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犁庭掃北:朱棣北伐

2022-06-14  licht3jh8evr0j   |  轉藏
   

民間野史有一種記載認為永樂皇帝朱棣的母親是蒙古人,或者是高麗國進獻給元朝的妃子,總而言之一句話就是朱棣跟蒙古人的關系特別親密,甚至認為其是蒙古人的遺腹子,還從多方論證朱棣遷都北京就是為了能夠離這個蒙古老家近點。當然野史傳聞不過是胡編亂造、無稽之談,有朝野政敵對朱棣抹黑的成分,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就真真假假了。但民間的捕風捉影也是需要皇帝本人配合的,如果朱棣登基后對蒙古漠不關心,相信就算有謠言也不至于流傳這么廣泛。而事實上朱棣登基后對蒙古那叫一頓死磕,可謂“關愛有加”,先后組織多次圍剿蒙古的軍事行動,光是親征就不下五次,所以也不排除朱棣的一些謠言是懷恨在心的蒙古貴族故意編排的,再傳到長城以南經過民間文學家的加工、潤色。
 



朱棣為什么對蒙古這么上心呢?應該還是要從他的早年經歷來分析,朱棣早年受封燕王,作為明朝鎮守北邊的塞王之一,常年與蒙古作戰,因而他比其他人都要了解蒙古人。一般而言漢族君主除了開國皇帝以外,很少御駕親征,但朱棣為了打擊蒙古。一連五次出征塞外,最后自己也死在了北征的路上,可謂壯烈。對比同時期被拿下的安南,朱棣就只是選派了將領過去而已,明顯在朱棣的心中,蒙古要重于安南。另一方面,朱棣御駕親征也或許是對自己放任蒙古做大的一種彌補吧,而這就得追溯到靖難時期了。
1.草原民族是打不死的小強
洪武年間明太祖朱元璋為了消除北元殘余勢力,曾組織八次大規模北征,史稱“明太祖八次北征”,戰役斷斷續續持續二十多年,徹底將北元及其殘余勢力打殘,曾經草原的霸主們,被打得聽到明朝騎兵的馬叫就落荒而逃,北元從前朝正統被削成了草臺班子,再也對明朝的正統地位不構成威脅了。到了洪武末年,蒙古已經降級成了明朝的邊患,甚至東北地區的蒙古兀良哈部還被明朝招降,成了明朝的雇傭兵、職業打手,朱元璋還為其改了個名字叫“朵顏三衛”,平時朵顏三衛的重要職責就是跟不服管的其他蒙古人開戰,算是大明王朝版的“以夷制夷”了吧。然而這種本來良好的邊疆模式到了建文帝繼位后卻發生了變化,走向徹底崩壞。
朱元璋末年在明朝的北境建立了一整套的防御體系,以抵御塞外游牧民族的侵擾,由于朱元璋不太相信異姓大臣,想來想去還是自己的兒子們可靠,因而分封藩王守邊成為朱元璋北邊防御體系中最重要的一環,然而朱元璋的心腹恰恰成了建文帝的心腹大患。建文帝要削藩,邊境諸王自然是主要開刀對象,但如果諸王都被干掉,邊地由誰來防守,一旦邊地陷入真空狀態,那這樣一來朝廷對蒙古諸部的壓制力度自然會下降,但顯然急著削藩的建文帝并沒有過多考慮這個問題。事實上不要說武力壓制建文帝沒有考慮過,就連懷柔政策建文帝都沒有過多操作,從史書來看朱允炆在位四年并沒有與蒙古部落有何交流,而對蒙古人來說中原王朝的內戰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靖難之役期間蒙古趁機做大,首先是鎮守北平(今北京)的燕王朱棣舉兵造反,朱棣本來是朝廷安排在北部抵御蒙古的重要藩王,他在戍邊期間曾多次出塞,打得蒙古諸部抱頭鼠竄,草原的牛羊看到燕王的旗幟都被嚇得跑路,有他在北平那一片甚是安全,但是現在朱棣起兵了,建文帝的朝廷在南方,所以朱棣也得往南方打,主力部隊自然也都帶走了,霎時間蒙古諸部的壓力頓時減輕,壓在頭上的一座大山自己長腿跑了。
然而朱棣的起兵才只是牽動明朝北部局勢的第一步,朱棣起兵以后,建文帝立刻派兵北上圍剿,當時鎮守在宣府(今張家口宣化)的谷王朱橞害怕兩軍交戰誤傷到自己,又仔細比較了一下建文帝和燕王之間的實力,最后覺得還是建文帝的大腿比較粗,但燕王離自己的封地比建文帝要近得多,要是自己旗幟鮮明地支持建文帝,朱棣引兵來攻打自己,就自己這兩下子肯定不是四哥的對手,怕是朝廷大軍還沒來自己就要被朱棣干掉了,所以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放棄封地,連夜逃回南京。
朱橞回到南京以后,建文帝的心腹兵部尚書齊泰看著他若有所思,于是向建文帝建議道:“燕王封地不遠處就是遼王朱植和寧王朱權,這可都是重量級的藩王,燕王朱棣一個人起兵倒不怕,萬一他們哥幾個勾結起來,將手里的兵馬聚集在一塊,那勢力可就大了,為今之計應該盡快將遼王和寧王召回京師,斷了朱棣的左膀右臂。”建文帝覺得齊泰的提議很有道理,因而下詔讓兩位王爺趕快回南京,遼王在接到消息后立刻啟程,但如果從陸路返回途中要經過朱棣的勢力范圍,太危險了,所以遼王是從海上坐船回到的南京,方案也很新潮了。
 


