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陳嘉珉:在鄧匡林、于冠英老師《二人集》《一詩一吟》新書出版座談會的發言(談學習心得)(一、二、三)

2021-07-14  陳嘉珉   |  轉藏
   


修煉大成拳樁法不容易,中國大成拳研究會張禮義主席為《二人集》作的序言,最后一段不到兩百字,用了七個“熬”字。最后一句話說:“鄧匡林、于冠英就是'熬’的實踐者。”我們以前常說,世界上最怕“認真”二字。為什么?因為“認真”是熬出來的,是一個熬的過程。但“熬”也不可怕,熬三五年或七八年之后,就是匡林老師說的“試之愉快,習之甜蜜,悟之入道”的境界。我自己覺得很慶幸,算是基本上“熬”了過來,當下就在“悟之入道”這個門前闖關。

我學習大成拳站樁三年多來,尤其自20199月拜師修煉一年多來,對國家體育非物質文化遺產大成拳在祛病療疾、強身健體方面的突出功效體會深切。但我現在已經不關心這個,這是人體植物神經系統管的事,只要你堅持站樁,身體越來越健康,疾病越來越減少,這是一個自然而然、一樁成就的過程,自主神經系統會管好這件事,不要我們操心。

我現在最關心的,是站樁的最高境界,就是“悟之入道”的問題。這個境界需要用心去體認、體證,是一個真修實證的問題。在《二人集》里邊,于冠英老師寫有六句話,談到“認識論”和“本體論”這兩個關鍵詞。第一句——“在'本體論’上,我們在'靜態’的站樁、打坐修煉中,體證到'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物我齊一’的真實不虛的存在。”(《序二》第3頁)第二句——“我們可以由'認識論’進入到'本體論’。”(《序二》第4頁)第三句——“'心知’是認識論的范疇,然而在武學、拳學的層面上,必須要進入本體論的范疇,即一定要達到'身知’的階段。”(第43頁)第四句——“這是超越了認識論之后的'本體論’。”(第53頁)第五句——“如果說對大成拳的概括與定義,尚可在'認識論’的范疇中予以解答、表述的話,那么,在進入'本體論’之后,若沒有實修實證的功夫,則是難以做任何闡釋的。”(第85頁)第六句——“那么此次的《大成拳釋義》,所展現的清晰完整的'全景圖式’,則更多地表現為一種本體論的體證。”(第86頁)

冠英老師這里講的“本體論”,以及匡林老師寫在《二人集》里邊的《站成一片》文章,我確認就是站樁的最高境界,就是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的境界。青年國學家廖彬宇先生,他是當今對傳統文化最有發言權的國學家之一,他在《國學旨歸:干支哲學》的《作者自序》中寫道:“余曾與錢穆之子錢遜先生交談,錢遜先生嘗言:'先父在世時,嘗謂“天人感應”與“天人合一”之思想,恐是吾悠悠古國對世界人類之一大貢獻!’”這就是說,我們這個五千年悠悠文明古國,對世界人類最大的貢獻,便是這個“天人感應”、“天人合一”思想,這個思想就是大成拳渾元樁“站成一片”的“本體論”思想。我相信我已經知道這個最高境界,但我的知道還是“認識論”,沒有達到“本體論”,因為我還沒有一個法門或一條捷徑,能夠進入這個人天合一的“本體”境界。

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這個從“觀徼”開始,到“觀復”、“觀妙”,即由“認識論”開始,到“站成一片”進而“天人感應”,最后達到“天人合一”之“本體論”,亦即《楞嚴經》說“我今思惟即思惟體”的過程,也就是古代禪宗說,從“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過程——師父是沒有辦法教的,師父只能用詩偈言語,或用打棒子的辦法來啟發。所以“悟之入道”要靠因緣,當然可能也不是因緣,即《楞嚴經》說的“本非因緣,非自然性”。

但我這里想說一個絕對的因緣,或者是一種偶然,當然偶然之中有必然。我從匡林老師的《覺偈》這本書里邊,從其中的《知知偈》和《無知偈》上悟到了路徑,而且立即進入境界。《知知偈》說:“(一)一說山川人皆知,可惜知之亦非知。知之不知何為知,欲知知之不在知。(二)茶香酒韻眾皆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知覺不知何為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無知偈》說:“(一)一諾言知之,立墮入無知。無知知知之,知之亦無知。(二)知去哪里了,笑看人知之;知之得去知,去知亦無知。”匡林老師這兩首偈里邊,有兩個“知”:一是主位本體的能知,即于冠英老師所說的本體論;一是賓位客體的所知,即于冠英老師所說的認識論。站樁時一念斷掉所知,剩下能知,這便是人天合一的最高境界。我發現自己做起來很容易,不知為什么以前去做會那樣困難。例如夜間起來小便,常會有凡塵影事冒出來干擾,使得心隨境轉睡不著覺,但一念斷掉紛紛擾擾的所知,就會很快入睡,真是很簡單,真是涅槃無漏真凈,連夢都不會有。

