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校長爸爸口述:我的學渣兒子要跳樓 | 真實故事

2022-06-12  親子學樂   |  轉藏
   

豆爸說:

前幾天,我收到黃爸爸發來的文章。黃爸爸本身是一名教師、副校長,很有教育經驗,但他的孩子,卻也經歷了“說謊、騙錢、游戲成癮、不想上學”的過程,父子之間爆發過非常激烈的沖突,險些以死相逼。

同為父親,這篇文章中的很多細節打動了我。一個普通父親為了兒子的教育而上下求索的經歷,給了我很多反觀自省的思考。

而黃爸爸面對自己“不太成功”的教育經歷,反思的態度極其坦誠,下筆如刀,刀刀見血,很多細節我看到后如芒刺背,仿若親歷,觸動極大。

又是一年高考時節,很快,就又到了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時間。5年前,我的兒子高考夢碎,那之后,我反思了很多。

2017年7月,陽光耀眼,而我的心情卻跌落到了冰點。兒子高考落榜,多年付出,最終連個三本都沒考上。

而我這個父親,還是一名教師、主管教學的副校長,更覺得臉上無光。

其實,兒子高考落榜早已是意料之中的事,因為高考前的兩次模擬考試,兒子的分數都界乎于本科與專科之間,是典型的“邊緣人”。

我和妻子早就作好了心理準備,但心里總歸還是抱著一絲“奇跡可能出現”的希望,看到最終結果之后,還是頗有些失落。

我們知道兒子已經很難過,不想在傷疤上撒鹽,就打碎牙齒往肚里吞,強顏歡笑安慰兒子:天生我材必有用。

我家是普通工薪家庭,但兒子從小就生活在蜜罐里,爺爺、奶奶和我們夫婦倆,如眾星捧月般把他包圍著。

爺爺、奶奶把他當成少爺般伺候,對他有求必應,甚至可以說唯命是從。

而且兒子從小就長得特討人喜愛——圓圓的腦袋、圓圓的眼睛、圓圓的小臉蛋和小酒窩,深得小朋友和幼兒園老師的喜愛。

幼兒園里的老師,至今還記得他,都說他是那時園里的明星。

讀小學時,很多老師都對我說過:“你兒子是塊讀書的好鋼。”我們都覺得,這老師真有眼光。

小學時兒子的成績也一直不錯,還是校園里的乒乓球高手。

我們也和很多父母一樣,認為自家孩子就是優秀,智商高、長得好,還招人喜歡,簡直是完美的孩子。

但如今反思,那時我們對他的寵愛其實接近于溺愛,而且只顧著欣賞和期待,卻忽略了對他毅力和韌性等品格的培養。

從很小的時候起,每次吃飯,爺爺奶奶都要盛好飯、擺好筷子,再邀請他“入席”。

直到他初中時,爺爺奶奶還會給他夾菜,把好吃的都塞到他飯碗里。

家里宰了雞,爺爺肯定會把兩條雞腿給他的寶貝孫子,其他人都不能動。

小孩子有時候也會主動想做些事情,比如有時兒子廚興大發,想動手煮碗面吃。

但爺爺奶奶卻總擔心孩子被燙著,每次都搶過來幫他煮。

爺爺、奶奶認為:“男孩子學這些干什么,長大了就自然會懂的。

小的時候,這些事情確實沒什么大的影響,但長大了,不一定自然就會懂。

這些溺愛和驕縱,后來都讓我們苦不堪言。

作為小學教師,我知道小學階段的課業難度不大,兒子智商不差,所以應付得還算得心應手,成績不錯。

于是,我認為應該趁著學習任務輕的這段時間,發展兒子的興趣特長。

如今看來,小學階段聽信了快樂學習的毒雞湯,沒重視學習和習慣,是我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