·
而寧王就沒有這么幸運了,被朱棣擺了一道,他本人連同麾下精銳全都被燕王朱棣裹挾著參加了靖難,順便說一句寧王部下的軍隊就是精銳的朵顏三衛。朱元璋為了防范游牧民族攻入長城以內,在明朝北地自東到西安排了九大藩王鎮守邊疆,他們分別是——遼王、寧王,燕王、谷王、代王、晉王、秦王、慶王、肅王。一場靖難之役導致遼王、寧王、燕王、谷王全部離開了自己的防守轄區,加上此前已經被建文帝廢為庶人的代王朱桂,實際上這個時候明朝的北地已經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幾乎喪失了防御蒙古諸部南下的功效。不僅如此,燕王朱棣為了增加自己的勝算還主動與蒙古交好,希望他們不要襲擊自己的后方,至于好處想來也是不少的。而對于跟隨自己作戰的兀良哈部,朱棣也表示一旦靖難成功,就將寧王朱權管轄的大寧衛(今內蒙古自治區赤峰一帶)割讓給兀良哈部。
2.皇帝也想要和平共處
永樂皇帝登基以后,對蒙古諸部沒有扯自己后腿的行為非常滿意,并履行自己的承諾將大寧衛贈予兀良哈部。然而當朱棣只是一個起兵造反的藩王時,他的唯一目標就是取勝,所以他可以跟蒙古人合作,乃至于放棄一部分國家利益,但成為皇帝后朱棣已經完成了身份的轉變,作為大明王朝的最高統治者他明白了明朝北地防御體系的重要性,因而其登基以后就開始逐步恢復北地的防御體系。但怎么個恢復法讓朱棣頭疼,藩王起家的永樂帝深知藩王戍邊對中原王朝的危害,既然藩王不能用了,就得想其他方案來代替,而方案一時半會還拿不出來,這就需要爭取時間,恰好此時蒙古的局勢讓朱棣覺得可以暫時與蒙古交好,贏得時間。

不得不說永樂皇帝的運氣很好,他登基的時候由于蒙古貴族內部長期為了利益自相殘殺,到這個時候已經發生了分裂,蒙古一分為三,其一就是上面提到的兀良哈,他們的勢力范圍在東北一帶,而且由于曾經跟朱棣有過合作,所以雙方關系還不錯;而在蒙古高原上的蒙古諸部又分裂成兩大部分,即東部地區的韃靼,占據蒙古本部,韃靼自認為自己是成吉思汗黃金家族的后裔,是最正統的蒙古人,他們的勢力也是三部蒙古之中最強的,朱元璋當年打擊的以及朱棣當年在北平鎮守時防的就是韃靼;西部地區則是瓦剌,瓦剌的血統沒有韃靼那么高貴,但他們通過與成吉思汗后裔(尤其是阿里不哥后裔)長期通婚,成為蒙古重要的一部分,朱元璋時期韃靼受到明軍重創,而遠在西北的瓦剌則沒有受到太大損失,相反勢力逐漸強大起來,以至于有與韃靼分庭抗禮之勢。
介紹完蒙古三部,我們再來看看朱棣的舉措,三部之中兀良哈勢力最小,也最聽明朝的話,不需要過多籠絡,所以永樂帝極力交好的對象就是韃靼和瓦剌。與瓦剌的交好比較順利,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八月、永樂元年(公元1403年)四月,剛剛繼位不久的朱棣先后兩次派遣使者出使瓦剌,致書瓦剌領袖馬哈木、太平等人,傳達明朝想要與瓦剌和平共處的愿望。在朱棣看來明朝強大,瓦剌弱小,瓦剌對付一個韃靼尚且捉襟見肘,是斷然不會再給自己招攬一個大敵的,然而信心滿滿的朱棣卻遲遲沒有等到瓦剌的回信,盡管朱棣表現得十分有誠意,但瓦剌那邊就是愛答不理,這倒不是瓦剌擺譜,實在是因為此時的瓦剌自顧不暇。

