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民國軍火商的沉浮史

2022-06-14  戰爭藝術   |  轉藏
   
《叫花子買辦孟來財》劇照
晚清民國,中國有一個特殊的階層——買辦。
什么是買辦?通俗點講就是貿易活動的中間人或經理人,他們受雇于外國商人,協助老外在中國做生意,和現在代理外國品牌的經銷商一樣。
由于不平等條約的存在,當時外國人在中國都是爺,買辦有外國人罩著拽得很,軍閥和地方政府都得高看他們一眼,他們利用人脈關系撮合生意,日進斗金,活得很滋潤。
在革命話語體系里,買辦與地主、資本家一道,都有原罪,是必須要打倒的對象。
雍劍秋就是一個大買辦,只不過他這個買辦和別人不太一樣,因為他代理是軍火。
雍劍秋


01
雍劍秋,生于1875年,本名雍濤,英文名佛蘭克雍,江蘇高郵人。
雍家是官宦之家,家里有30多個大小商號和大量土地,巨富豪橫。
雍劍秋的母親王氏很有性格,她和丈夫(娶了七房姨太太)過不到一起,帶著兩個幼子移居上海,王氏不屑于低聲下氣找丈夫要錢,母子三人靠變賣陪嫁首飾生活。
15歲那年,雍劍秋到香港英國教會學堂學英語,3年后考入新加坡大學學習德語,23歲畢業后回到了上海,很快與招商局總辦陳輝庭的長女結婚。
招商局是李鴻章創辦的輪船招商局,也是現在中國第一央企招商局集團的前身,民族企業的代表。能和招商局總辦結成姻親關系,可知雍家的背景不一般。
會外語,有人脈,所差的只是一個機會。
1900年庚子事變,北方大亂,上海道臺余聯沅牽頭大商人和買辦們出資,組織了一個救濟北方難民的慈善團體。雍劍秋被聘為翻譯,隨慈善團體來到京津,辦理放賑,掩埋尸體。
當時,八國聯軍燒殺搶掠,北京一片大亂,慈善團體因為有外國關系,可以暢行無阻,他們曾多次出面制止洋兵的暴行,但因語言不通,交涉很困難。
雍劍秋覺得和這些小兵交涉沒用,直接面見聯軍統帥瓦德西,用一口流利的德語和不卑不亢的態度,贏得了瓦德西的好感。
瓦德西
瓦德西只是聯軍名義上的統帥,約束不了各國軍隊,他給了雍劍秋一個手令,告訴他遇到事情的時候,可以出示給各國軍官,作為交涉和服從的證明。至于這些軍官給不給面子,瓦德西也不能保證。
事實證明,這個手令雖然不能阻止洋兵大規模的、有組織的燒殺搶掠,但制止小規模的、針對個人和家庭的侵害,還是很管用的。舉個例子,《大宅門》里,洋兵搶劫關家、強奸白景琦姑姑,如果有這個手令,這一切可以避免。
一時間,雍劍秋不僅成了京城達官顯貴爭相結交的人物,還與不少英、德軍官成了朋友,
這些人脈關系為他后來做軍火買賣打下了基礎。


02
1901年《辛丑條約》簽訂后,雍劍秋隨慈善團體回到上海。
北方之行,讓雍劍秋深感北方外語人才奇缺,發展機會多,而上海會外語的人太多,太卷,自己競爭力反倒一般,于是他果斷帶著家眷到天津住了下來。
不久,山西巡撫丁寶銓來了親筆信,請他火速去一趟山西。
兩人是在北京認識的,雍劍秋和八國聯軍交涉的能力,給丁寶銓留下了深刻印象,這次山西出事涉及英國人,非常棘手,所以他想起了雍劍秋。
事情是這樣的:
山西礦務局與英國福公司簽訂借款開礦合同,出讓了很多煤礦開采權。福公司計劃這些煤礦用大機器采礦,這無疑砸了當地眾多小礦主和采礦工人的飯碗, 他們聯合起來到福公司找英國人拼命。
有了義和團運動的陰影,英國人對這種事很敏感,英國駐華公使對清政府施壓,要求山西巡撫丁寶銓嚴厲鎮壓,保護英國人開礦權。
洋人不能得罪,民眾群情洶洶,稍不注意就可能釀成民變,丁寶銓玩不轉,頭都大了。
丁寶銓
雍劍秋了解情況后,找到了福公司的經理,原來這個英國人也是當初在北京認識的老熟人。
雍劍秋告訴英國人,現在民眾激憤,硬來肯定出事,后果不堪設想,不要因小失大。
英國人反問這事該怎么辦,雍劍秋說:老兄你也是快60的人了,馬上就要退休了(職業經理人),我可以向巡撫大人請示,給你一筆養老錢,福公司的事,你可以緩辦。
丁寶銓為了保住烏紗帽,多少錢都肯花,他給了雍劍秋10萬兩白銀,雍劍秋和英國人砍價砍到5萬兩,自己裝了5萬兩。
英國人拿了錢后,給倫敦總公司打了個電報,總公司撤銷了采礦計劃,風波得以平息。
丁寶銓又給了雍劍秋5000兩白銀和一些珍寶古董作為酬謝。這是雍劍秋賺的第一桶金。


