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2年已接近過半,調味品市場恢復的如何了?

2022-06-13  調料家   |  轉藏
   

在經歷了2021年的動蕩期之后,2022年調味品行業的主要任務就是“恢復”:既要恢復市場良性發展,又要恢復消費市場的信心和活力。


但時至今日,調味品產業的上游原材料市場仍舊處于高位,對今年行業的發展又新增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同時,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仍在持續,加之零星疫情對區域市場的沖擊,整體來看,調味品行業的恢復仍然任重道遠。

01
原材料價格仍處在高位
考驗企業盈利能力

關于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問題從去年開始出現苗頭,導致各大企業不得不紛紛出臺調價政策。

去年10月份左右,包括油鹽醬醋等調味品、米、面、飲料、火鍋丸子等速凍食品、榨菜等消費品紛紛宣布漲價,漲價幅度在3%-20%之間不等。彼時就有不少消費者吐槽“榨菜都吃不起了”。

按理說,從企業漲價傳導至終端,一般會經過一至三個月左右從傳導期,如今半年多過去了,終端漲價卻效果平平。

比如漲價之后的海天味業首現個位數增長、加加食品依舊在2021年業績表現不佳,即便是實現逆勢增長的千禾味業,其醬油和食醋的銷售噸價均有明顯下跌,換而言之,就是為了保障漲價順利傳導,千禾味業加大了產品促銷力度,從而促進了業績增長。


更為嚴峻的是,上一輪漲價尚未見到成效,新一輪的價格考驗又來了。

6月10日,金龍魚總裁穆彥魁在公司2021年度業績說明會透露:“公司二季度業績預計比一季度要好,產能利用率較好,訂單穩定增長。(今年食用油產品)已調過兩次價格,面對國際食用油大漲環境,近期還在考慮第三次調價。”

作為糧油巨頭,雖說金龍魚的食用油業務嚴格意義上不算調味品企業,但從原材料的角度來說,卻和調味品企業差別不大:大豆或豆粕(脫脂大豆,用于釀造醬油或飼料生產等)。

以豆粕為例,據Wind資訊顯示,2020年初時,國內豆粕的現貨價不到3000元/噸,而到了2021年初時,價格已經上漲至4200元/噸,今年3月底,豆粕的現貨價已經上漲至5200元/噸,目前豆粕的價格仍在4300元/噸的高位。

但調味品行業的原材料可不止上述一種,還包括食鹽、白砂糖、油脂、淀粉、味精、辣椒、各種添加劑、包材等。

據數據統計,11月中下旬,2021年大包裝味精(40目)年均價達到8870.8元/噸。其中11月30日,(40目)大包裝味精主流成交價格達到11300-11400元/噸,同比增加45.5%,創下了近十年來的新高。

好在,據卓創資訊數據顯示,5月18日國內大包裝味精40目市場成交價格9700元/噸,比4月1日高點降幅4.6%。卓創資訊指出,2022年開端味精價格高于往年,本年度首次下跌仍發生在4月中下旬,與2021年走勢基本一致。5月下旬以來,供應與需求仍不匹配,上游企業在清庫存過程中,味精價格或趨弱運行。

其實除了這些原材料品類之外,其他品類的價格波動也較為明顯。而由于產業鏈傳導具有滯后性,短期內對企業的毛利率影響就會比較明顯,這在醬油企業的毛利率層面體現得較為明顯(見下圖)。


當然,不同企業對原材料的需求不同,帶來的影響自然也有強有弱。

長江證券就在研報中指出,調味品公司的成本構成相對多元,傳統調味品主要為大豆、白砂糖、油脂等, 復合調味品則主要為淀粉、油脂等,相對來說不太夠成單一原料依賴。傳統調味品種, 2021 年中炬高新噸均成本上行,海天、千禾、恒順的醋及料酒業務成本則基本穩定;復合調味品中,天味食品油脂用料占比較高主要是其火 鍋底料業務影響,日辰股份的原料中沒有超過 15%占比的單一原料,整體較為分散。日辰股份和天味食品的川調產品噸均成本均有提升趨勢,尤其是 2020- 2021 年日辰成本上漲較大。

而與糧油企業雖然行業貼近,但二者卻有本質區別,尤其在產品定價層面。

一位先后在國內知名調味品企業和糧油企業任職的行業人士向《調料家》透露:“像大豆油這類與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掛鉤的品類,價格也是隨行就市,有時候一個月就會有兩次調價。像在4、5月份,大豆油一天一個價,價格甚至是一周一調整。”

而調味品不具備這樣的實時定價效益,對于剛調價半年左右的調味品行業而言,顯然不能像金龍魚這般及時通過價格調控來進一步穩定市場。并且,在經歷了上次集中調價之后,甚至還給一些中小型企業帶來了一定的市場機會。