那時,乒乓球運動在兒子的學校很流行,剛好有幾個同事的孩子都差不多年紀,于是便把他們湊在一起進行訓練。

本來這只是一個興趣愛好,但我卻把輸贏看得過重,其實是把自己的面子看得太重,又有些急功近利。

為了讓兒子的球技有長進,我把他送到少年宮跟專業教練學球,還經常約一些高手來和兒子比賽。

為了能讓兒子打敗對手,我每次陪兒子訓練都非常嚴肅,只要他有一個動作做不好、一個球接發不好,我都會發火。

剛開始的時候,兒子會默不作聲地接受,可隨著咆哮的次數增多,兒子終于爆發了。

最開始,他會黑著臉,瞪大眼睛盯著我,里面帶著怨恨的火焰。

后來,他開始以牙還牙,用憤怒的語言對我進行反擊。

最后,干脆把球拍一扔,玩起了“罷工”。

在我壞脾氣的影響下,兒子打球的態度也變了,他不再像最開始的時候那么有興趣,反而開始敷衍,練球也越來越馬虎。

我的設想完全落空了:現在是學習習慣沒養成,特長也沒練好,原本一箭雙雕的規劃,如今要變成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這種糟糕心態的影響下,每次訓練、比賽,我們爺倆都敗興而歸。

小學階段,兒子取得過很好的乒乓球比賽成績,得到過全區第四名,但興趣卻一點點變成了恐懼。

小學畢業后,他再也不愿碰球拍一下,以學業為由“金盤洗手”,退出了“江湖”。

進入初中,學習的壓力一下子就重了,因為中考的硝煙越來越近了。但小學階段美養成好習慣的缺陷,到了初中之后就很難糾正了。

小學成績很好的兒子,進入初中的第一次摸底考試成績不太理想,讓我們一下子感覺到了危機。

為了讓兒子的成績趕上來,我們夫妻倆另外找來了全套的初中課本自學,還特地買了打印機打印資料。

我們夫妻倆分工合作,妻子負責上網或者到書店搜集資料,我發揮教師特長,負責給兒子補課。

經過一段時間的陪太子讀書,兒子的成績有所起色。

但在此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后來會反復出現的無解難題:補課的科目成績會很快提升,但不補課的科目原地不動,甚至還有后退的跡象。

但我們夫妻倆只有中師學歷,補自己任教的這一門學科,通過提前學習還能勉強勝任,但要補其他學科,就確實有點無能為力了。

那段時間,面對兒子半死不活的成績,我們深刻體會到了江郎才盡這個成語的沉重和無奈。

既然靠自己不行,那就還是只能靠學校了。而兒子目前就讀的初中,顯然無法實現我們想要逆境翻盤的目標。

咨詢了很多親朋好友之后,最終我們決定把兒子送到當地教學質量最好、收費也最貴的私立學校——博愛中學。

以我們家的財力,那所學校是名副其實的“貴族學校”,為此,我們夫妻倆必須節衣縮食。

但理想美好,現實卻很殘酷。

兒子進入貴族學校之后,學習成績并沒有明顯提升,反而整個人都要抑郁了。

一個學期還沒有結束,兒子就打起了退堂鼓,死活也不愿意待在那里。

我從側面了解了一下情況,是因為作為插班生,他受到了一些同學的捉弄。

由于兒子那時候比較矮,皮膚比較黑,于是宿舍的同學就給他起外號,叫他“猴子”。

也有一些壞小子,會捉弄他這個新來的,藏起他的洗發水、洗衣液。

我兒子從小在家嬌生慣養,不太懂為人處世的技巧,更不可能委曲求全、任人欺負。

于是他也對那些人發脾氣、反唇相譏。但調皮的同學,會更加變本加厲,用更多的惡作劇捉弄他。

最開始,我們還暗暗期待兒子能慢慢適應、調整好和同學的關系,但有一次兒子回家,委屈得直接哭了出來。

他說,幾個男同學經常把他推到床上,扯他的頭發,敲他的腦袋。

他甚至絕望地說:“再也忍受不住了,如果再繼續讀下去,我就要變為傻子了。

我們與老師聯系,讓老師幫忙進行調解,但兒子卻非常堅決地表示:如果繼續待在這所中學,他會發瘋的。

為了讓我們同意他轉回原學校,他還玩了一次離家出走的失蹤。

那個星期天,他偷偷躲到一個同學家里,無誰我怎樣打電話就是不接。

后來,我們不得不作出讓步,同意了兒子的要求,但要他保證:回來后必須認讀真學習,成績要排在30名以內。

兒子向我們作出了承諾,回來后好像換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埋頭苦讀,真的在期末考試中考進了前三十名。

