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輪回

2022-05-25  漁北冥   |  轉藏
   
中歷和西歷,19年一個輪回;再過一個多月,我將走完第二個輪回。

第一個輪回中,我是幸運的。
那些年雖然困苦,但也并未缺衣少食。
不曾衣不遮體,更不曾揭不開鍋;逢年過節總有新衣服穿,漫山遍野的野果至今仍讓我心心念念。
而且那些年,精神是富足的。
父嚴母慈、兄狂弟謙,雖出身農耕,卻未曾執鐮挑擔;鄰里為朋、同學是友,游戲玩樂從不曾缺了伴。
那時候的我其實沒有大志,只不過在親朋問起時有過以后當作家的無忌童言、在不想學騎自行車的時候有過長大開小轎車的豪情壯語。
18周歲后,用老家的說法,我開始吃19歲的飯了,端著飯碗,我走進了高三。
第二年,高考提前一個月,在父母和老師的鞭策下,我一路挺進了高考考場,并在一個月后有驚無險地拿到了登頂象牙塔尖的鑰匙,以此為終章完結了我的第一個輪回。
唯一一點遺憾的是,這個輪回完結得沒那么完美,中歷和西歷與19年前相比差了一天,如果不是高考提前,考場上的兩天都將是我的生日。

第二個輪回,我開始了遠離故土的新生活,仿佛真的新生一般,不過這次的“孕期”只有兩個月,儼然一個早產兒。
在塔尖,我翻窗爬墻認識了更廣闊的世界。
我能騎著二手自行車橫行霸道了,卻對大馬路上川流不息的轎車不屑一顧仿佛突然開竅一般我比上一個輪回更擅長玩弄文字了,卻并不滿足于當個作家了
我,有了大志!我要千鐘粟、我要顏如玉、我要黃金屋!
然而,這個輪回里,我,似乎沒那么幸運了。
掛科、休學、……
待業、停業、……
這些年,雖然吃得越來越有油水、穿得越來越有派頭,但千鐘粟、黃金屋卻漸行漸遠,讓我只愿當前乃是一場夢,夢醒之后還在初次離鄉求學的車上。

19歲的最后一天,我曾幻想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是我的,現在第二個輪回要結束了,我又開始幻想了,不過,這次的心沒那么大了,我只希望,第三個輪回里,我能像第一個輪回那樣,幸運一點。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