符合手術指征。

??2022年12月24日

進行了右下肺葉切除術,胸膜粘連烙斷術,淋巴清掃術。

在這里是我們踩的第一個大坑,在術中發現了胸膜轉移,手術形式采取的是微創胸腔鏡的方式,沒有終止手術,沒有轉為開胸手術,取出了可視范圍內可摘取的胸膜上的腫瘤,后向胸腔內注射了化療藥物。

在手術之后才了解到這是不正確的,但已經過去了,也沒有繼續追究或后悔的必要了。

??2022年2月7日

開始服用奧希替尼(這里省略了在一代二代和三代糾結的過程,最后的結果是三代)

這里便是本文的重點——間質性肺炎的發生。

由于當初手術心存愧疚,術后便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以應對服用靶向藥所產生的各種副作用。

服用的第四天:由于往常都會讓他來樓下接我,正好當作晚間放風,而服用第四天的晚上,他在電話中表示:感覺全身乏力,發冷,想要休息。(事實上他并沒有獲得好的休息,在這個時候,已經開始出現了咳嗽,晚上睡的不安穩。)

這里劃重點,如果您遇到這種情況會怎么想?著涼了?今日勞累過度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便開始想可能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并特意每晚晚于他半小時睡覺,觀察他的狀態。

我觀察到他睡眠時的細微變化:

  1. 睡眠時呈潮式呼吸

  2. 咳嗽、干咳

  3. 有黃痰(這里應該是因為他還有感染性肺炎)

  4. 睡眠狀態不佳

??第五天

乏力和發冷沒有改善,開始咳嗽,有痰,少量。

到這個時候開始懷疑是否為感冒,這時還權當作普通感冒看待,自行服用連花清瘟顆粒。

這里到了節假日,與他一同在家觀察到了更多的狀況:

  1. 活動后氣喘,喘的不是很厲害但很明顯

  2. 仍舊存在乏力的狀態

  3. 咳嗽

  4. 不斷的有痰產生

  5. 精神狀態不如從前

  6. 低熱、時好時壞,溫度在37+1℃,37+ 2℃上下浮動

  7. 有喘不上氣的感覺

這里要說明一下,這個氣喘不同于普通氣喘,雖然還是喘,但頻率明顯高于正常活動后氣喘,盡管最初只有細微的差別,但只有抓住這些最細微的差別才能將這些始料不及的意外扼殺在搖籃里,不可盲目自信也不可過分緊張,這兩種極端都是不可取的。

我們家病人屬于一級的間質性肺炎,不適感已不同于平常,如果細心一些,絕對能發現這些變化。

??第六到九天

服用連花清瘟顆粒, 觀察未好轉,痰量增加,起夜次數增加,乏力,低熱,氣喘,咳嗽。

在這個時候我開始懷疑間質性肺炎了,知道不能再拖了,在此感謝群里的所有人的幫助以及論壇各位病友治療貼對我的幫助和參考,讓我堅定了前去拍CT的想法,也給了我更多的間肺癥狀的提示。

在這段時間內我也到處找了很多文獻,我們家病人有吸煙史,21突變,男性,這些都增加了患上間質性肺炎的概率。

??第十天

前往醫院就診,胸上部平掃及血常規檢查。

??第十一天

CT結果顯示有炎癥,至于是間質性肺炎還是普通感染性肺炎腫瘤科醫生難以確定。

這里我做出了一個十分正確的決定:由于之前進行過手術,便一直于胸外科就診,胸外科醫生看過片子后給出的答案是普通肺炎。

但是我心存顧慮,擔心外科醫生過于武斷便選擇轉診至胸內科,在我的要求下又咨詢了呼吸內科和腫瘤內科的醫生,表示間質性肺炎合并感染性肺炎幾率較大。

??2022年2月18日~24日

開始激素+抗生素治療。

甲潑尼龍每日一次,一次七片這里激素的量因人而異,病情的嚴重程度,病人的身高體重都會影響給藥量),口服沐舒坦,注射頭孢,奧硝唑;

情況有好轉,咳嗽明顯減輕(由于當時的表現咳嗽更為嚴重,所以對于乏力關注沒那么高,但氣喘有所緩解了)

??2022年2月24日~2022年3月3日

口服甲潑尼龍一日一次,一次五片。

拍CT復查,炎癥幾乎完全吸收,體感恢復正常,抗感染藥已經停了下來。

而當初與我們幾乎同一天入院的另一位間肺病人,才剛剛轉危為安,在ICU里與死神搏斗,撿回來了一條命卻留下了不可逆轉的傷害,與我們形成鮮明對比。這里能體現出對于間質性肺炎早發現的重要性和在抗腫瘤治療和間肺治療哪個更重要(事實上,停藥的這20天左右,腫瘤并未進展)

隨后服用阿美替尼至今,未出現間肺癥狀,一切正常。

在這里做一個總結,間肺不可怕,可怕的是以為沒問題,越拖越嚴重最后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俗話說得好無知者無畏,但切勿以親人的身體實驗,如果體感明顯不適,一定要做到早發現早治療,許多患者沒敗在腫瘤上卻敗在了并發癥上,打有準備的仗打長久的仗,一定要做好準備以應對各種的突發狀況。

希望這些經歷能給您一個提示,在面對氣喘乏力時有一個面對的辦法,將間肺扼殺在搖籃里!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