但這成績只是曇花一現,升入初三,兒子出勤不出功的老毛病又再次發作,很快成績便飛流直下三千尺。

看著兒子的成績如瀑布般急速下降,我們急得頭頂冒煙。

自己輔導、轉學這兩路子行不通了,我們只好使出最后一招——聘請家教。

我們找了當時本地最貴的金牌家教,兩百塊錢一節課。為此,我們只能再次節衣縮食。

結果,家教的效果與我們自己補課一樣,兒子的成績就像是翹翹板,補課的科目成績上來了,不補課的科目又降下去了。

但這一次,我們不敢再臨時更改方案,還是堅持補到了中考結束。

皇天不負有心人,兒子的中考成績還可以,超過了本地第二名高中的錄取線,總算沒有被分流掉。

上高中的過程,也頗費了一番周折。這次的波折,其實也是因為我們“想得太多”,把事情復雜化了。

以兒子的中考成績,如果進入排名第二的高中,只能進普通班,但報讀第三名的高中,便能進重點班。

我們想著,正所謂“寧做雞頭,莫做鳳尾”,去到第三名的高中,或許能獲得老師的更多關注。

但了解更多信息之后,我們后悔了。

就錄取線而言,第三高中竟然比第二高中低了一百多分,換言之,第三中學招的都是“學渣”。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青春期的孩子,在學風不好的學校里很難做到獨善其身。

于是,我們又想把兒子送回第二名高中,但這個時候兒子已經被第三名的高中錄取了。

為了這件事,我們用盡了一切能聯系的人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托我們的親戚找了高中校長的親戚,才總算在開學之前把兒子轉了過去。