永樂初期瓦剌部先是因為內部權力分配而展開了一場大混戰,最后馬哈木等人勝出,但也是損失慘重;內部矛盾處理完沒多久馬哈木等人又率領瓦剌與韃靼進行交戰,接二連三的戰爭使得瓦剌實在沒有時間回復明朝的好意,這不等瓦剌剛一穩定下來,永樂六年(公元1408年),馬哈木等人便麻溜地派人前往大明,表達特別想要與明朝交好的愿望,而且向永樂帝請求冊封,意思是瓦剌以后就是大明的臣屬,以后就跟著大明混了。看到瓦剌竟然這么識相、這么乖以后,朱棣龍心大悅,當即下令冊封瓦剌首領馬哈木為順寧王、太平為賢義王、把禿孛羅分為安樂王,其他人等各有封賞,從對幾人的封號便可以看出朱棣想要和平的心愿,一時間明朝與瓦剌進入了蜜月期。
 

雖然與瓦剌的交好過程很順利,但跟韃靼可就一波三折了,并最終導致平靜多年的邊地再次爆發戰爭。韃靼自認為是黃金家族的直系后裔,也是北元的繼承人,而這成為橫亙在韃靼與明朝之間的最大障礙,雖然經過明朝輪番打擊,韃靼實力大傷,連“大元”的國號和大汗保有的“帝號”都去掉了,但這并不妨礙其繼續與明朝死磕,盡管朱元璋時期明朝就曾經數次派遣使節想與韃靼交好,但韃靼對此的態度就是“不回應、不接洽、不談判”。朱棣登基的同年,非黃金家族后裔出身的鬼力赤(又名布里牙特·烏格齊)篡奪蒙古大汗之位,然而由于其血統問題不能服眾,韃靼部爆發了內戰,盡管朱棣登基以后也曾派遣使節表達想要與之和平共處的愿望,但不知道是鬼力赤無暇顧及,還是為人比較傲嬌,對于明朝的多次聲明皆沒有回應。
韃靼不比瓦剌,其活動區域更加逼近永樂帝的老巢北平,為了防范鬼力赤、為了轉移內部矛盾南下劫掠,永樂帝一邊加固邊地防范;另一方面更加積極派遣使者出使韃靼,想要摸清韃靼的底,然而鬼力赤一方卻始終拒絕迎接明朝使者進入。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永樂帝的耐心也逐漸見底,后來更是不惜表示如果韃靼再不正面回應大明的訴求,那么明朝將不惜動用武力,遠征沙漠。朱棣如此強硬表態,是想以戰促和,然而依舊石沉大海,鬼力赤一方毫無回應。永樂五年(公元1407年)隨著明朝征安南戰役的巨大成功,為了證明自己說話算數,永樂帝心中產生了想要通過戰爭來解決韃靼問題的想法了,但這時候一件事情的發生推遲了戰爭的到來。
永樂六年(公元1408年),明朝得知了鬼力赤兵敗,被權臣阿魯臺所殺的消息,元順帝的曾孫孛兒只斤·本雅失里被擁立為新大汗,黃金家族閃亮回歸,得知對方換了管事人后,明朝決定做最后一次努力,派遣使者前往韃靼,一來是祝賀新大汗繼位,二來是表達希望兩國交好的愿望,如果韃靼接受,那么明朝將對其封賞,并賜予大量財貨,雙方和平共處。這一次韃靼終于有人回應了,而且相當強硬,不光不接受明朝交好的愿望,而且斬殺了明朝的使者,“兩國交戰不斬來使”,現在兩國還沒開戰,韃靼就敢殺天朝的使者,傳出去大明的臉面往哪擱,朱棣再也不能忍了,對韃靼作戰就此提上日程。
3.親征沙漠
永樂七年(公元1409年)七月,明朝正式與韃靼開戰,朱棣任命靖難功臣、淇國公丘福為主將率領大軍出征漠北,出征之前永樂帝一再告誡丘福不可輕敵冒進,一定要穩扎穩打。但俗話說得好,越怕什么越來什么,丘福壓根沒把朱棣的話放在心上,在前期取得幾場小勝利之后,志得意滿的丘大將軍便不把韃靼放在眼里了,接著便重蹈前輩徐達的覆轍中了韃靼人誘敵深入之計,孤軍深入,最后全軍覆沒,丘福本人也戰死。丘福的戰敗打亂了朱棣的部署,雖然本次戰敗的責任看似全在丘福,但有一個重要原因不容忽視,那就是當時整個明朝存在輕敵思想,包括朱棣本人,幾年之前征伐安南的過于順利,加上韃靼此前幾十年早已被打殘,明朝上下普遍存在“跳梁小丑,不足為懼”的思想,而這種思想影響了明軍的作戰。
 



