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澳大利亞為何要把首都搬到內陸?

2020-06-15  環球情報員   |  轉藏
   

澳大利亞遷都

作者: 嘉陵  編輯:Thomas

在澳大利亞,一直以來都有個令大眾感到困惑的現象:作為一個實力不俗的發達國家,為什么它在首都的選擇上忽略了墨爾本與悉尼這兩個國際知名的大城市,偏偏選擇名不見經傳的堪培拉?

其實,最初的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是將首都定在墨爾本的,后者也是當時澳洲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城市。但在悉尼崛起后,以兩座城市為代表的維多利亞州與新南威爾士州因為首都歸屬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堪培拉就成了妥協后的產物。

這場著名的“首都之爭”雖然發生在上世紀伊始,距今也才短短一百年,不過導致其發生的根源還要從墨爾本與悉尼這兩座城市的歷史恩怨說起。

 

維多利亞州與新南威爾士州在澳洲大陸的地理位置


一、淘金帶來的繁榮:墨爾本

1770年,來自英國的著名探險家詹姆斯·庫克測繪了整個澳大利亞東海岸,并把這片地區命名為“新威爾士”(后改為“新南威爾士”)。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亞在網上經常被調侃為一個由罪犯建立起來的國家,這并不是空穴來風,因為直到1840年以前,新南威爾士地區就是英國流放罪犯的主要目的地。

詹姆斯·庫克,首位登上澳洲大陸東岸的歐洲人

墨爾本這個地名是在1842年,由當時的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所定下的,目的是為了紀念她的老師墨爾本子爵。但其實在那之前,這個后世的“澳洲時尚之都”還是一片蠻荒,偌大的地盤上只生活著1萬余的人口。1835年,一個從塔斯馬尼亞島出發的農民第一次涉足到了這片區域,探索了大部分墨爾本城區。

1835年的墨爾本,未被開發的蠻荒之地

但到了19世紀中葉以后,不斷有探險家在墨爾本發現金礦,一場淘金的熱潮很快來臨。在墨爾本地區的礦場之上,每天都有挖出金塊的消息。這些新聞以口頭與報紙的方式傳出,電報又加以渲染后傳到其他殖民區,甚至是國外。在這樣的大肆宣傳之下,許多人都認為澳洲大陸上充滿無窮無盡的黃金。

那些從全世界各地(主要是美國人)前來想要碰碰運氣的淘金者很快涌入城市,這其中還包含有大量的華工。根據史料記載,墨爾本人口因此暴漲,短短十年間已達到12萬,翻了不止十倍。

 

19世紀中葉的墨爾本,到處是慕名而來的淘金者

彼時,世界上有名的金礦屈指可數,藏金最豐富的地區是美國的加州與科羅拉多州,前者的代表城市為三藩市,也被譯作舊金山。經過多年的開采挖掘,舊金山的金礦日漸枯竭,墨爾本很快取代了它的地位,一躍成為澳洲第一大城市,逐漸聞名國際。

這場在當時震驚世界的淘金熱,不僅為墨爾本這座城市帶來了繁榮,也影響了整個澳大利亞的經濟發展進程,實現了該國資本主義的起飛,澳洲人抓住了這個契機,使自己擺脫落后,為日后從英國手中爭取到自治權打下了基礎。

 

現已成為著名景點的墨爾本金礦小鎮

墨爾本與中國也是在那個時候建立了聯系,清政府的外交官李圭就曾在其著作《東行日記》中重點提及了兩個海外華人聚集的城市,即美國三藩市與澳大利亞墨爾本,稱它們為“兩座金山”,以新舊別之。時至今日,在墨爾本當地還有很多華人創辦的商鋪和公司,它們仍保留著“新金山”這個名號。

 

在19世紀,新金山(墨爾本)是最大的海外華人聚集地之一,圖為墨爾本唐人街


二、工業革命中的黑馬:悉尼

王權沒有永恒,金山也終有被挖空的那一天,當墨爾本狂熱的淘金者們還在想著從更深的礦洞里找到什么寶貝的時候,澳洲另一座城市開始了迎頭追趕,它便是悉尼。無獨有偶,悉尼的發展也與金礦脫離不了關系,但卻并非它的主要產業。

嚴格意義上來說,悉尼在開發時間上還要比墨爾本早上幾十年。但在登上陸地的初期,英國殖民者遭到了當地土著的頑強抵抗,在悉尼多個海灣區域爆發了嚴重的沖突,這推遲了悉尼的城建工作。

