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2022-05-30  最人物   |  轉藏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2003年,身家千萬的孫國友,決定去沙漠種樹。

在外界看來頗為荒誕的想法,他堅持了19年,并花光了所有積蓄,累計高達1000多萬元。

兩年前,孫國友在沙漠種樹的視頻走紅后,引來眾多關注。

但與敬佩、稱贊一同涌向孫國友的,還有質疑。有人懷疑他的初衷,認為孫國友的植樹行動是作秀。

電話中,孫國友扯著嗓子對「最人物」說:“19年,我沒要國家一分錢!”

提到妻子,這或許是孫國友最感謝的人。這些年,妻子武金明風雨同舟,默默支持著他。

她同孫國友一起面朝黃土,植樹、除草、追肥、修剪枝條,及喂養牛羊。

為了孫國友更好地開展工作,她甚至將自己雙親和兄弟姐妹也招呼到農場幫忙,直到兩位老人在這片土地上過世。

像兩個一腔孤勇的戰士,他們將自己奉獻給茫茫沙漠中的一抹綠。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風輕輕吹著,太陽下,稀疏的楊樹枝微微起伏。不知何時,羊群入侵了這塊領地。

“你是哪里放羊的?”隨著一聲四川口音的響起,白色羊群開始蠕動。問話一句接一句,牧羊人無應答,沉默著將羊群趕出這個氣勢洶洶的男人的視線,只留下一個慌亂奔逃的身影。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在溝壑叢生的寧夏馬家灘,綠植極為稀缺,尤其冬季,一眼望過去,四野光禿禿一片。

當下,羊群所啃食的位置,就在孫國友的林場附近。他扯著嗓子,自顧自地痛斥著對方的行徑。幾分鐘之后,羊群從眼前消失。

孫國友徑直走到一棵小樹跟前,“我的樹活了,它們(卻)把皮啃了。”他邊說邊用手掌刨開樹根周圍的黃沙,情緒中掩不住無奈與痛惜,“你們看看吧,看看我的樹是不是活的啊。”

亮眼的是,樹根以上高達幾十厘米的樹皮被無情啃食后,直挺挺地裸露著內里的白。

羊群啃食的不僅是樹皮,更是孫國友舉家日復一日做綠化而淌下的汗水與難言的辛酸。19年來,他相繼投入上千萬元的資金,與妻子、親屬,乃至工友,吃住在林場,才換來一萬多畝的一片綠植。

而這近7000多個日夜的付出與堅守,僅僅只需上百頭羊飽餐一頓,便有可能將他的功績抹殺一空。

只有當地人明白,在如此寸草不生的沙漠地帶,培養出三代人都不曾見過、也不敢想象的綠洲,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2019年,這位投身荒漠,在寧夏馬家灘默默植樹16年的男人,一次勞作時,被工友拍下。視頻上傳到網絡后,時年60歲的孫國友引來關注。

他隨后注冊了自己的賬號,更新著林場的日常。也學著其他人,開直播,將毛烏素沙漠的現狀展示給天南海北的網友。如果有可能,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加入到荒漠植樹的活動中來。

爭議也由此而始。孫國友種樹的事,愈是為人所知,攻擊他的言論就愈多。這些年,有人贊許他為英雄,也有人懷疑其初衷,認為他的植樹行動只是逢場作秀。

一次直播時,有網友斥責道,做公益的人不該開打賞,也不該跟其他主播做PK。孫國友和家人看到了,后來直播時,他們關掉了打賞功能。

在此次接受「最人物」采訪時,他本人回應稱,自己根本不清楚如何做直播,直到現在,“也只是會給手機開機和關機”,剛開始時的賬號注冊和視頻發布,是托女兒的幫忙。開直播打賞,更是無意之舉。

