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明末繪畫大師張宏開啟了中國實景山水寫生之先河

2021-09-30  hwzhuwei   |  轉藏
   

張宏(1577-1652后)〔明〕字君度,號鶴澗,江蘇蘇州人。擅畫山水,重寫生,師法沈周,繼承和發揚董源、巨然、米芾及“元四家”等傳統畫法,所作蒼勁雅秀,蕭閑淡遠,筆力峭拔,墨法濕潤,古拙多變,有元人意境。石面連皴帶染,自具一格,頗受吳中學者推崇。寫意人物落筆天然,線條健勁流暢,瀟灑而不失法度。間作花卉,頗有生意。

在其在世之時,他的繪畫就在吳中文人學者中就已得到廣泛的認同,如張庚著的《國朝畫征錄》中這樣描述張宏山水畫:“工山水,蒼勁雅秀,蕭疏淡遠,吳中學者都尊之。余嘗見其滄浪漁笛圖、松柏同春圖,不讓元人妙品”,姜紹書的《無聲史詩》中也贊其繪畫之精妙,評價為:“寫山水筆力峭拔,位置淵深,畫品在能、妙間”。美國學界著名的中國繪畫史專家高居翰先生也提到,張宏的繪畫作品在明代末期的確具備不可替代的價值和意義。

張宏具有這樣重要的藝術價值,與當時的時代背景是分不開。明代的繪畫復古派占據了主流位置,在其推動下,出現了嚴重的形式主義,以臨摹代替創作,以卷軸為師。加上明代晚期董其昌提出的南北宗論,其中對具有真工實能的藝術家進行排斥、貶低,視為工匠。加之文人畫在中國繪畫傳統中一直處于主導地位的,極其倡導寫意畫。在這種大的背景環境下,張宏能在創作態度上肯定的質疑董其昌的的形式主義,在繪畫實踐上采用真實的視覺察看方式,他的這種對待山水繪畫的創新精神是非常珍貴的。

張宏并沒有被當時所推崇的南北宗派的風格所左右和干預,而十分肯定地堅持了自己的藝術追求,他對于古人的學習,并不是一味地臨摹,而是汲取精華和營養,保持了一顆對繪畫作品的本真理解。以南北宗派為我所用,融會貫通歷代山水大家的優秀技法,最終形成了自己獨特的作品風貌。他揚棄了“吳門畫派”后期所崇尚的細節堆砌、裝飾化的用色用筆的風格,而是“選取了一種全新的自然透視的方法來表現真實寧靜的山水景色”。

在張宏的作品《越中十景》圖冊中,最后的題尾中寫道“任耳不如任目與”。這使得我們不難發現,張宏十分清晰自我的審美與觀念,充分依托自我的視覺察看,將眼睛看到的真實的景象采用寫實的形式再現在我們的面前。

張宏作品中帶有一種自然主義的精神,遵從自己主觀上的感受,真實的去描繪山川景致,但也沒有丟失山水的傳統,此種于傳統基礎上的創新,可以言之為晚明的山水畫創作帶來一絲新鮮的空氣。他將自己置身于真實存在的山水風景中,“任耳不如任目”憑借敏銳地視覺觀察,來表現真實的自然,表現當時身處山水風景中真實的自我感受,拉開了中國山水畫寫生主義的大幕。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