03
從山西回來后,雍劍秋做過京奉鐵路豐臺站長,天津造幣廠副廠長。
那個年代,這兩個職務對普通人  而言都是很不錯的平臺,但對雍劍秋來說有點雞肋,事務繁雜瑣碎不說,還掙不了大錢,雍劍秋一邊勉強干著,一邊尋找更好的出路。
1910年,雍劍秋邂逅了德國人包爾,包爾曾是瓦德西麾下的軍官,與雍劍秋認識。
包爾這次來天津,是為了給禮和洋行物色一個買辦,見到雍劍秋后,他覺得找對人了。
禮和洋行銅匾
禮和洋行不是一般的洋行,它是遠東最著名的德資企業,是漢堡輪船公司、德國克虜伯公司、蔡司光學器材廠的代理商,以進口德國軍火、重型機械、精密儀器、采礦設備聞名。抗戰前國民政府從德國進口的大批軍火,就是禮和洋行經手的。
禮和洋行總經理要雍劍秋拿10萬兩白銀的押柜金(保證金),雍劍秋湊不出來,經包爾說情和擔保,總經理免除了押柜金,讓雍劍秋負責克虜伯兵工廠在華軍火業務。
大清剛剛成立禁衛軍,需要5000多支步槍及相應的子彈,雍劍秋打通關節做成了這筆單子,賺了兩三萬兩銀子。
克虜伯名聲響,牌子硬,產品不愁銷路,禮和洋行給買辦們的傭金很低,也不肯多花交際運動費,這讓雍劍秋很不爽。
此時,捷成洋行(這個公司現在還在,總部在香港銅鑼灣)也準備開拓中國軍火市場,它們代理艾哈德兵工廠(即萊茵金屬公司)的產品——一個生產鋼鐵、軍火、輪船的壟斷集團。
捷成洋行總經理納爾德找到了雍劍秋,想把他挖過來。
雍劍秋提了三個條件:第一,中國官僚要用大量金錢收買,所以運動費要高,不要像禮和洋行那樣吝嗇;第二,貨物價格要低,至少要比禮和洋行低,不然競爭不過;第三,放長線,釣大魚,花了的運動費,無論業務成功與否,洋行都要認賬。
納爾德點頭同意,雍劍秋跳槽到了捷成洋行。
捷成洋行logo


04
早年,袁世凱編練北洋新軍時,使用的德式操典制度,裝備以德械為主。當了總統后,老袁對德國軍火信任依舊。
雍劍秋看得很明白,德國軍火行情必定上漲,對艾哈德兵工廠而言,唯一的競爭對手就是克虜伯兵工廠。他要做的,就是在北洋政府高層建立人脈網,推銷艾哈德兵工廠的產品。
起初,雍劍秋的主要公關對象是國務總理唐紹儀,不料唐紹儀因與袁世凱鬧掰而下臺,公關費打了水漂。
雍劍秋不甘心,又公關朱啟鈐(歷任北洋政府交通總長、內務總長、代理國務總理),朱啟鈐深受袁世凱信任,在老袁面前能說得上話。
朱啟鈐
朱啟鈐崇尚歐化,雍劍秋投其所好,從歐洲買了很多新式用品送給朱啟鈐。
當時,大清剛完蛋,社會風氣未開,但朱家已經和國際接了軌,他們宴會時,吃的全是西餐,家中仆役一律白色大褂、紫色背心,所有裝潢擺件,一律西式。
朱啟鈐的夫人愛打麻將,雍劍秋就讓自己的夫人經常去朱家走動,陪朱夫人打麻將,兩個女人成了無話不說的牌友,朱夫人枕邊風一吹,什么事辦不了?
此后,雍、朱兩家還結成了兒女親家。
朱啟鈐只是雍劍秋編織的龐大人脈網的開端,此后的日子里,雍劍秋讓兒子拜周自齊(歷任北洋政府交通部總長、代理陸軍總長、任財政總長、稅務處督辦兼中國銀行總裁、農商總長)夫婦為義父母,讓夫人與唐紹儀的女兒(顧維鈞的夫人)結為干姊妹,他自己則認段芝貴的女兒為干女兒,還與徐樹錚換帖結拜為兄弟。