有段時間,個別言論甚囂塵上,孫國友應付不來,干脆關停了直播。他帶著幾分不解,說,一些網友不歡迎他“講種樹”。

孫國友郁悶了好些日子,期間,他的生活恢復到了沒接觸網絡之前的狀態。但這個性格看起來大剌剌的男人,根本閑不住。他想要表達,想要分享,想讓人看到馬家灘的變化。他要讓人知道,多種樹,是可以把荒漠改造的。

想通了的孫國友,不再為某些評論苦惱。他重新活躍在網絡上。

2021年的一條視頻中,孫國友這樣展示自己的決心,“我不但要講,我要把毛烏素沙漠全部講綠。”鏡頭前,他有些激昂地揮動著手指和身體,“因為我們大西北需要綠洲,我們人類需要綠色。“

對于植樹的熱情,是孫國友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的部分。當然,另一項不變的,是他那標志性的大嗓門。

這個皮膚黝黑,頭發稀疏且略顯灰白的男人,講起話來氣勢十足。他身體里那股永恒生長的能量,也正通過每一句質樸的表達,被人看見。

2022年4月,有幾萬棵樹因中途缺水干枯而亡,孫國友帶領大家將枯樹拔掉,栽種了新的樹苗,“我只要不死,我肯定會把它種活。”他近乎歇斯底里般地吼道。

沒有人讓他做出這樣的保證與承諾,這是屬于孫國友的自我驅動。每天凌晨6點起床后,他到農場喂牛,接下來,再去林場忙碌到深夜,這已成為他的一種生活習慣,如穿衣吃飯般尋常,卻又是那么不可或缺。

截至今日,孫國友已為一萬四五千畝沙地披上了喬灌木。關于馬家灘的未來,他信心十足,“我在毛烏素沙漠,等綠水青山。”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在林場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一位憑借著自身的刻苦耐勞,曾用30余年時間創造出1000多萬元財富的農民,來自四川省南部縣一個偏僻落后的小山村。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來自“鳥不拉屎的大山深處”。

50多年前的南部縣,不少村民過著揭不開鍋的日子,孫國友家也不例外。回憶幼時的慘淡,他舉例,窮到從小學到中學畢業,腳上沒有穿過鞋,“一直是光著腳板兒走路”。

有幸父親長于理發,全家人因此不至挨餓。孫國友告訴「最人物」,一直到他四五十歲,尚不能理解父親當初的一個做法,“不明白他那時給人剪頭發的時候,為什么非要帶著我。”他語速飛快,但還是在關鍵時刻停止了敘述,似乎是有意要留些懸念。

那時,孫國友剛剛十一二歲的年紀,青澀懵懂的少年跟著大人走街串巷,到了飯點,購買理發服務的人家往往會招待他們吃頓飯。

孫國友仍舊記憶如新的一個畫面是:由于個子矮,他坐不上凳子,留他吃飯的那戶人家特意找來了小板凳。

他還記得,那時候,理一次發2分錢。在來來去去的奔波與觀察歷練中,孫國友慢慢習得了父親的手藝。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

1975年,孫國友的父親患上一場急病,三天便要了性命。那時,孫國友16歲。家里沒有錢料理后事,打算裹個席子把父親埋掉。是鄉政府可憐他們,給了70塊錢置辦棺材,這才使得喪事盡可能辦得體面。

沒了父親,家中更為拮據。弟弟妹妹年幼,為了謀生,孫國友輟學回家,接替了父親的工作。此時,距離他中學畢業僅僅只差兩個月。

孫國友拿上父親的理發工具,挑著擔子行走在鄉鎮上的每條街巷。那是他同父親一起走過的、極為熟悉的路徑,此后都要他一個人去走。

20世紀70年代,南部縣尚沒通電,也沒有手電筒,翻山越嶺走夜路時,孫國友便把砍來的竹子斬斷,在竹管中塞上棉花,再倒上煤油,擎一束火把照亮腳下的路。

前后5年時間,他奔波在通往鄉鎮的路上。依靠傳承來的理發技藝,孫國友逐漸得以養活自己和照料全家。

闖蕩江湖的日子,孫國友走到哪里便吃在哪里,伙食也隨機變換著。他說,“我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孫國友至今感激于那些人的接濟,認為是左鄰施一把米,右舍給一碗飯,才使得他不被餓死。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21歲那年,隨著弟弟妹妹的長大,他肩上的擔子輕了一些。同樣為了謀生,孫國友帶著2塊錢和5斤糧票,一路向北而去。