但這次戰役以后,打醒了明朝,經過朱家兩代人的努力,大明此時已無可用大將,為了消除邊患,朱棣決定御駕親征。永樂八年(公元1410年)二月,北征大軍舉行出征儀式,這是朱棣登基之后的第一次出征,為了確保作戰勝利,永樂帝集結了五十萬大軍(丘福只有十萬),必須一次擊垮韃靼部使其不敢再攻邊地。朱棣對這次親征信心滿滿,認為此次必勝有五個原因:“以大擊小,以順取逆,以治攻亂,以逸待勞,以悅吊怨。”當北征大軍路過朱棣藩王時期出征抵達的舊地時,朱棣還特地仿效當年的霍去病封狼居胥,親自作了一篇記載此次北征經過的銘文,以給后世留下他曾經親征漠北的文字記錄,也順道激勵軍官將士奮勇殺敵,報效大明。
而此次大軍也一改去年的輕率冒進,相反步步為營、穩扎穩打,又因為裝備先進,后勤保障充足,五十萬大軍進展相當順利。而更大的好消息即將到來,五月明軍行至臚朐河(今克魯倫河,朱棣將之更名為“飲馬河”)流域,明軍從俘虜口中得知了蒙古大汗本雅失里與太師阿魯臺不和的消息,說起二人的不和也是搞笑,原來在得知明朝五十萬大軍即將來臨的消息后,韃靼高層明白打肯定是打不過的了,那就跑吧,可是在往哪兒跑的問題上,二人起了爭執,大汗本雅失里主張往西逃,最好逃到瓦剌去,可以受其庇護,太師阿魯臺跟瓦剌部關系一向不好,還打過仗,自然不愿意寄人籬下,所以他主張往東跑,雙方就這樣僵持不下,最后索性一拍兩散,本雅失里往西跑,阿魯臺往東跑,誰能躲開明軍就算誰命好了,事實證明他倆的運氣都不好。
他們之前的扯皮錯失了逃跑的良機,永樂帝在得知這一重要情報后當即做出決定,本雅失里是韃靼乃至蒙古名義上的最高首領,但他只是阿魯臺擁立的傀儡,因此實力不強,打敗他不費吹灰之力又能敲山震虎,投入小回報大,性價比那是相當高,因而朱棣決定大軍就在臚朐河扎營,自己親率精銳追擊本雅失里,只用了幾天的時間,朱棣就在成吉思汗的龍興之地,斡難河追上了本雅失里的部隊。本雅失里本想著明軍遠道而來,乘著明軍立足未穩,率先發動沖擊,但是沒想到明軍登山布陣,搶占了制高點,不等韃靼騎兵沖到,順著山勢迎面向韃靼軍沖去,利用兵力優勢徹底擊潰韃靼騎兵,本雅失里只能率領七騎遁逃。隨后永樂帝很快回師與大部隊會合,揮師向東攻擊阿魯臺,剛剛得勝的明軍士氣高漲,一舉擊潰阿魯臺主力,阿魯臺抵擋不住,墜馬逃遁。
永樂帝的第一次北征即以大獲全勝而告終,雖然韃靼已經潰不成軍,但朱棣并沒有趕盡殺絕,因為朱棣對于蒙古諸部的戰略是先以武力加以威懾,然后通過懷柔的手段使其歸附,而不是一味追殺,所以戰爭一結束,便釋放了不少俘虜回去,宣揚大明的懷柔政策,經過這一番攻心之策,韃靼的不少部落派遣使節來到永樂帝大營表示愿意臣服,后來就連阿魯臺本人都上表向明朝表示歸順投誠,對于阿魯臺的請求,永樂帝并沒有因為阿魯臺過往的叛逆之舉而拒絕,相反為了平息邊地的戰火,為了維持蒙古各個部落勢力的均衡,朱棣同意了阿魯臺的歸降,冊封其為“和寧王”。明朝與韃靼之間暫時和平下來。
 