04
編織人脈網是手段,賣軍火賺錢才是目的。
雍劍秋通過朱啟鈐搭橋,向袁世凱無償贈送了6000支M1888式步槍和10門24厘米重型攻城臼炮,袁世凱收了軍火后,指示陸軍總長段祺瑞對雍劍秋的軍火生意“盡量照拂”。
二次革命時,德國為了促成對華貸款,贈送給袁世凱10000支M1888式步槍、20門75毫米火炮以及大量二手手槍,這批軍火由德國政府出錢,捷成洋行運輸,經雍劍秋的手交給北洋政府。
袁世凱對雍劍秋和艾哈德兵工廠的好感更進一層,再次指示段祺瑞照顧雍劍秋的生意。
當時各省進口軍火,需要向陸軍部申請武器進口運輸許可證,陸軍部是段祺瑞和徐樹錚的地盤,這意味著陸軍軍火業務都掌握在老段和小徐手中——老段對小徐言聽計從,小徐是雍劍秋的把兄弟。
徐樹錚
不久,段祺瑞給雍劍秋介紹了一單大業務——陸軍部訂購5000支步槍、500支馬槍,每支槍附帶400發子彈,還有望遠鏡、測繪測量儀器、行軍水壺等,總價值800多萬元。
雍劍秋光傭金就掙了24萬元,報銷交際運動費60萬元,實際上花了40萬元,這筆單子合計賺了44萬元。
黑龍江督軍朱慶瀾要購買一批軍火,向陸軍部申請證件,段祺瑞把雍劍秋介紹給了朱慶瀾,雍劍秋隨即趕赴齊齊哈爾,與朱慶瀾談妥了5000支馬槍及附帶彈藥的生意。
1913年8月,陸軍部與捷成洋行達成了炮彈買賣合同,這次采購表面上采取招標的方式,實則在徐樹錚的暗箱操作下,捷成洋行輕松中標。這筆合同讓雍劍秋賺了40萬元,其中20萬給了徐樹錚。
徐樹錚還向雍劍秋透露了同行情報:天津德商逸信洋行買辦孫仲英已經搞定了吉林督軍孟恩遠,談成了一筆200萬元的軍火生意,不過陸軍部還沒給他們發許可證,你現在去活動活動,說不定能把這筆生意撬過來。
雍劍秋拿著陸軍部的介紹信趕赴吉林,把孟恩遠及其親信都公關了一遍,搶回了這筆單子。
雍劍秋賺了5萬元傭金和10萬元交際運動費(報銷40萬,實花30萬)。
在徐樹錚的關照下,安徽倪嗣沖、山西閻錫山、南京張勛、陜西陳樹藩都從雍劍秋手里買過軍火。
1914年6月,陸軍部向捷成洋行訂購了一批火炮和炮彈,合同金額600萬元,雍劍秋掙了45萬元。
雍劍秋(前排右一)


05
據雍劍秋之子回憶,1914年德國與袁世凱達成過一個協議,由德國幫助中國建立一個大型兵工廠(選址在長辛店),制造步槍、馬槍、手槍、機關槍以和各種大炮(包括軍艦和炮臺所用炮),以及各式子彈、炮彈和鋼鐵橋梁材料,總投資近2000萬大洋。
德國條件是:中國所有軍用品,由這個廠承造供應;兵工廠由德國艾哈德兵工廠設計投資,成套機器設備由德國提供;20年內中國不向其他國家購買軍火,統一中國武器規格;期滿后,兵工廠無償交給中國政府。
此外,艾哈德兵工廠要求:中國政府聘請捷成洋行總經理納爾德為顧問,所有技術專家由德國總廠派來,雍劍秋任廠長。
正式合同已由段祺瑞和徐樹錚代表中國政府簽字,只不過很快一戰爆發,德國自顧不暇,合同無限期中止。
從1910年涉足軍火生意到1917年退出軍火界,經雍劍秋之手完成的軍火訂單多達幾億元,雍劍秋個人從中賺了五六百萬元,是當時中國最成功的軍火買辦。
1916年袁世凱去世,雍劍秋結交的很多達官顯貴因袁死而失勢,1917年德國在一戰中處于下風,段祺瑞轉而依靠日本支持,老段和小徐對雍劍秋的態度也大不如前,這些變故使雍劍秋編織的人脈網七零八落,軍火生意一落千丈。
1917年3月,中國對德絕交,德國駐華公使和納爾德找雍劍秋,讓他疏通段祺瑞,暫緩對德宣戰,至少推遲6個月,事成后給400萬元酬勞。雍劍秋銜命而去,遭段祺瑞拒絕。
失去了保護傘,有人開始整雍劍秋。
雍劍秋做軍火生意的同時,也做慈善事業,他從大佛寺方丈手里買下了廟產,把佛堂改成了學校教室(佛像被當建筑垃圾給埋了),免費招貧苦孩子入學。
京師警察總監吳炳湘早就看雍劍秋不爽了,以前礙于朱啟鈐的保護,不敢動手,現在朱啟鈐下臺了,他授意手下炮制了“強買廟產,侮辱佛像”的罪名,將雍劍秋逮捕,不準保釋。
雍劍秋的夫人經過多方奔走,花了六七十萬元,最后通過段祺瑞的關系,才把他撈出來。
廟產還給了方丈,學校也停辦了,雍劍秋還坐了幾個月的牢,被狠狠折辱了一番。
可見,在當時的中國,一個商人再有錢,如果上面沒有人,那就是待宰的大肥豬。


