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年換了仨皇帝,這樣的王朝豈不短命!

2022-05-26  奧卡姆剃歷史   |  轉藏
   


摘要

這些事都發生在公元494年,這一年里面先是蕭昭業登基,蕭昭業被蕭鸞派人所殺,又扶植蕭昭文,最后蕭昭文禪位給蕭鸞,蕭鸞自己登基,所以這一年里面就出現了三位皇帝。

公元479年,蕭道成篡位劉宋,建立南齊王朝。

得位不正,后患無窮。南齊王朝從建立之初就風雨飄搖,整個王朝也僅僅持續了24年,到502年,被蕭衍建立的梁朝所取代。

24年的時間,卻經歷了7位皇帝,特別是在494年,一年就換了仨皇帝,這個政權的不穩定可見一斑。

01

蕭道成53歲時候篡位稱帝,建立南齊王朝,在位4年去世,他的長子蕭賾繼位,即齊武帝,在位11年,于493年去世。

蕭賾去世的前半年,他的皇太子蕭長懋得急病而死,這樣只能傳位給皇太孫蕭昭業。

但這個蕭昭業繼位也有一番波折。

雖然蕭長懋死了,但蕭道成還有別的一個子,叫蕭子良,也是皇后所生,被封為晉陵王。

蕭子良一看太子哥哥死了,皇帝老爹也差不多了,當然就有了想法,在老爹病重的那幾天,他是天天在宮中服侍,而皇太孫則被阻入宮。

蕭子良當然不是一個人在為皇位戰斗,他和朝中一位重要的中樞官員王融結為同盟,在蕭賾昏迷的情況下面,王融已經把扶持蕭子良上位的詔書都起草好了。

蕭賾去世當天,王融把皇太孫蕭照業擋在宮外,要宣布蕭子良繼位,這時,一位關鍵人物出現了,即蕭鸞,是蕭道成的侄子。

關鍵時刻,蕭鸞挺身而出,率領著軍隊闖進宮去,說根據先帝的遺詔,應該是由皇孫來繼位。

由于蕭鸞掌握著軍隊,關鍵時刻還得用實力說話,在蕭鸞的力挺之下,皇太孫蕭昭業順利登基。

蕭鸞幫助蕭昭業登基,自然是立了大功,他隨即掌握了中央政權,大權獨攬。

也就是說,蕭鸞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一大權臣。

權臣好當嗎?那得看皇帝如何。即便這個皇帝是你扶持的,從權力本質上來說,權臣和皇帝依然是一對天然的矛盾。

那么蕭昭業登基的時候已經21歲了,這個人呢,其實很荒唐,皇家子孫多奇芭嘛,也不奇怪。

蕭道成作為開國皇帝,還知道立國不易,不是很奢華,攢下了很多錢,史書中記載當時的國庫之中大約有10億錢。

蕭昭業繼位,一看有這么多錢,可著勁造吧,沒多久就把國庫揮霍一空。錢財在他眼中都成了玩物,他讓侍從們從府庫里面金銀寶器拿出來,讓侍女們扔著玩兒,金器銀器啪啪碎在地上,他覺得這種聲音非常爽。

就是這么荒唐的一個皇帝。

甚至他為了貪玩,還經常讓他身邊的一個親信扮作自己的樣子,穿著皇帝的衣服坐在那兒批奏章,讓別人誤以為是皇帝在很勤政,其實他自己早就跑到外面去玩去了。

還有他的太太,他太太何皇后,生活不檢點,跟人私通等等,總之宮里面烏煙瘴氣。,

蕭鸞看不慣小皇帝的作為,就告誡他,小皇帝也就越來越煩這位扶持他上位的蕭鸞,二人矛盾也就越來越深。

這時候有兩個人,也都是蕭氏宗親,一個叫蕭諶,一個叫蕭坦之,這兩個人當年在蕭道成和蕭賾這兩任皇帝的時候,都是得到兩任皇帝的信任的,因為這個原因,小皇帝蕭昭業也是非常信任他們。