兒子初中的學習成績不理想,和我們猶疑的教育策略、不好的家教方式都有關系。

而進入高中之后,孩子大了,有自己主意了,我們“管不了、管不住”的情況就多了。

其中,沉迷手機游戲,最讓我覺得恨之入骨,但又無可奈何。

升入高中后,我們按考前的約定給他買了一臺智能手機,并與他約法三章:假日可以適當玩玩,平時只能用來通話,如有違反,一律沒收。

兒子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但以我們對他的了解,卻總是放心不下。

接下來,更是發生了一連串非常戲劇性的事件,讓我十分惱火,卻又機緣巧合地幫兒子戒斷了“手機毒癮”。

2014年7月14夜晚,那是個讓我記憶終生的日子,那夜,天朗風清,月明星稀。

吃完晚飯,兒子獨自租了一輛自行車,沿湖騎行。

當他正興致勃勃地觀看沿途的風景時,前面出現了三個留著長發的年青人。

兒子正準備從三人之間穿過,其中一個人忽然攔在車前,逼停了兒子,另外兩個一左一右夾住了兒子的肩膀。

兒子還未作出反應,車頭的那個小流氓從兜里掏出一把小刀,朝兒子腹部劃了幾下。

“把錢和手機通通拿出來!”拿小刀的那個惡恨恨地說。

他們還沒等兒子回話,就搜了他全身,拿走了兒子的新手機和幾十塊錢,然后逃之夭夭。

兒子回家后,用顫抖的聲音向我講述了被劫的過程。我趕緊詢問有沒有受傷。

兒子拉開腹部的衣服,能看到肚皮上有一個米粒大的紅色傷口。謝天謝地,看起來并不嚴重。

“錢財身外物,人沒事就行了。”我們安慰了兒子,帶兒子去醫院醫院打了破傷風針。

我本打算借此契機,把兒子的智能機換成老年機,讓他無法再玩游戲。

但正所謂“慈母多敗兒”,妻子卻心疼兒子身心都受傷,瞞著我偷偷給他買了一臺更先進的智能手機。

那段時間,我每天與兒子談判,想讓他把智能手機留在家,上學的時候只帶老年機。

就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有一天兒子忽然告訴我們:手機在超市買東西時被人偷了。

這一次被偷之后,兒子竟主動提議,給他買臺老年機就行了。

雖然連續不見了兩臺手機,可是一想到兒子再也不能沉迷游戲,我便一點也不心痛那錢了,帶兒子去買了一臺老年機。

當我領著兒子回家的時候,我的哥哥卻忽然打來電話,說在侄子房間找到一臺新手機,“審訊”完發現手機是我兒子的。

我一聽便全明白了,原來兒子為了讓我們不再啰嗦他,便編出了一個謊言,來了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兒子的謊言無意中讓他伯伯揭穿了。

那一刻,我勃然大怒,想不到兒子竟敢如此欺騙我們。

那一路上,我狠狠地教訓了他,而兒子一聲不吭,接受了暴風驟雨般的批評。

回到家后,他垂頭喪氣地上了樓頂,仰面朝天躺在一灘積水里,渾身濕透,沾滿泥漿,一臉的生無可戀。

兒子的神態把我嚇住了,我在那一刻很擔心:如果我不給手機,他會跳樓嗎?

思前想后,我認輸了,舉雙手投降了。我拿出沒收的手機,放到他旁邊:“你想玩就玩個夠吧,老爸再也沒能力和膽量管你了。”

那一天,我們爺倆,默默在樓頂待了很久。

有時候,父子的抗爭就是這么奇怪,我本以為兒子以后會為所欲為,哪知兒子居然自覺地按照最初的約法三章,有約束地使用手機了。

一場軒然大波,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結束了。

進入高中后,兒子的成績仍然沒有特別大的起色,經常像過山車起起伏伏。

為了能讓兒子提高成績,我們重新聘請了家教,也重新過上了節衣縮食的日子。

可兒子學習缺乏毅力和韌性的毛病依然如故。有了家庭教師,兒子更是產生了依賴性。

他不愿意上課認真聽講,總依賴著課后有家庭教師指點迷津;

他不愿意刻苦鉆研,總是等著老師給他講解清楚。

他的成績,仍然是補課的科目略有提升,其他科目成績卻有所下滑。

一段時間之后,我們發現兒子的總成績不升反降,白白浪費補課費。

兒子也覺得家教的作用不大,便和我們商量后停止了補課。兒子也知道,接下來只剩下孤軍奮戰一條道了。

同時,經歷過這么多事,我們也把期望值不斷地調低了。和很多家長一樣,我們認命了,只要兒子“身心健康”就好。

但這段時間,兒子自己也逐漸意識到了學習和高考的重要性,開始主動努力了。

高中的最后一個學期,兒子主動提出要通過網課自學。一放假,他就老老實實坐在電腦前聽課,一張一張地做卷子。

看著兒子認真學習的模樣,我既感到非常欣慰,又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從小養成了自主學習的好習慣,如果早一點知道努力的話,該多好啊。

那一年高考后,兒子沒有考上理想的學校,但他腳下的路才剛剛開始。

不管前面是風霜雨雪,還是電閃雷鳴,我們都會不離不棄地陪著兒子走下去。

莊子云:“皰人雖不治皰,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父母永遠無法替孩子做完一切,能做的只是陪伴指引。

如今,兒子已經大專畢業、出來工作,那些過去的風波和焦慮,都已經過去。

經歷了這么多瑣碎的事情、父子的對抗,如今我們父子倆的感情非常好,相處很融洽,比原來還更和諧。

父子親情,血濃于水,家庭教育,各盡本心。

我就不總結經驗教訓了,但希望各位父母,看完我的講述之后,能有所幫助。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