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為淅川而歌

2021-11-30  田野文學館   |  轉藏
   

長篇報告文學《那方水》已經殺青付梓,但我的心卻久久難以平靜。這本書從總體策劃到編寫提綱、深入采訪、撰稿修編,歷時三個多月。三個多月來,我們創作團隊的隊員們一直被發生在淅川這片熱土上的人和事感動著和激勵著,這些感動和激勵是我們寫作的動力和源泉。

淅川的名字最早源于春秋時期楚國的“析邑”。淅川是楚文化發源地和楚始都丹陽所在地,公元前1042年,周成王封熊繹為“子男之田,居丹陽。”,自此,楚國正式建立。周景王二十一年(公元前524年),楚平王滅鄀后,“遷許於析”,成立析邑。這就是淅川縣的雛形。楚國滅亡后,析邑歸秦。后幾經分合、演變,南北朝時期,北魏在析邑設置析陽郡,下轄西析陽縣和東析陽縣,東析陽縣治所位于今淅川縣馬蹬鎮一帶,后改稱淅川縣。金、元時期,淅川縣隸屬于內鄉縣,明成化六年(公元1470年),淅川從內鄉分離出來,復設淅川縣,一直延續至今。

淅川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渠首所在地和核心水源區。為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淅川縣先后移民36.7萬人,歷史五十余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通水后,淅川縣肩負著“保水質,護運行”的重要政治責任和使命擔當,在保水質與謀發展的夾縫里,走出了一條生態發展之路,從而帶動了教育、衛生、交通、旅游等各項社會事業的發展。這些成就得力于淅川縣歷屆縣委政府堅定不移地走生態發展之路。上一屆淅川縣委書記盧捍衛和縣長楊紅忠因為政績突出而升遷調任外地任職,離別時,有記者問盧捍衛說:“盧書記,你在淅川做出了很大的成就,淅川人民都舍不得你走,你能用幾句話概括你們那一屆縣委政府的貢獻嗎?”盧捍衛想了想說:“要說貢獻真的談不上,如果非要說成績的話,我們只是帶領淅川人民種了幾棵樹,修了幾條路,送走了幾個學生娃。”淅川人都知道盧捍衛在任期間全縣的各項事業都發生了很大變化,但是,他說的這三個“幾”字,概括了淅川縣委政府“生態立縣”帶來的滄桑巨變。以縣委書記周大鵬、縣長王興勇為首的新一屆縣委政府成立后,繼續堅持生態為本,強力推進全域旅游、鄉村振興等社會各項事業發展。我們相信,在淅川縣委政府的帶領下,淅川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長篇報告文學《那方水》是由中國言實出版社領導王濤和縣領導邵書燕最先策劃并提出創作的。我拿出創作提綱后,由筆者與吳浩雨、邢健民、朱吉紅等四人集體創作完成的。王濤同志曾經是國務院政策研究室派駐淅川縣毛堂鄉銀杏樹溝村第一書記,其它同志都是長期在淅川工作和生活。由于是集體創作,每個人的閱歷不同、工作環境不同和寫作風格不同,因此,在創作過程中,我們曾經探討過,爭論過,特別是在最后通稿修改的過程中,有些文章因為認識不同和風格的差異,曾經幾次重新創作。開始,大家想不通,但是,經過探討、爭論,最終達成了一致的意見。在這里,我要特別感謝《那方水》創作團隊的同志們,感謝大家三個多月來一路同行,同甘共苦,最終完成了這本書的創作任務。

在《那方水》創作過程中,河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光明日報》河南記者站站長、淅川籍著名作家劉先琴老師曾給予了無私的幫助。在提綱創作過程中,劉先琴老師給予了指導;在書稿編輯過程中,劉先琴老師親自修改,并起到了畫龍點睛的重要作用。中國言實出版社的編輯老師們為該書的編輯出版付出了巨大的勞動和智慧,拔高了該書的政治站位和理論水平。河南省詩歌學會執行會長、《命脈》作者吳元成老師在創作方法上給予了很好的意見和建議。淅川縣委書記周大鵬、縣長王興勇、宣傳部長馬華中曾經親聽取匯報,過問創作進度,并給出了指導性意見。縣文聯主席王志一是創作團隊中的總調度,對團隊采訪創作起到了組織協調和后勤保障作用,縣攝影家協會主席王洪連為本書插圖提供了幫助,在此,一并表示感謝。

由于時間倉促,加之該書創作團隊成員都是在基層工作,政治占位和創作水平有限,出現瑕疵和紕漏在所難免,希望讀者批評指正,以便在再版時修改。感恩淅川,感恩淅川這片土地,感恩淅川人民創造的出彩淅川故事。

為淅川而歌。是為跋。(田野撰稿)

作者簡介:田野,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五四文藝獎獲得者,南陽市五個一文藝工程獎獲得者,南陽市作家協會理事,淅川縣文聯副主席,淅川縣作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在全國各大報刊雜志刊發作品3000余篇,《讀者》、《意林》簽約作家。出版有散文集《放歌走丹江》、《坐禪谷禪韻》;長篇小說《淚落水中化血痕》;參與主編《魅力淅川》叢書(六卷),撰寫的《北京,不渴》微電影劇本拍攝后榮獲國家林業部“十佳影片”。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