他背上的包袱里放著推子、剪子,和刀子,胸前掛了一口鍋,走餓了,就拾些柴禾,簡單給自己做口飯吃。一個鋁制的暖水瓶,他用來解渴。幾十年過去,孫國友仍能記起,那瓶身上,套著一個竹編的保護殼。

他就是帶著這些家當上路了。3個月后,孫國友走到了寧夏,一個放眼望去一片荒涼的地方,風沙襲來時,臉被打得生疼。這是他對西北地區的所有印象,如果還有什么,那就是“錢好掙”。

到達寧夏吳忠市的第一天,孫國友靠給人理發掙下了8毛錢,第二天,掙到了4塊,“那時打一天零工也掙不到7毛。”生意好做,他決定留下來。

起初,是在街上擺攤,找他來剪發的人會自動排起長隊。攢下一筆小錢后,他得以開起理發店。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

過去在農村,理發是一個低賤的職業。從事多年理發工作的孫國友,開始考慮起轉行的問題。他最終選定了做裁縫,而技術,全靠自學。

孫國友分享起當年的往事,他說,有一天聽到一位老漢在外面罵,惹得人群堵了半條街。發現對方是不滿裁縫社的剪裁后,他上前表示,可以把衣服給做到滿意。老漢將他一把推開,不信這個口音晦澀的外地人。

后來,他還是爭取到了這個機會,孫國友還記得老漢穿上改過的衣服后,直夸他技術好。

根據孫國友的描述,他就是憑借這次的機會轉行成功的。自那時起,“裁縫社的十幾個女同志開始叫我師傅,活兒來了,會招呼我來接,一件5毛錢。”

就這樣,一個“剪頭發的”,變成了孫裁縫,每個月的收入達到了兩三千元。在1982年,那是一筆巨大的收入,“可太值錢了,一斤羊肉才5毛錢,大米1毛錢。”孫國友感慨。

僅二十出頭的年紀,孫國友這個外地來的年輕小伙子,初到寧夏地區便混出了一些名堂。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在寧夏站穩了腳跟,他未來的妻子武金明,此時正為當地的風沙所苦。

1970年,武金明出生在寧夏省鹽池縣,一個常年受風沙侵襲的村莊。這里通常秋天收完糧食后,緊接著“就刮一冬天的風”,到了春天,風繼續刮,幾乎一年四季沙礫漫天。

她形容大風天的狀況,人出行時,“沙子打在臉上,像針扎一樣疼。”

武金明家兄弟姐妹多,7個孩子中她排最末。小時候她最深的記憶是,每天一覺醒來,就得跟著姐姐們趕驢車,將院子里的沙土一車車運送出去。“晚上刮一夜風,早晨那個門都打不開,沙子都埋到門檻上了。”武金明解釋。那時候,她不過才五六歲的年紀。

因此,武金明對待風沙的態度一直是“痛恨”。她討厭這樣的生長環境和天氣,好像一生下來就得跟揚沙搏斗一生。

另一邊,孫國友不斷變換著自己的工作,他從理發師做到裁縫,又從裁縫做起了出租車司機,后來又做起包工頭。

兩人相遇時,孫國友已成為當地收入頗豐的小老板,而武金明,則在一家餐廳當服務員。他們在武金明打工的餐廳相識、相戀,又走入婚姻,過起了屬于兩個人的小日子。

婚后,孫國友常聽妻子講起小時候和風沙有關的故事,也體會著妻子對風沙的惱怒。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武金明