就因為這個啟示一下打開心門,我在收集初編《覺偈》書稿時,便打破原先按照寫作時間先后來排序的方式,把專門寫大成拳法尤其大成拳渾元樁的詩偈分為“拳一”、“拳二”,其他分為“覺一”、“覺二”、“覺三”,并在“覺一”里邊又打破時間順序,把后寫的《知知偈》和《無知偈》提前排在詩集的第二首、第三首。第一首《覺偈》是書名。這樣一來,“覺一”、“拳一”都是描寫站成一片、人天合一的本體能知境界,是“觀妙”部分;“覺二”、“拳二”則是法門通道,是“觀徼”、“觀復”部分。“覺三”是寫貴州和興義家鄉情懷的,當然里邊也有抒寫修行法門和境界的作品。《煮雪》自由詩集也有許多寫大成拳法和禪樁修行的作品,是按創作的時間順序來安排。總之,作者援武入道、援詩入道、援商入道,這種仙風道骨的氣息和影響力時時處處都在。

《一詩一吟》《覺偈》里邊這首《知知偈》,與二千五百年前老子《道德經》第七十一章“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這段經文,進行對比閱讀,我一下恍然大悟也就是說,這個悟道法門是一脈相承的,所以我寫了兩句偈:“見道詩章何處尋,詩落鄧家數鄧名 。”老子和鄧名講的能知知性這個本體,就是我們站樁的最高境界

有人說不太理解這個“能知”、“所知”的含義。其實“所知好理解,世間所有知識萬事萬物,鄧名老師用“山川”和“茶香酒韻”來代表,都是“知”的對象,這是所知,是賓位信息、對象知識,屬于認識論。英文講的InformationKnowledge都是所知,Learnstudy也是所知,都是認識論。我們世間生活,天天就做老子《道德經》第四十八章講“為學日益”這件事,千百年來極少例外,離道、離能知本體越遠了。

能知是什么?比如唐朝著名的天皇道悟禪師生病,他跟普通人一樣叫痛。弟子都覺得臉上無光,懇請師父不要叫喚,說師父您是得道高人,這樣哎喲叫痛,會名譽掃地!天皇道悟禪師說:我叫痛,但有一個不痛的東西在里邊,你們知道不?徒弟說不知道。師父說你們不懂,叫痛的不是我,那個知道痛而自身不痛的才是我。我還比方,比如吳文輝師弟,你回家時夫人說你喝酒醉了,你就說我是喝醉了,但有一個不醉的東西在里邊,你知道不?夫人說不知道。你就說你不懂,那個喝醉的不是我,在醉的后面有個不醉的知性,那才是我。能證到這個能知知性,酒就醒了,喝醉了跟沒喝一樣,而且酒量會增加一倍!

我們站樁最高的境界,就是要找到這個能知、本體、感應、合一的境界。你說我站樁站錯了,姿勢不對,可是你知道站錯的那個能知本身,卻是不對也不錯,能證到這個,就人天合一了。所以《知知偈》就這么厲害,它讓我突然就輕松開竅了,并體認到南懷瑾叫做“黑咕隆咚”的那個東西!這個“黑咕隆咚”的東西,就是《道德經》第二十一說的“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的知性。

這個能知的本體知性,歷來叫法很多,比如道家叫“道”、“大道”;佛家叫“能知知性”、“能見心性”、“第一義諦”、“一真法界”、“了義法相”、“甚微細智”、“明心見性”、“自性”、“佛性”等。鄧名老師在《煮雪》、《覺偈》書中,有多個代名詞,如“心畫”、“本能”、“本心”、“初心”、“知見”等。其中“初心”用得最多,為什么?因為“初心”這個第一義諦,是處在一真法界和《華嚴經》講的“了一切法真實性”的初位,沒有妄想、分別、執著現前,與“一切菩薩從初發心”的“初發心”完全同義。其實叫什么名稱無所謂。我比較喜歡唯識學稱呼的“自證分”,非常形象,很有見地,比較科學。關鍵是你要做功夫,比如站樁或者打坐去體驗、證悟它。證悟這個站樁的最高知性境界,證自證分

老子《道德經》“知不知上”的第一個“知”(體悟、體知)和“不知”,“不知知病”的第一個“知”(體悟、體知)和第二個“知”,都是能知。為什么強調“不知”呢?因為你要通過讀書萬卷的知識研究,是不可能了解知性的。知性的特質、屬性是不知,是能知,或者說是不知的能知。就是鄧名老師《知知偈》說的“可惜知之亦非知”、“知之不知何為知”、“知覺不知何為知”、“欲知知知不沾知”的最后一個“知”。“茶香酒韻眾皆知”的“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的第一個“知”,“知覺不知何為知”的第一個“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的第一個“知”,則是所知。能知是體,所知是用,所知是幫助理解證知能知的法門。能知是自證分,通過所知比如站樁,來合一人天,就叫證自證分。

《覺偈》書中,緊接著《知知偈》的是另一首《無知偈》。《無知偈》的口氣比較硬,那個意思就是——前邊講《知知偈》你不懂,你又要去守那個不知,用煩惱去尋求清凈,把能知變成所知,把本體轉為客體;那么《無知偈》就要打屁股,還要罵,有點像老子說“不知知病”那種罵了!

儒家也是有點意思的。我們來看儒家,它如何講究和證悟這個能知本體。“四書”的第一書《大學》說:“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一共是七個字:知、止、定、靜、安、慮、得——可謂儒家修行、認知的七步功法。我們大成拳也是七步功法。如何過“定”這一關?孔子在《論語》的《顏淵》篇中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為什么要“勿視”、“勿聽”、“勿言”、“勿動”呢?因為你一“視”、“聽”、“言”、“動”,就立刻產生所知,立刻出現賓位客體信息,當然也就同時離開能知主體了,就不是“我今思惟即思惟體”了,而是“可惜知之亦非知”、“可惜知之亦未知”了。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