但這兩人看小皇帝如此胡作非為,如此胡鬧,而且也明顯看到了小皇帝跟蕭鸞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于是就倒向了蕭鸞。

本來小皇帝蕭昭業是把他們看作是自己人的,但他們認為小皇帝怕是這樣鬧下去長久不了了,所以反而成為蕭鸞的心腹了。

蕭昭業還不知道這個情況,很多心里話還會對這兩個人說,那么這些事情都毫無保留的都傳遞到蕭鸞這兒,蕭鸞對小皇帝也就摸得一清二楚的。

沒多久,發生了一件事,成為了蕭鸞廢小皇帝的導火索。

小皇帝身邊有個親信,叫周奉叔,倚仗皇帝的寵愛,從不把朝中百官看在眼里,經常帶著20多個配刀的侍衛在朝中進進出出。這讓蕭鸞非常不舒服,覺得小皇帝身邊有這樣的人豈不是阻礙我專權,蕭鸞就讓蕭諶和蕭坦之去游說皇帝,說你看周奉叔這么能干,不如讓他到外地去做個刺史,萬一朝廷有什么事情他可以在地方上起兵來幫助你,對吧?

小皇帝答應了,但是這個周奉叔不知天主地厚,給蕭鸞提條件說,要我走可以的,你給我一個千戶侯當當。

蕭鸞一看你這是獅子大開口,人算什么東西,還要千戶侯,只勉強答應給了他300戶侯,打了三折。

周奉叔很不滿意,倚仗著皇帝對他的寵愛,在宮廷上大吼大叫。

蕭鸞是大權臣,當然忍不下這口氣,結果下朝后,皇帝一走,蕭鸞就讓人把周奉叔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關起門來就是一通痛達,把周奉叔打死了。

這事兒小皇帝聽說后,有點害怕了,他想這是蕭鸞殺雞給猴看,是要廢我了吧。于是他就找來蕭坦之商量怎么辦。

這蕭坦之回頭就給蕭鸞說了,抓緊動手吧,小皇帝已經懷疑你了。

接下來蕭鸞帶著蕭諶跟蕭坦之就主動發起了對小皇帝的進攻。

由蕭諶率領軍隊進入到皇宮當中,把這些異己分子仍然忠于小皇帝的,試圖阻擋了這些人全都給殺了,殺完以后進入到內廷,小皇帝當時一看聽到外面有亂兵起,有人真的要來廢我要來殺我,他趕緊寫手詔,找誰?就是找蕭諶,他還要把蕭諶當做自己的心腹,多可憐,死到臨頭還沒明白。

結果他看到蕭諶進來以后,才發現蕭諶不是來救自己的,而是來殺自己的,這才才恍然大悟,趕緊轉身就走,這哪走得了,直接就把他拿住了,用絲綢纏住小皇帝的脖子,勒死了。

02

廢了小皇帝,蕭鸞并沒有自己稱帝,而是迎立了小皇帝的一個弟弟蕭昭文,當時才15歲,皇帝年幼,蕭鸞徹底把朝廷權力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他的親信和兄弟們也占據了各種各樣重要的位置。

蕭鸞權勢熏天,自然會引起蕭道成家族中的注意,他們當然會懷疑蕭鸞有篡位的野心。

蕭道成的兒子當中,當時還有好多健在,其中有一個字叫蕭鏘,他是蕭道成的第7個兒子。有人就曾勸他說要早做準備,蕭鸞這個家伙肯定不僅僅是要廢掉皇帝,他一定會篡位。

但是這個蕭鏘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先是被蕭鸞表面對他的尊重所迷惑,后來看蕭鸞越來越不像話,終于下定決心帶兵進宮拿下蕭鸞,結果他走到半道又回來了,說是跟自己的母親去道別,這真是婦人之仁,做這么大事,都走出去了,還能回來?

