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遠方·夜聽】黑龍江 《寶泉嶺啊梧桐河之八救馬》 作者:王立堅 主播:冰雪梅馨

2022-04-02  遠方詩歌文化   |  轉藏
   

歡 迎 關 注   遠 方 詩 歌 文 化 傳 媒

作者王立堅  主播:冰雪梅馨  編輯NCD


 救馬

      戰友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哀傷依舊籠罩在連隊的上空,那片由枯黃變成油黑的土地上,已經被一塊碩大無比的綠色地毯覆蓋,草原上一片生機盎然,蝶飛鳥鳴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過。那匹從烈火中逃生的馬,卻日夜經受燒傷的折磨,曾回蕩在草原上響亮的嘶鳴,變成了傳向夜空的痛苦呻吟。那匹棗紅色的駿馬,是引進的良種馬“阿爾登”的后代,不但具備純血馬的特點還兼顧本地馬的優勢,是改良后的二代混血馬,再把二代混血馬進行橫交固定,就達到了引種繁殖的目的。

      趙德光是北京人,畢業于八一農大畜牧獸醫專業的本科生,他負責二十六連的獸醫和馬群的人工配種工作,操一口濃重的北京話,英俊高大是典型的才貌雙全的知識分子,他選中了哈爾濱知青小陶作助手,跟著學獸醫和人工配種技術。小陶中等身材,眉目清秀挺拔帥氣,師徒配合默契感情融恰。那匹燒傷的棗紅馬經檢查,確診為重度燒傷,燒傷面積在百分之六十以上,主要是頭部、胸腹及腿部,有些部位已經燒焦必須控制住感染,否則會合并敗血癥造成死亡。趙德光立即制定了治療方案,給馬大量輸液保持電解質平衡,用抗生素消炎,體外燒傷清洗消毒上藥止痛,防止潰爛化濃,并決定和助手小陶日夜守護這匹馬。給馬輸液和清洗燒傷,需要大量的生理鹽水和葡萄糖,當年生理鹽水、葡萄糖完全是靠自己制作,師徒二人又要照顧馬的飲食,又要給馬換藥、消毒、輸液,忙的連吃飯時間都沒有,加上晚間熬夜倆個人實在是累壞了,請示連長把哈爾濱女知青侯修菊臨時調來幫忙。侯修菊一來解決了大問題,她聰明伶俐,眼里有活,心又細,而且長的又水靈好看,給獸醫室帶來了歡樂。趙德光親切的叫她小侯,叫他徒弟小陶。小侯的任務除了做生理鹽水和葡萄糖溶液外,還負責醫療器械的消毒。趙德光把配方交給小侯,她就認真的用蒸流水調兌、裝瓶然后放進高壓鍋滅菌消毒,這一大攤子活不輕,好在獸醫室離宿舍很近,她早來晚走都很方便,她的工作對時間性要求很嚴格,因為高壓鍋很危險,必須掌握好時間,幸虧小侯從家帶來一塊叫不上名字的舊手表,可是這表總壞,她就去機務排找莊家亮師傅修,這表修了就好,好了又壞,湊合著還能用,有一次哈爾濱知青封建彬回家探親,為了趕車掐準時間不誤事,還管她借過一次。這塊舊表雖然總壞但在當時也起了不少作用,小侯不知道這塊手表叫啥名,就去問莊家亮師傅,莊師傅故意告她叫“刻對時。”小侯高興認為是瑞士手表,后來才知道原來是莊師傅想告訴她,這塊舊表是需要一刻鐘對一次時的老表。小侯把這事學給趙德光和小陶,三人樂破了肚皮,連那燒傷的馬都露出高興的模樣。在趙德光、小陶、小侯共同努力下,馬的傷勢逐漸好轉。

      趙德光和小陶要救治照顧燒傷的馬,還要忙春季馬群的配種任務,師徒二人忙的不可開交,人都瘦了一圈,眼眶也塌進去了,而且都掛上了黑眼圈。給馬輸完液,換完藥,師徒二人又忙著給即將排卵的母馬配種,小侯沒見過馬配種,單純的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有一次正好她過路,看見馬在交配,大聲喊:“趙師傅、小陶馬打架了,快點來拉架呀!"在旁邊用手指捂住臉的姑娘們都笑出了聲,把小侯給笑懵了,后來她才知道這是馬在交配,害羞的臉都紅的像三月的桃花,偷著嘿嘿的笑出聲。

      時間過的真快,不知不覺夏天到了,天氣炎熱蚊蟲增多,給馬的治療帶來了一定困難,必須增加換藥的次數,天氣熱了馬飲水量大,再加上大量輸液,經常是小陶在給馬清理傷口消毒換藥時,馬隨時隨地就會排尿,因為又是公馬,小陶常被馬尿濺到身上、手上、甚至是臉上,但小陶從不嫌臟,也不訓斥馬,只顧認真的給馬清洗換藥。夜晚值班時他怕自己睡著了,就和馬聊天:“棗紅馬呀!你真堅強看你換藥時痛的肌肉都在顫抖,一聲都不吭,一滴眼淚都不掉,你的命真大終于脫離危險了,傷口都長好了你還會像以前一樣,那么帥氣勇敢,在草原上奔馳。唉!我的戰友你曾經的主人,卻永遠回不來了。”又該給馬清洗換藥了,小陶發現那馬長出嫩肉的臉上,掛著長長的一串淚珠,他為懂事的馬擦去眼淚,自己的眼里卻閃了淚花。

      熬過了炎熱的夏天,秋風送來了涼爽,掐指一算整整六個月過去了,綠色的春天,多彩的夏天,金色的秋天,給北大荒人帶來美好的憧憬和豐收的希望,每個季節都有動人的故事。小陶牽著痊愈的棗紅馬,走在金燦燦的田野小路上,心情比每次遛馬時都高興。陽光下那匹長出新鬃毛的小“阿爾登"仰天長嘯,不知那是為了感謝三位好心的救命恩人發出的陣陣感嘆?還是為了懷念犧牲在燒荒中的主人,而發出的凄凄哀鳴?


作者:

主播:


本文系遠方傳媒原創首發作品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