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星開穴的根本原理

2020-08-21  云夢軒   |  轉藏
   

昨天講了十二經絡的天星開穴方式。

今天我們講任督二脈的天星開穴原理。

公眾號有朋友留言,說文章欲說又止,撩人。

說的太好了,這樣才撩人,因為直接告訴你,你反而會覺得不過如此,給人最需要的才是本人所堅持的。

說句實在話。

所有的牛叉學問,無一都貼上了一個烙印。

大道至簡。

但凡又復雜,又難學,基本上可以不看了,因為這絕對是不上道的學問。

哪怕推命學中十分復雜的紫微斗數,只是表面復雜罷了,真正的核心內容也就是幾個字可以囊括的。就好比越是精密的汽車一定會給你配一個一鍵啟動裝置,包括發射衛星的火箭,最后就是一指彈,然后嗖的一聲上天了。

簡單嗎?

簡單。

復雜嗎?

十分復雜。

復雜的只是基礎知識罷了。

而簡單是應用機理十分簡單。

我的朋友醫龍治病有個口頭禪,戰略上藐視,臨床技術上重視。其實本質上的理都是通用的。

那么任督二脈的天星開穴方式,十分的簡單。

我指的是操作上,類似一鍵啟動。

而背后的內涵的,十分的博大精深。

目前中國術數里最難最奇葩的莫過于七政四余天星術了。

而任督二脈的開穴方法根本出發點是根植于七政四余天星術的,那么七政四余業外人士不了解所以概念上是模糊的,業內人士應該十分清楚它到底有多難學,包括本人反復數次往返于攻破七政四余的征途中。

前面幾次可以說是碰的頭破血流。

趾高氣揚的進去,灰頭灰臉的出來,結果是慘敗。

最后一次因緣所致誤打誤撞入了門,方才學了點皮毛。

中醫學也好。

風水學也好。

道學也好。

最后的終極目的是一樣的。

那是為了成仙。

借天時地利修人之極致,即仙途。

所以天象星宿對人的影響被古人研究到了極致,因此在中醫學中出現了天星十二穴這個字眼。

全真七子里有個馬丹陽道長。

大家看過射雕英雄傳的話,應該有點印象。

他因為善于運用任督二脈的開穴方式,創造出了馬丹陽天星十二穴。

但是。。。。。。

學醫的都知道,這十二個穴都是四關穴,對任督二脈而言,沒啥特別緊密聯系。

事實上他把真正天星開穴的方法隱藏在其深奧口訣的最后一部分。

叫北斗降真機。

而這里的真機就是天星開穴的機理。

而北斗就是開穴的那把鑰匙。

那么為了把這把鑰匙講解清楚,我需要詳細給大家舉個例子。

人體在治療的過程中,大家會知道有抗體存在,即對藥物的排斥性和免疫性會與日俱增,為什么呢?

因為這是外來之物,人體自身機制有排外性,就好比我們班上忽然來了一個新學員,長得又讓人討厭,這個時候大家從內心深處是很想把他拉來痛扁一頓,K到他認不出姥姥來,所以我們在治療病人的疾病時候,付出了一百分的能量,但真正起作用的能量可能會打很多折扣。

又好比你去一個人家找人。

結果沒找到他家真正的入戶門。

但你又鐵了心的要進入。

這個時候你怎么選擇呢?

溫柔點?

那就翻墻爬窗吧!

粗暴點?

娘希匹的,直接找黃大錘砸墻而入。

那么里面的家主會怎么想呢?

拿起獵槍打豺狼,對不對?

所以真正的和諧,是我們找到門,然后禮貌性的按一下門鈴,等里面的家主帶著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心態接納你進去。

然后一看你領著一根金光閃閃的金條送禮來了。

呦,哥們太客氣了。來來來,我這里有五糧液,天之藍,珍藏級茅臺,五十年陳普先泡上,喝個痛快。

如此彼此雙方其樂融融,皆大歡喜。

而我們需要做的是什么呢?

按摩也好,艾灸也好,針灸也好,找到任督二脈的正確天星開穴的時間和穴位,輕輕的點一下,熏一下,刺一下,人體的整體內在機制就不會產生抗體和排斥,這個時候你輸入了百分之百的能量,自然百分之百的利用起來。

所以這個時候才是真正的,厲害了,wuli任督天星開穴。

古人善于歸納和提煉精華,那么七政四余這么繁瑣的星命工具有沒有簡化版呢?

答案是有的。

七政四余的簡化版就是三式之一的大六壬神課。

六壬里的太陽過宮月將加時正是推算北斗星大致運轉軌跡的載體。

而知道了北斗的軌跡,就可以推算出人體任督二脈在什么時間開什么穴。

為什么北斗這么牛叉。

因為北斗又叫帝車。

他是天上皇帝的勞斯萊斯。

皇帝去哪里,它就載著皇帝去哪里。

那么我們知道北斗照到了任督二脈的那個穴位,這個穴位就類似天皇的行宮居所,那么大家知道皇帝在這里了,怎么做呢?

萬民來朝,百官齊拜。

對不對。

還有那個不長眼的刁民來害朕呢?

打死丫的。

所以自然也就沒有抗體和排斥力了。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