38歲那年,是孫國友人生的分水嶺。他由出租車司機蛻變成為公路、橋梁工程的包工頭,帶著三四百號人到處趕工程。至此,孫國友已從個體經營戶,轉變為動輒影響幾百人生活的承包商。

等到2003年,44歲的孫國友在馬家灘所在的毛烏素沙漠最南端,修建一條公路時,疑似發現了水源。他的生活,也由此發生了重大改變。

“推路基時,把上面的干沙子清理掉,底下是成團的沙子。”孫國友大為驚奇,他心想,沙子能成團,證明這個地方潮濕,再底下或許有水源。他繼續往下挖,第二天,被挖開的位置出現了一坑水。孫國友找來一個礦泉水瓶,將滲出的水灌入其中。

“既然有水,為什么不種樹?”他和妻子商量過后,將這瓶水拿到了檢測機構。當專家給出“水可以正常飲用”的結果后,孫國友決計將這片荒漠承包下來。

兩口子身邊的親戚朋友,一致反對,認為他此舉行不通。起初,武金明也不看好,但拗不過丈夫的堅持。“我們四川人,人均不到一畝地,這個地方這么大,為什么不種樹?”他反問。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在種樹

聽到孫國友要承包這個“祖祖輩輩連草都不長的地方”搞綠化,當地的人也笑話他,他們不相信他真的可以把樹種活。

一段拉鋸戰過后,武金明選擇了跟隨他。如今,她依然用“只好夫唱婦隨”,來表達自己的些許無奈。“你反對也沒用,他想做的事,沒有辦不到的。”

但提起孫國友這個人,武金明同樣是予以肯定和感激的,“他犟,心里卻沒有私心雜念。”武金明甚至認為,丈夫是因為受了她長期吐槽當地風沙的影響,才如此堅決地去完成這件事。

后來的19年,武金明成為支持孫國友的堅實后盾,并與他一同奮戰在承包下來的1.8萬畝荒漠之中。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夫婦

她說起和丈夫第一天植樹后的場景,“樹苗子剛栽上,一夜之間就給你撂倒了,連根拔起。”

孫國友也記得那年的忙活,他說,和工友們種完樹,坐下來吃飯時,“碗里都是沙子。”

樹苗被風吹倒,他們撿起來再栽,反復的堅持和畢生積蓄投入,夫妻兩人換來了遠超上萬畝的生態林。

也是在馬家灘種樹這些年,孫國友對死去多年的父親有了更多的理解。他逐漸領悟到,當年父親帶著年幼的他出門理發,并堅持讓他學習這門手藝,只是希望兒子在艱難歲月能謀求個生路,“我老爹是為了我能混口飯吃啊。”

當年的窮小子,靠一門簡單的手藝和他人的幫助,不斷改變自己的命運走向后,開始反哺自己的故鄉,乃至第二故鄉寧夏,甚至是整個社會。

前些年,南部縣要修路,他毫不猶豫地拿出了3萬元,盡管這些年因為植樹,孫國友的生活已開始變得緊張。

“自己生活過好了,就要為社會做點什么。”他說。孫國友的“做點什么”,不僅指的是修路這件事,更指的是在毛烏素沙漠培養出的這片不被人看好的綠洲。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來這片荒漠植樹第一年,所植樹木存活率達到了75%。孫國友便堅持年年種樹,這在妻子武金明看來,有些不太現實。寧夏地區,干旱,少雨。很多時候,當地人播種的收成,全都仰賴天意。

植樹也不例外。如今尚未被綠化的四五千畝荒漠,正因水源問題困擾著孫國友夫婦。

“育苗基地可以引黃河水灌溉,緊張的時候,還可以用汲井鞏固一下。馬家灘這個地方離黃河太遠,引管道過去不現實。”武金明猜測今年雨水少,她希望明年再考慮植樹問題,但依然勸不住孫國友,“那就只能看天意了。”她嘆息道。

