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姑娘黑得最慘的“理工男”,其實是世界上最性感的人

2020-09-04  精讀君   |  轉藏
   

思維模式的性感,比八塊腹肌更吸引人,擁有一個性感大腦的男人,才最有魅力。

01

有個關于“理工男”的老段子,可能很多人都看過:

女孩問男孩:你說葉子的離去,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

男孩說:都不是,是脫落酸。

女孩:……

男孩又說:好像乙烯也有作用,到底是乙烯還是脫落酸來著?

女孩:……

男孩繼續自言自語:離層細胞的纖維素酶、果膠酶合成,還有最終細胞壁裂解都是乙烯誘導的。

脫落的早期和這個生理過程的啟動是ABA主導,后期離層形成是乙烯主導,這兩個激素既獨立作用但也相互影響,所以兩者都有作用,但哪個更主要一點呢?明天去圖書館查一下資料吧。

沒錯,這就是傳說中的理工男。

理工男的直線思維,常常為姑娘們詬病。

同樣一件事,你跟閨蜜傾訴,閨蜜會跟你侃大山,和你一起罵人泄憤。

但如果跟理工男對象傾訴,對方就會幫你分析一二三,然后告訴你哪里不對,該怎么改,愣頭青地給你說教一番,因為他們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解決問題。

但姑娘們不吃這一套,即便你說得再有理,在她們這就是錯的,因為此時她們圖的只是個安慰。

雖然理工男在戀愛中往往不受姑娘們待見,但是,他們的思維卻是世界上最聰明的。

羅振宇把理工科思維和文科生思維換了一種說法:經濟學思維非經濟學思維

理工科思維,就是經濟學思維

02

很多人以為經濟學是研究錢的,什么“央行該不該加息”、“存款準備金率需不需要調整”、“人民幣是不是該貶一貶”等等。

但史蒂芬·列維特在《魔鬼經濟學》中為經濟學下了另一個新的定義:

經濟學不是研究經濟問題,而是研究人的行為。更具體地講,是研究人在激勵的前提下,怎樣改變自己的行為。

他在書中就舉了一個“用經濟學思維看點球”的例子。

我們知道,足球比賽中罰點球的時候,點球的速度極快,守門員如果等球被踢出來的時候再去判斷方向,根本來不及,所以只能賭一個方向,在球被踢出的瞬間朝左或朝右撲去。

對于罰點球的人來說,他的選擇有很多。

第一是往左或往右邊踢,這其實是在跟守門員做概率上的對賭。

第二是往左上角或右上角球門門框的位置踢,因為即使守門員方向判斷對了,一般也撲不到那個位置。但是,朝那個位置踢,往往需要很厲害的球技。很多點球容易踢飛,就是因為踢了那個位置。

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往球門中間的位置踢,即直直地往守門員站的位置踢。

大數據分析得出過這樣的結論:守門員往左撲的概率大約是50%,往右撲的概率大約40%,而留在中間的概率只有2%。

因此,罰點球最理性、勝算最大的選擇,其實應該是往中間踢

但是,為什么幾乎沒有人往中間踢呢?

經濟學分析告訴我們,因為這不符合踢球者本人的利益。往左往右或往左上角和右上角踢,如果讓守門員接住了,可以歸結為運氣不好。

而往中間踢,萬一守門員沒來得及往外撲出去,正好撲住了你的球,那么所有的觀眾、包括評論員都會覺得:你根本就沒使勁,是一個沒出息的球員。

因此,被罰點球的球員往往不愿意用自己的名譽為代價,去賭這場球賽最后的輸贏,畢竟輸贏是全隊的事,他們更愿意選擇一個即使輸了還有推脫之詞的選項。

所以,基于復雜的人性,出于對自身利益的考量,球員們往往不會選擇那個看似更理性的方案。

03

還有一個例子,說的是“用經濟學思維尋找恐怖分子”。

上個世紀,“911”事件發生之后,全世界陷入恐慌。

恐怖分子襲擊一直是全世界反恐的難題,英美等國通過派重兵保護主要目標的方式來反恐,結果也是收效甚微。

直到英國經濟學家霍斯利站出來,利用自己研究出的一套方法,才把案子給破了。

什么方法呢?就是用大數據判斷他們的金錢往來情況

在查詢銀行賬戶往來的時候,霍斯利發現了一個條件,一下子就把恐怖分子的懷疑范圍縮小了。后來,英國警方根據這個條件果然抓到了恐怖分子。

這個條件就是:恐怖分子通常不買保險

因為英國的福利較好,只要買一份便宜的保險,就能解決醫療保障的問題,所以只要是一個20多歲的英國公民或長期居住者,都會買保險。

但是,恐怖分子不會買,因為保險兌付的時候,即購買者死后,保險公司賠款給他家人的時候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這個人不能是恐怖分子。如果他是恐怖分子,就無法獲得任何賠償。