但所謂“按下葫蘆浮起瓢”,韃靼這邊一安靜下來,瓦剌那邊可就不老實了。此前韃靼部不可一世,態度囂張,朱棣才決定教訓他們一下,現在韃靼已經老實了,朱棣也不打算趕盡殺絕,畢竟對中原王朝來說維持草原上平衡才是最重要的。但瓦剌部不這么想,瓦剌首領馬哈木跟韃靼人打了一輩子,其做夢都想統一蒙古諸部,在他看來現在韃靼部已經元氣大傷,正是消滅其的好機會,因而其借著進貢的機會,多次派遣使者來挑撥明朝與韃靼的關系,希望明朝能夠再次出兵徹底打垮韃靼,然后瓦剌再坐享漁人之利,統一蒙古。但是就瓦剌的這點小伎倆還能瞞得過明朝大皇帝?挑撥離間,借刀殺人,坐山觀虎斗,這都是中原王朝玩剩下的東西,翻翻史書找出來的案例太多了,所以對瓦剌的請求,朱棣也就是笑笑不說話,瓦剌派來的使者明朝好生招待,并且告訴他們瓦剌和韃靼也可以和平共處嘛,意思很明確,大明不想蹚這趟渾水。
面對大明的無動于衷,馬哈木覺得可能是瓦剌缺乏誠意,致使大明不愿意出兵,因而永樂十年(公元1412年)馬哈木攻殺了韃靼大汗本雅失里,并且據說還繳獲了元朝的傳國玉璽,馬哈木派人帶著傳國玉璽來到明朝向永樂帝表示,韃靼名義上的最高領袖我已經幫大明干掉了,并獻上傳國玉璽,這投名狀是不是誠意十足啊,希望大明能夠趁此機會出兵討伐阿魯臺,一舉消滅韃靼,大軍出征之際我瓦剌必定為大明鞍前馬后,這一下子朝廷的邊地一定就能徹底安寧下來。明朝對此的表示是,傳國玉璽啊,當年太祖皇帝北征的時候也繳獲過一枚,不過你們還是有心了,朝廷會有賞賜的,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這一次瓦剌明白了,明朝是指望不上了,終究是錯付了,最后只能自己扛下了所有,此后瓦剌多次進攻韃靼阿魯臺部,打得阿魯臺叫苦不迭。這有悖于明朝的平衡各個部落勢力的政策方針,因此明朝多次想要調停,但既然明朝不愿意答應瓦剌的請求,瓦剌又怎么會理會大明呢,雙方的關系就這樣日益緊張,永樂十一年(公元1413年)瓦剌領袖馬哈木派遣使者前來進貢,這一次馬哈木提出來相當無禮的要求,要朝廷將甘肅、寧夏等地區原來隸屬韃靼的部落劃給瓦剌管轄,并且擅自扣留了朝廷的使者。
小小一個瓦剌竟敢如此囂張,假以時日那還得了,朱棣勃然大怒,他感到此時的瓦剌由于明朝的長期放任,勢力已經強大到足以影響到明朝北地,繼續坐視不理,總有一天會釀成大患。但天朝上國不能像野蠻的瓦剌一樣無禮,因此朱棣決定先禮后兵,如果瓦剌不聽從勸告再教訓他,永樂帝派人給馬哈木送去了一封信,信中嚴厲譴責馬哈木狂妄自大的行為,并且表示如果馬哈木再不知道收斂,那么明朝將會派大軍來討伐瓦剌。明朝不惜以威力威脅,而馬哈木也表示自己不是被嚇大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宣布從此以后不再向明朝朝貢。永樂十一年(公元1413年)十一月,馬哈木進兵臚朐河,聲稱要攻擊阿魯臺,實際上是向明廷施加壓力,基于此朱棣決定第二次北征。
永樂十二年(公元1414年)朱棣又率領五十萬大軍從北京出發,并且這一次朱棣還特意帶上了皇太孫朱瞻基,想要讓他跟隨自己歷練一番。明軍有五十萬,而瓦剌只有三萬騎兵,雖然瓦剌依托山勢,分三路阻抗,一時間跟明軍打得難分難解。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明軍的火器優勢逐漸發揮出來,狠狠地壓制住了瓦剌騎兵的優勢,最終結果是瓦剌大敗,馬哈木逃竄。第二年春天,被打老實的馬哈木派遣使節來到大明,呈上進貢的馬匹,送回了被扣押的使者,畢恭畢敬請求明朝的原諒,言辭十分恭順,朱棣表示:“早點這么識相不就不至于有今天了嗎,算了,大明不會跟你們一般見識的,就這么原諒瓦剌吧。”通過第二次北征,收拾了猖狂的瓦剌,永樂帝達到了他維持蒙古諸部勢力均衡的目的,此后數年間明朝的邊境相當安寧,朱棣也十分高興,認為北征還是卓有成效的。
 