綜上,從產業端來看,調味品行業今年將繼續承擔盈利能力提升的壓力。比如加加食品就在6月8日的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中表示:“從整體情況看,新冠疫情反復、原材料價格上漲、新零售競爭激烈等,調味品行業整體受到沖擊和考驗,公司同樣也面臨壓力。”

02
市場恢復不及預期
經銷商謀轉型

相比上游原材料帶來的壓迫感,廠家還被終端市場恢復乏力帶來的恐懼所支配,屬于典型的“老鼠進風箱”。而在這一過程中,經銷商面臨的壓力也將進一步被凸顯。


在疫情之前,工業、餐飲和家庭消費分別占到了調味品消費的20%、50%和30%左右(部分區域和品類有差異)。但從經銷商層面來看,調味品的消費渠道主要集中在餐飲和家庭端。

但進入2022年,餐飲消費市場的低迷大家有目共睹,無論堂食、外賣還是其他餐飲場景,或多或少都收到較大的影響。

重慶榮昌明旺商貿有限公司的莫文彬表示:“目前來看,當地市場的醬油、醋的基礎調味品品類與去年持平,但復合調料較同期則減少<10%左右,豆瓣芝麻油增長10%,糧油品類也有所增長。”

不過,莫文彬也補充說到,自己并沒有直接做餐飲市場,主要是通過二批商在做,但據他掌握的情況看,餐飲渠道的銷售數據略有下降。

當然,國內市場幅員遼闊,每個區域市場的表現也不盡相同。


據鄭州紹芬副食羅雷鳴透露,“今年調味品市場并沒有恢復的特別好,尤其是商超渠道,萎縮的厲害。”

在羅雷鳴看來,導致這種現狀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一是疫情影響經濟下行,消費者購買力和購買欲求下降;

二是電商和社區團購雖然退熱,但還是有一部分分流,而且低價補貼仍然存在,沖擊傳統渠道利潤空間;

三是疫情反復造成餐飲行業低迷,農貿市場餐飲渠道銷售業績不佳;

四是商超渠道運營費用高居不下,廠家和經銷商要保障利潤的前提下,勢必造成零售終端價格過高,在疲軟的消費力下更加沒有競爭優勢;

五是廠家的日子也不好過,業績難以達成,在市場投入和支持方面也明顯減少,受銷售壓力影響,營銷政策反復變更,廠商矛盾加劇,費用核銷、庫存積壓、售后服務等或多或少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糾紛,內耗嚴重影響市場營銷政策的落地執行;

還有就是廠家迫于銷售壓力,為了完成業績不斷開發經銷商,“蛋糕”只有那么大,吃的人多了分到人頭上自然就少了,而且經銷商一多,市場管控就開始混亂,竄貨,低價讓本來微薄的利潤空間越來越透明,都成了“楊白勞”。


此外,在《調料家》走訪的湖南,山東,四川,湖北以及京津冀等多地經銷商的反饋情況來看,大部分經銷商都反饋“今年調味品市場疲軟,沒有什么增長,有的區域銷售情況甚至不如去年同期”。

為了緩解這種壓力,不少經銷商開始密謀新的出路,比如開拓新的渠道,或者新的模式,通過降本增效來尋求突破。但實操起來又談何容易呢?

比如就拿廠家開發市場來說,空白市場的開發難度肯定是要難于成熟市場的,因為空白市場缺乏市場基礎,經銷商在并不缺產品的當下,要想說服經銷商接一個在當地沒做過或者曾經沒做起來的品牌,難度不言而喻;而在成熟市場,廠家可以利用原有的二批來按更加細分的區域或者去到來運作,且有市場服務基礎,難度自然也要小一些。

而這種現狀也就為經銷商要想去開拓新的渠道或者模式帶來了難度。人們常說:“當我們普通人能看到風口的時候,證明風口就已經過去了,再進入就只有充當'冤大頭、接盤俠’。”

再說降本增效,對大部分經銷商而言,大多是賺的辛苦錢,此前的每一分錢基本上都算到了極致,在這種情況下,降本增效的主要路徑無非就是減少人員開支了,顯然,這對于一家成熟的商貿企業而言,無疑殺雞取卵。

從消費端來看,消費者無論是選購調味品還是其他消費品,越來越謹慎的趨勢已經不可逆,當大環境不景氣的時候,減少外出就餐或者選擇性價比更高的產品也就并不意外了。而面對消費頹勢,廠家和經銷商并沒有太好的辦法來扭轉。

因此,在原材料沒能回落到一定水平、市場沒恢復到一定階段的當下,整個調味品行業,無論廠家還是經銷商,繼續承壓的基本面短期內并不容易改善。
· END ·

作者:矛石
設計:大帥
審核:調料家媒體中心
聲明:本文根據企業財報、公告及公開信息整理,僅代表原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平臺立場,僅供行業交流,不作投資建議。

《調料家》會員產品推薦

每一位調味品人都不容錯過!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