蕭鏘的行動馬上就有人報告給蕭鸞了,蕭鸞才不會猶豫不決,一看你已經懷疑我了,那我就先下手為強,于是把蕭鏘還有追隨他的蕭子隆給殺掉了。

蕭道成的另一個兒子,晉安王蕭子懋聽到這個消息后,就想在地方上起兵。

蕭子懋在江州做刺史,但是他的母親阮太妃生活在建康,為了母親的安全,他想把母親先接過來,他派人去接母親,結果這位母親大人又憂柔寡斷了,找他的哥哥,也就是蕭子懋的舅舅去商量,沒想到這個舅舅早就與蕭鸞串通一氣了,轉身就告了密。

還沒等蕭子懋起兵,蕭鸞先下手為強,把蕭子懋也給鎮壓下去了,殺了蕭子懋。

蕭鸞一看事情鬧成這樣了,索幸對蕭道成的子孫大開殺戒,安陸王蕭子敬、南平王銳、晉熙王銶、宜都王鏗、桂陽王鑠、衡陽王鈞、江夏王鋒、建安王子真、巴陵王子倫,一共12個王,就像切菜頭一樣一個被蕭鸞給切了。

這些王就這么菜嗎?一點反抗能力沒有?

其實這都是作繭自縛,之所以這些王很容易就被收拾了,追根溯源還在于蕭道成發明的一種典簽制度。

蕭道成把兒子們派到外地當王,但又擔心他們勢大造反,于是就派“典簽”在他們身邊,典簽其實是掌管文書的小官吏,名義上他只是負責文書管理,事實上他們負有向皇帝匯報那些王一言一行這樣的一個責任。

這樣典簽的權力就很大了,諸侯王都不敢得罪典簽,就怕他們在皇帝面前說上自己一兩句壞話。

典簽,就是這些諸侯王供奉的灶王爺。

史書上舉過一個例子,說某一個王有一天口渴了想喝杯水,結果手下說你看典簽不在,這個水不能給你,想吃什么東西典簽不在不能給你,典簽今天一天不回來,你今天就渴著餓。典簽其實是起到了幫助皇權監控諸侯王的這么一個作用。

蕭鸞就看到了這個制度的漏洞,把這些典簽全部收買成自己的人。

所以這些王大部分并不是蕭鸞親手殺死的,而是被典簽殺掉的,或者是在典簽的配合下被殺掉的。

巴林王蕭子倫,在他的典簽的逼迫之下,在飲毒酒自盡之前,還正了正衣冠,穿著非常正式的衣服出來接受這杯毒酒,然后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他說我們家當年消滅劉宋,從劉家手里奪得政權,也是非常殘酷的,今天因果報應輪回不爽,今天輪到我們姓蕭的了,我認了。說完很從容地喝下了這杯毒酒。

蕭子倫也算死得非常體面。

03

再沒有什么能阻擋蕭鸞邁向帝位的腳步了。

蕭鸞的權力大到了什么程度呢?小皇帝在宮里面起居飲食都要一一匯報給蕭鸞,小皇帝想吃什么,也得經蕭鸞同意以后才行。

小皇帝有一天想吃一條蒸魚,這個廚師就說,蕭鸞不同意,我們不敢給你魚吃。

這種日子過得還有什么意思?皇太后看看這種情況,算了,咱這皇帝也別做了,再做,就是殺身之禍。于是主動說我們小皇帝退位,蕭鸞你自己來干。

就這樣小皇帝退位,把皇位禪讓給了蕭鸞。

這些事都發生在公元494年,這一年里面先是蕭昭業登基,蕭昭業被蕭鸞派人所殺,又扶植蕭昭文,最后蕭昭文禪位給蕭鸞,蕭鸞自己登基,所以這一年里面就出現了三位皇帝。

蕭鸞如此得位,自然也不會有什么好結果,腥風血雨的歷史還在繼續,不過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