然而按下葫蘆浮起來瓢,瓦剌這邊安靜了,韃靼又開始蠢蠢欲動了,瓦剌被明軍打敗,韃靼趁此機會經過幾年的發展,勢力日益強盛起來。永樂十四年(公元1416年)瓦剌領袖馬哈木戰死,令本來已經實力受損的瓦剌又雪上加霜。馬哈木在世時,韃靼的阿魯臺被其逼打到墻角,現在馬哈木一死,阿魯臺就又有些飄飄然了,在阿魯臺看來自己當年依附明朝實乃不得已而為之,他本人與明朝的矛盾還是頗大的,加之韃靼部要發展就必須南下劫掠,而這遲早會與明朝撕破臉,晚撕不如早撕,于是韃靼便開始時不時對明朝邊地進行騷擾的劫掠,發展到后來甚至侮辱或拘留明朝派去的使節,一改對明朝的依附政策,以草原霸主自居。為了證明自己還是拿得動刀的,永樂二十年(公元1422年)永樂帝第三次率領大軍出征沙漠,決定給阿魯臺一個教訓。
出征之后沒多久,探子來報阿魯臺得知皇帝親征,害怕了,已經跑了。明朝大軍一出征,韃靼部就跑了,這個已經成為基本操作了,所以永樂帝手下的將領們都建議率兵追擊,與阿魯臺決戰。然而朱棣拒絕了眾將的提議,他之所以沒有去追擊敵軍有他自己的想法,韃靼是游牧民族,軍隊都是騎兵,跑起來很快,而明軍如果去追擊必然要帶著大批輜重(火槍、火炮這些都得運輸啊)去追擊,這樣速度太慢,不一定追得上,如果也派騎兵去追,輕騎突進又十分危險,后防給養也不容易跟上。況且此時的朱棣已經年過六旬,作戰講究穩扎穩打,不能像當年那樣啥也不顧,就是干了。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此次北征始終沒有找到阿魯臺的主力,隨著明軍糧草日益匱乏,朱棣決定班師回朝。此次出征大軍勞而無功,朱棣是越想越氣,這回去太沒面子了,得打一仗啊,突然永樂帝靈光一現想到了兀良哈。此時的兀良哈早已不是永樂初年聽話的朵顏三衛了,這些年兀良哈蠢蠢欲動,不時襲擾大明邊境,雖然沒有韃靼那么猖狂,但也是特別煩人,而且朱棣聽說兀良哈的首領還曾與韃靼暗中勾結,想到這朱棣決定就順便教訓他,殺雞給猴看。兀良哈可就倒霉了,實力本來就不如韃靼、瓦剌,關鍵他壓根沒想到朱棣的大軍會沖著他來,因此幾個回合下來,兀良哈大敗。得勝的朱棣保住了些許面子,就此得勝回朝。
第三次北征并沒有達到既定目標,阿魯臺的主力也沒有被消滅,不時還會騷擾明朝邊地,因而永樂二十一年(公元1423年)七月,永樂帝第四次北征,希望能夠完成未完成的目標。大軍出發不久,探子來報,早前幾個月阿魯臺就被瓦剌領袖脫歡(馬哈木之子)擊敗,已經沒有實力再來對抗大明了,所以這次出征不會有敵人了,轉了幾圈之后果然是這樣,大軍只得原路返回,就這樣永樂帝的第四次北征空手而歸。