很多個年月,孫國友夫婦都在盼雨來。雨能下得大一些,多一些,樹苗存活的可能性就越大,反之,則可能白忙活一場。去年,雨水來得不夠及時,他們引黃河水來救樹苗,只有一部分活了過來,“剩下的2萬多棵死掉了。”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夫婦所在的荒漠

為了守住這片林場,孫國友付出了太多的心血。

2018年,為完成剩余的綠化任務,他辦了一個擁有500多頭牛的農場,意在達到農場與林場的可持續發展——用賣牛的的錢,維持林場的綠化,同時,牛的糞便也可用作樹木的肥料。

但養牛的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武金明負責著所有的賬目信息,她說,每個月,牛要吃掉20多萬元的糧草,“買牛時已經貸款了300多萬,今年又貸了50多萬,算下來,已經有400多萬元貸款了。”

今年為了種樹,他們賣掉了70多頭牛,共計收入一百七八十萬元,但這些錢,很快就被培植樹苗、買肥料、買糧草、付工人工資等各項支出花盡了。

每年的3月到5月,是夫妻倆最忙的時候,他們要種樹、剪樹枝、松土、澆水、除草、追肥……忙碌一圈下來,就到了秋天。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國友夫婦

為了全力支持孫國友,武金明讓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住到了林場。早些年,兩位老人身體康健的時候,每天都會給孫國友夫婦做飯、送飯。2005年和2009年,兩位老人相繼去世。

“我的岳父岳母最終都死在了林場。”孫國友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

而他的工人,則是跟著他做公路、橋梁工程的工友,每年的三四月份,他們匯集在林場植樹,其余的時間,則去做路橋工程。

他的女兒大學畢業后,入職到山東一家全國500強的公司,但沒多久就被孫國友叫了回去,“我老了,你要來農場接我的班。”

在這件事上,女兒孫悅起初是不情愿的,武金明也希望女兒能在外面闖蕩,去坐辦公室,而不是像他們一樣成為農民。

“他爸脾氣不好,不聽,他就給你鬧。”武金明講起去年的一件事,丈夫與女兒發生語言上的沖突后,孫國友拿起一根柳條便向女兒身上抽了兩下,孫悅氣得一頭扎到了地上,額頭上碰出一個包。

武金明忍不住念叨,“這倔老頭,沒辦法。”

每天凌晨6點鐘,孫國友起床后,就把孫悅叫了起來,讓她負責農場的大小事宜。武金明看著有些心疼。她說,年輕人睡到七八點鐘很正常,但我家娃6點鐘就開始往外跑了。

今年,她慢慢發現了女兒的變化,應該是“受到了他父親的感染,不再埋怨了。”武金明猜測。

“作秀網紅”孫國友:花光1000萬,老婆很支持

孫悅

在網上,孫悅自稱“沙二代”,自2022年2月以來,她定期更新父親荒漠植樹的日常。后來,她將“沙二代”的名字改為了“沙洲木蘭”,在解釋這個名字的由來時,孫悅稱,這是一個美好的愿景。所謂沙洲,是指毛烏素沙漠變為綠洲;木蘭,是希望替自己的父親去圓夢。

今年23歲的孫悅明顯已經接受,并且愿意將父親的事業當作自己的奮斗目標。

在農場,除了幾百頭牛,還有四五十只羊。有時候,武金明會把剪掉的樹枝帶回去給羊吃。小羊吃過了這些,就不再愿意吃干草,每次聽見她開電車回來的聲響,“全都扒到門上,哇啦哇啦喊著,要吃這個青草。”這個52歲的女人講起自己養的羊,像講起小孩子般,充滿憐愛。

孫國友則繼續沉浸在植樹、治沙的原始沖動里,他堅定,執著,認定這件事已成為畢生的憧憬。至少,馬家灘的1.8萬畝,讓他覺得責無旁貸。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