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五個庚子年,看清朝由盛轉衰的過程

2022-06-09  風塵講歷史   |  轉藏
   

在中國古代不僅僅用年號來紀年,還用干支紀年法。所謂干支紀年法,就是天干和地支各一位組成一個紀年,天干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個,地支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個,從“甲子”年到“癸亥”年共六十個一輪回。清朝自1644年入關到1912年清帝退位,共享國268年,傳10帝,經歷了5個庚子鼠年,分別是1660年、1720年、1780年、1840年、1900年,這5個庚子年可以說是見證了清朝由盛轉衰的過程。

第一個庚子年:1660年(順治十七年)

這一年是清朝入關的第十七個年頭,算上后金時期,滿清政權也不過才建立44年,還是個年輕的政權,處于“創業階段”。此時南明殘余勢力還在苦苦支撐、臺灣鄭氏集團孤懸海外虎視眈眈、和碩特汗國盤踞西藏、準噶爾部盤踞新疆、喀爾喀蒙古局勢不穩,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年輕的順治帝去做,然而天不遂人愿,這一年順治帝最寵愛的董鄂妃去世了,萬念俱灰的順治帝也于次年駕崩。隨后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康熙帝登上歷史舞臺,拉開了康乾盛世的序幕。

第二個庚子年:1720年(康熙五十九年)

康熙帝在位六十一年,完整地經歷了從第一個庚子年到第二個庚子年,這期間他智擒鰲拜得以親政,隨后平定三藩之亂、統一臺灣,穩固了大清江山。之后接連取得雅克薩之戰、三征準噶爾等對外戰爭的勝利,還創立了多倫會盟以根治喀爾喀內亂,實現蒙古團結,種種功績讓康熙帝得以成為“千古一帝”。

這一年,垂垂老矣的康熙帝沒有放下心中的抱負,第二次對西藏用兵,這次他吸取了第一次對西藏用兵失敗的教訓,充分尊重西藏人民的信仰,在出兵的同時迎立一位十二歲的神童嘎桑加措為第七世達賴喇嘛,護送去拉薩,最終將準噶爾勢力徹底驅逐出西藏,達賴七世也得以在布達拉宮坐床(藏傳佛教中喇嘛活佛“轉世”繼位的儀式)。大清經過了兩個庚子年,已經從創業階段過渡到了守成階段,一個盛世呼之欲出。

第三個庚子年: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

乾隆帝應該是史上最順風順水的皇帝了,經歷康熙和雍正兩代皇帝的勵精圖治,大清傳到乾隆手中時已經十分強盛。乾隆帝繼位后也有所作為,五次免天下錢糧、三次免八省漕糧,大力促進了農業生產,使得國庫充盈,存銀長期在六千萬兩之上。準噶爾汗國也在乾隆年間被徹底擊敗,游離于中原王朝近千年的西域被再次納入中國版圖,康乾盛世也達到頂峰。

然而太平日子過久了,乾隆帝開始好大喜功,不僅大興土木,還六下江南耗用國家人力物力,使得貪污腐敗之風再次盛行,清朝也在乾隆后期由盛轉衰。這個庚子年表面上一幅歌舞升平、國泰民安的景象,可盛世之下必有禍端,大清也在悄無聲息地開始走下坡路。

第四個庚子年:1840年(道光二十年)

這一年是中國近代史的開端,也是屈辱的開始。由于1839年林則徐虎門銷煙觸及英國利益,英國內閣決定發起侵華戰爭。1840年6月,英國海軍少將喬治·懿律和駐華商務監督查理·義律率領47艘戰艦以及4000陸軍抵達廣東珠江口外,封鎖海口,第一次鴉片戰爭開始。

此時的清朝早已不像康乾盛世時那般強大,閉關鎖國許久的清朝已經遠遠落后于世界,根本打不過經歷了工業革命的英國。鴉片戰爭也是毫無懸念地打輸了,于1842年中英雙方簽訂《南京條約》,這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拉開了我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進程。也打開了西方侵略中國的潘多拉魔盒,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接踵而至,軟弱的清政府照單全收,走上了亡國之路。

第五個庚子年:1900年(光緒二十六年)

第五個庚子年正值世紀交替之際,然而日薄西山的清朝卻完全沒有喜悅的氣氛,因為這一年八國聯軍攻進了北京城,慈禧太后攜光緒帝慌忙西逃到西安,將紫禁城拱手讓人。這場動蕩被稱為“庚子國變”,這場侵華戰爭最終以清政府簽訂《辛丑條約》結束,這個條約是中國近代史上失權最嚴重的不平等條約,表明清政府已經完全淪為洋人的朝廷,中國也完全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風雨飄搖的大清也在這個庚子年后走向深淵,十二年后隆裕太后不得不順應形勢,宣布清帝退位,盛極一時的大清也走向了終點。

清朝從1660年第一個庚子年的大業初創,歷經1720年第二個庚子年的勵精圖治,終于迎來1780年第三個庚子年的繁華盛世,可盛極而衰是客觀規律,1840年第四個庚子年敲響了清朝滅亡的警鐘,1900年第五個庚子年茍延殘喘半個世紀的清朝最終走向了末路。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