06
雍劍秋出獄后,離開了北京這個是非之地,移居天津,開始通過英美教會做慈善,凡是英美教會或學校找他捐款,他從不拒絕,同時他還在天津到處買房買地做投資。
1928年到1937年,雍劍秋在天津慈善界很著名,歷年捐款中,雍劍秋捐款數目常居首位,
和英美教會打交道,是為了建立人脈關系,尋找商業機會,同時通過慈善事業樹立聲望,如果有可能,他也想代理英美軍火生意,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1920年,戰敗的德國卷土重來,發展對華貿易,納爾德、包爾、悌佛士等人來華尋找商機。
其中,悌佛士是德義洋行老板的助手,他想在天津恢復德義洋行的招牌重新開業,但苦于沒有啟動資金,于是想到了和雍劍秋合作。
雍劍秋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投資20萬兩白銀做了德義洋行的獨家股東,悌佛士當總經理,包爾當副總經理,還雇了10個德國職員和十幾個中國助手,辦理進出口業務和產品推銷。
德義洋行主要做進出口貿易,進口產品有:絨線、電燈泡、電料、自行車、保險柜、文具紙張、大小五金材料,各類西藥,出口產品有:皮毛、尾毛、草帽辮、人發網和各種土特產品。德義洋行生意很好,雍劍秋每年可以分紅十幾萬元。
雍劍秋與孫女
1925年,雍劍秋在天津英租界邊緣地帶,興建了氣勢恢宏的西湖飯店,據說比奉天的凌格飯店還要豪華,以至于張學良親自到天津參觀西湖飯店。
此后,西湖飯店成了天津的“六國飯店”,各方達官顯貴趨之若鶩。
1929年,雍劍秋在天津馬場道興建了更加富麗堂皇的西湖別墅。據1930年刊于《北洋畫報》的《記西湖別墅》一文記載,西湖飯店號稱中國人在華北自辦的唯一的西式大飯店,它的臥室優雅精致,且都帶有浴室,有當時天津唯一的彈簧地板跳舞場,可容納賓客700人活動。
別墅屋頂設有花園以及升降電梯,還專門從國外請來了洋樂隊,每天晚上(除星期一)均有舞會,星期日下午還有茶舞會。每逢中西佳節,均有特別跳舞大會,各界名流盤桓于此,極盛一時。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關閉北平協和醫院,北京協和醫院名醫柯應葵、張紀正、方先之等來到天津,想另開設一所新醫院,苦于沒有地方和設備。雍劍秋知道情況后,把西湖飯店大樓低價租給了他們,由此建立天和醫院——天津的協和醫院。這是現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的前身。
南京國民政府初期,雍劍秋攀上了河北省主席商震,想通過商震的關系做閻錫山的軍火生意。只是閻錫山太過精明,加之閻1930年中原大戰失敗失勢,軍火生意沒做成。
天津雍劍秋故居
不過,有了商震的庇護,再也沒有人敲雍劍秋的竹杠(抗戰時期日本人敲詐過)。
此后,雍劍秋再沒涉足過軍火生意,專注慈善事業,他的龐大家產因連年戰亂、法幣和金圓券貶值、應酬交際以及兒子敗家而大幅度縮水。
1948年,雍劍秋在天津病逝,臨死前家產有現款1萬大洋,樓房5座(包括西湖別墅住宅、天和醫院),平房30幾所。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