受到這一金錢利益的影響,恐怖分子就這樣被大數據識別出來了。

這就是經濟學思維的魅力。

具有這種經濟學或者說理工科思維的人,看問題的角度和最終得出的結論往往和普通人不一樣。

他們通過運用理性和邏輯,能夠看到更為復雜的世界,而普通人更多的是通過直覺去判斷,只能看到一個簡單的世界。

說到理工科思維,就不得不提到文科生思維。

文科生講究形象、具體、情感抒發,比如只用小橋、流水、人家這三個非常具象的詞匯,就能堆疊出一種抒發不出來的情感。

而工科生則更講究冷靜、理性和邏輯。所以戀愛中的理工男由于過于理性,往往被認為不解風情。

但是,正是由于他們和普通人看問題角度的不同,才使得他們能夠看到這個復雜世界的更多事實。

04

那么,文科思維就不好嗎?

《思考,快與慢》一書,把人腦的兩套思維系統稱為“系統1”和“系統2”。

前者自動起作用,能迅速對事物給出一個的很難被改變的第一印象;而后者費力而緩慢,需要我們集中注意力進行復雜計算。

文科思維就是系統1的集大成者,理工科思維則是系統2的產物。

正是憑借著文科思維的快速反應,我們的祖先才能本能地快速做出選擇,躲避野獸的襲擊,進化至今。

可以說,沒有系統1的文科思維,人類難以延續到現在。

但文科思維也有缺陷,即缺乏一種用數字描述這個世界真相的能力

羅振宇在《我懂你的知識焦慮》中提到過一個慈善方面的實驗:

美國的研究人員為非洲難民募捐,給一些家庭寄去一封信。

這些家庭被分為兩部分,一部分家庭收到的信中說辭是,非洲某個國家有幾百萬兒童缺少醫藥,疾病和饑餓使他們瀕臨死亡,希望伸出援手,做點善事。

另一部分收到的說辭是,非洲有一個小女孩,她生活在哪個國家、哪個城市、哪個村莊,她的父母都很愛她,她長得很美麗,非常上進好學,但是現在她缺吃少穿,馬上就要死了,您捐點錢吧。

結果發現,后一種說辭獲得的捐款數額比前一種說辭高出了一倍。說明大多數人容易被一些具體的東西打動,不容易被數字打動。

可見,文科生思維符合了人們的情感需求,但卻擋住了人們了解真實世界的眼睛。

雖然不同的學科,并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但是落實到思維方式,往往就能分出高下。

精讀君在《成長詞典》的詞條《151:邏輯思考》中提到兩種思考方式:水平思考垂直思考

水平思考,就是對事物的整體做淺層次的分析。

垂直思考,就是對特定部分進行有深度的分析。

理科生基于所學內容,往往養成了凡事都問“為什么”的習慣,因此擅長垂直思考;而文科生則更側重于宏觀方面的學習,因此更擅長廣泛淺顯的水平思考。

而要想看到世界上更多的真相,就應該訓練自己垂直思考的能力。

對于理工科思維,我們不一定要成為這方面的專家,但一定要了解其基本思維方法,學會了這種方法,就可以把自己從日常的直覺中拯救出來,使我們的世界煥然一新。

羅振宇在談到經濟學思維的重要性時說:

“真正的聰明人,不是智商有多高,而是在這個認知成為唯一的競爭壁壘的時候,能看到更多的事實。”

我見過不少顏值在線的帥哥,但最令我難以忘懷的,卻是那些聰明的男人。

因為思維模式的性感,比八塊腹肌更吸引人,擁有一個性感大腦的男人,才最有魅力。

所以姑娘們,下一次再遇到你的奇葩理工科男友,停止吐槽吧!學學他的思維方式,或許你會發現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作者:飛小白,認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熱愛生活。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