 



永樂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恢復了一點元氣的阿魯臺又來騷擾大明邊地,此時的朱棣已經65歲了,身體也不是很好,按理說各方面條件已經不允許他再次親征了,然而面對阿魯臺(這位老兄這幾十年來真是鍥而不舍啊)多年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朱棣不能忍,因而他不顧朝中大臣反對,堅持再一次北征,這就是明成祖第五次北征,也是最后一次。盡管做了充足的準備,軍隊眾多,后勤保障也足夠,然而這次到了草原之上還是沒能發現阿魯臺主力,明軍就在草原之上晃蕩了好幾個月,盡管朱棣幾次下令大軍追擊,但別說韃靼人了,羊都沒一只,看來這次是不能決戰了,永樂帝無可奈何地宣布撤兵。大軍班師回朝的路上,明成祖朱棣帶著遺憾駕崩于榆木川(今內蒙古自治區多倫西北)。

4.明成祖的北征
如何評價明成祖朱棣的五次北征?相比于明太祖的八次北征都是皇帝坐鎮京師,派遣大將領兵出征,朱棣的五次北征都是御駕親征,因而無論是軍隊人數、后勤保障等各方面都要比朱元璋的北征規模更大。但若以其效果來說卻不如明太祖的八次北征,朱元璋的北征雖然沒能完成全部目的,但瓦解了北元,消除了正統性危機,使得蒙古成為邊患,而且到朱元璋晚年時蒙古諸部已經無力南下了。對比來說,朱棣的北征雖然被后世稱為“五出漠北,三犁虜庭”,看起來很威風。但明成祖北征的戰略目的是為了讓草原上的韃靼、瓦剌兩部臣服于明朝,以達到一勞永逸的目的,但這個目的顯然沒有達到。
無論是韃靼還是瓦剌都沒能真正臣服于明朝,所以朱棣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能夠保持蒙古諸部的勢均力敵,以減輕大明的邊地壓力,所以韃靼也好,瓦剌也罷,乃至于兀良哈,誰敢冒頭,朱棣就打誰,但正所謂“按下葫蘆浮起瓢”,一部勢力削弱,會另一部崛起,繼而明軍北征討伐,最終陷入這樣一個循環。尤其是雖然第一、第二次北征重創了韃靼與瓦剌,戰術上還是蠻成功的,但朱棣的后三次親征并不算成功,幾次出征都沒能遇到敵軍主力,勞而無功,而且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但也并不是說五次北征就毫無用處,至少北征確實抵御了蒙古諸部對明朝邊地的攻擾,使得北部邊民能夠在永樂時期較為安定的生活;此外多次北征使得蒙古諸部落的許多民眾歸附了明廷,促進了民族融合。從這些方面來說北征有其一定的功效,只是付出的代價也很大,投入產出比不劃算罷了。也許正是由于意識到一味動武是不能解決明朝邊患的,加上大軍多次出征的不便,朱棣才決定將首都遷往北平,當然這個就是后話了。
所以近年來有不少著名學者諸如毛佩琦、馬渭源等指責朱棣遠征蒙古是好大喜功、華而不實之舉,沒有取得什么效果,也沒有徹底消滅蒙古殘余。但公平地說,這種指責這實際上是有失偏頗的。

 



縱觀中國古代歷史上大一統王朝與游牧政權的較量,從來就不能畢其功于一役。匈奴的滅亡是漢朝經過百余年的戰爭加和親才得以最終實現;唐朝盡管一度將東、西突厥納入自己的羈縻統治,但不久后突厥即降而復叛;清朝的蒙古問題是經過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帝王的努力,才最終將蒙古地區納入帝國版圖。因此,客觀而言,筆者十分認同《明成祖五出漠北芻議》中的觀點:“朱棣五出漠北最起碼解決了明朝前期的蒙古問題”。朱棣通過戰爭優勢保持蒙古分裂,使蒙古勢力進一步衰弱,確立了明帝國對蒙古諸部的宗主國地位,保障了明帝國北部邊疆數十年的安寧,創造了一個穩定的外部環境,為明朝盛世“仁宣之治”奠定了基礎。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