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藝伎的性感在哪里?

2020-10-31  印客美學   |  轉藏
   

眼點朱砂紅,臉敷面粉白

唇似櫻桃,步若碎花

也許這是日本藝伎的象征

但是對于現代人來說

那是被粉抹得慘白的臉

眉毛光禿禿的,猩紅的櫻桃小嘴

而在歷史很長一段時間

他們還涂著漆黑發亮的滿口黑牙

其實這種裝束

不僅出現在藝伎的中

在眾多關于日本的電影電視劇中都可以看到

這樣的“貞子”裝束

而這樣的裝束在現代人眼中是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

然而這在古代日本認為是美和性感

而這背后隱藏著怎樣的審美心理?

1、為什么要面缸白?

東方人對膚白相當的癡迷

一白遮百丑的“美女”觀一直沿襲至今

這個審美心理的由來是

喜愛膚色更白和階層的聯系遠遠超過種族之間的關系

自古黑皮膚的人多是農民、體力勞動者

富人不用下地干活,當然就更白了

《詩經》中形容美人皮膚白嫩有“膚如凝脂”

莊子《逍遙游》中形容神人是“肌膚若冰雪”

魏晉時期男人臉上都撲粉

而這在日本藝伎身上就體現出尤為極端

女人臉上的粉厚度簡直堪比

掉進了面粉缸

她們將厚厚的調好的白粉刷在臉上和脖子上

看起來很浮夸的樣子卻又說不出來的魅力

據說這樣很是像戴了假面具的樣子

讓人有種撕下面具瞧一瞧真容的神秘感

還因為早些時候燈光昏暗

藝伎工作時候大多是夜晚

所以需要讓人看得見

這也可能是選擇面粉白的原因

2、櫻桃小口+黑牙的性感

在雪白的面粉臉之下

櫻桃小口也要做到極致

可以理解為同樣是舞臺效果的要求

同時,顏色艷麗的色彩面積要盡量小以求和諧

試想你繞著自己的天然大嘴巴

涂了一層鮮艷的紅色配上白雪似的臉

那還是不要出門好了

畢竟不知道會不會嚇到路人

不過,曾經日本藝伎不僅要櫻桃小口

還要染黑齒

當然是跟整個日本的審美息息相關

黑齒是一種專門的鐵漿染成的

日本藝伎們通過將鐵屑浸入酒、茶、醋中

使其出黑水的方法做出一種黑顏色的材料

用羽毛、筆刷將這種鐵漿涂在牙齒上

當然,不僅是藝伎,日本女人也要涂

連公卿和武士

也以染黑齒為美,男子成人式都要染黑牙

關于為什么要染黑牙

有這樣幾張說法

日本女性的“染齒”不僅是身份地位的體現

展示自我魅力的一種手段

隨著染齒文化的發展

作為成人標準的染齒后來逐漸演變為訂婚之日染齒

也另一種說法是

染牙的目的,是預防蛀牙與牙周病

3、對脖子蜜汁執念

大和民族善于學習的傳統很早便開始了

在三國時期,吳國的吳服傳入日本

江戶時代改為和服,至此風靡世界

應該在它的身上我們隱約可以自己的民族特色

而枕頭,哦,又錯了,和腰包

應該是受西方耶穌徒季腰帶的影響

可以窺見日本強大而深厚的吸納東西方文化

而為己所用的能力

長期盤坐造成日本女性腿部粗壯

而和服完美地遮住了日本女人的粗腿

呈現優美的身材曲線

巧妙的是,看起來厚重

卻在脖子,胳膊,腿部三面透風

這得益于合理的平面剪裁

通過長時間的琢磨,無論身材大小

都穿的一樣尺寸的均碼都會顯得合適

藝伎的和服袖子類型為「詰袖(つめそで)」

也就是指將腋下部分的袖口全部縫合的一種和服

舞伎所穿著的和服為「引きずり」,類似「振袖」

而藝伎們的和服比一般女性的略有不同

她們的后領更加暴露

為了展現完美的頸部線條

在霓虹人眼中,脖子是性感美麗的象征

他們對脖頸有種迷之執著

相當于我們看一個低胸裝的女人

而她們將衣服后領低低地耷拉下來

成為了這個平面衣服上的唯一弧線

只在發際線和后頸留一個“W”型的自然肌膚

日本男人迷戀這種性感

4、剃眉毛奇葩or性感?

話說,這個狗血的審美習慣

就應該是從我們大唐朝流傳到日本的啦

唐朝那個時候流行剃眉毛…

唐代女子多數也是剃了自己的眉毛

然后再重新畫上粗粗的眉毛

也有不剃直接畫粗的

白居易的《上陽發白人歌》中有這樣的描述

“婦人去眉,以丹紫三四橫釣于目上下,謂之血暈妝”。

有圖有真相

這個眉妝到了日本也是大熱

他們把這種做法叫做「引眉(ひきまゆ)

奈良時代日本人把原來的眉毛剃掉,畫上細彎的眉

平安時代更常見的是在額頭上畫商粗粗圓圓的眉毛

對于這個性感的表達

一直延續了幾個世紀

 雖然現在的藝伎很多已經不再剔眉

但是這個形象還是深入人心

5.藝伎藝妓?

之所以叫做藝伎不做藝妓

是因為最開始從事表演者是有男性充當

日本藝伎產生于17世紀的東京和大阪

最初的藝伎全部都是男性他

們在妓院和娛樂場所以表演舞蹈和樂器為生

18世紀中葉,藝伎職業漸漸被女性取代

這一傳統也一直沿襲至今

藝伎業是表演藝術,不賣弄色情,更不賣身

當然,有些藝伎們也會和熟客與達官貴人

進行一些性交易

等年老色衰以后

找個愿意包養的土豪便贖身出來

或者開個舞蹈藝術班養活自己

真正的藝伎白天都在練習表演,很少會出現在路上

即使外出也不會以藝伎的表演裝扮出現

而是穿一般的和服

日本藝伎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種風塵女子

日本的藝伎在成為正式的藝伎之前

都需要經過從內到外徹底而嚴格的修行

一般從10歲開始學藝

從文化、禮儀、語言、裝飾、詩書、琴瑟

直到鞠躬、斟酒

霓虹人追求美,追求虛

追求及時行樂,追求即物的實用主義

追求朦朧意境下所產生出來的神秘感與距離感

一種極端的侘寂之美

這種美不是痛苦消極的,而是自然而然地

像櫻花會凋零,像白雪會消逝

可還是抵擋不了的美學思想

這種哲學上的思考

也滲透到日本其他的藝術體系中

在《藝妓回憶錄》里

章子怡扮演的的小白合說過一句話

藝伎就是活的文物,是行走的藝術

她們的存在是一種活動的美

在這美的光芒背后

她們生活在辛苦的陰影下

用自己的高度緊張換來客人的輕松愉悅

手彈三弦琴,腳踩碎花布

眉梢輕低,嘴角微揚

舞姿媚曳,手勢輕柔

這種美的文化,可以說是一種病態的美

而文化就是這樣,它應該是多元而包容的

撰稿|胡桃 少禾

主編|少禾

商業合作

看一場藝術的展覽        訪一些有趣的人

推一個美好的物品        辦一場文藝的活動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