▲英國殖民者與悉尼土著的沖突

到了18世紀末,一場天花疾病開始侵襲悉尼地區,它的到來奪去了不少原住民的生命。而英國殖民者這邊,在當時已經發現了以牛痘對抗病毒的方法,勝利的天平逐漸向后者這邊靠攏。一直到1820年,悉尼地區的土著只剩下數百個,再不能對殖民者的活動產生威脅。在殖民總督麥覺理的帶領下,悉尼開始發展出銀行、市場以及警察局這些基礎建筑設施,逐漸邁向城市化。

 

悉尼杰克遜港,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為工商業發展打下基礎

得益于工業革命成熟所帶來的技術,加之天然良港的便捷性,邁入20世紀的悉尼工商業發展迅猛。人口也與日俱增。在澳大利亞聯邦成立之初,雖然其首都仍然是墨爾本,然而悉尼在人口與工業發展規模上卻早已超越了墨爾本。大有取代后者成為第一大城市的趨勢。

 

19世紀末的悉尼城區街道,已經初顯繁華

面對自己所生活城市的崛起,悉尼市民無比自豪,但在這樣激動的情懷之中卻仍帶有一絲遺憾,當時幾乎每一個市民都希望聯邦政府能夠重新選擇首都。而當時的悉尼,不論是在工業規模還是在經濟發展上,也確實有成為首都的資格。

晉升為首都,就意味著悉尼人的生活水平進一步提高。于是,“離開墨爾本,搬到悉尼來”就成了當時人們的口頭禪。悉尼與墨爾本,這兩座城市的代表也經常在議會上大打口水仗,弄得聯邦政府焦頭爛額。

 

澳大利亞聯邦議會,是澳政府權威立法機構

都是一個國家的城市,為何關系會發展到如此惡劣的地步?這就不得不提到兩座城市背后的州政府之間的“恩怨”。在19世紀后期,曾經占據澳洲大部分面積的新南威爾士地區被分割為了6塊殖民地,并在1900年的時候從英國手中獲得自治權,經過各自殖民地居民投票后組成了澳大利亞聯邦,昔日的殖民地也改名為州政府。

澳大利亞國旗,左上角圖案代表其曾經作為英國治下的自治領

雖然在面積上極大縮水,但新南威爾士州仍然是人口第一大州,它的代表城市就是悉尼以墨爾本為代表的維多利亞州政府對此十分不屑。主要原因在于最初來到墨爾本的都是淘金者與各國資本家,即所謂的“自由民”,維州政府始終堅信這群“文明且高尚的人”代表了整個澳大利亞的文化底蘊。

而當初去往悉尼的都是些什么人呢?絕大部分是來自英國本土被流放的罪犯,他們被發配過來充當建設城市的免費勞動力,在工作一段時間后獲得自由身份。在墨爾本市民看來,一個罪犯建立起來的城市也配和自己搶首都,簡直是二十世紀最大的笑話。

 

英國移民船登陸悉尼,上面滿是被流放的罪犯


三、漁翁相爭,“鷸蚌”得利

澳洲大陸本就物產豐富,這其中以鐵礦石為代表的工業原材料更是集中在悉尼所在地區附近。悉尼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讓它在這場競賽中徹底將墨爾本甩在了身后,大量的國際訂單讓悉尼政府賺得個盆滿缽滿,從此也對首都的位子更加覬覦。而墨爾本也不甘示弱,只要聯邦議會的駐地還在墨爾本國會大廈,它就仍是整塊大陸的金融與文化中心。

 

墨爾本國會大廈,是其作為前首都的見證

就這樣,在二十世紀伊始,墨爾本與悉尼這兩座澳洲最發達的城市開啟了爭奪首都歸屬的戰爭,這一鬧就到了1908年。眼看著這種尷尬的局面已經嚴重阻礙了聯邦化的進程,才成立不久的澳大利亞政府干脆宣布另立新都,意思就是你們倆大佬別吵了行不,我另外再建一個首都就是了。

此話一出,兩座城市的議員代表果然冷靜了下來,但只過了片刻,新的問題又來了:這個新建的首都定在哪里比較合適?

悉尼、墨爾本與堪培拉,三座城市在澳洲版圖上的位置

根據澳大利亞聯邦政府于1901年制定的憲法規定,首都必須位于原新南威爾士境內,也就是東海岸,但同時也必須與悉尼的距離保持在至少100英里以上。幾番斟酌,聯邦政府最終于1911年選出了確定的地點,那是一片距離悉尼238公里,距離墨爾本507公里的內陸平原,雖然不是面朝大海,但也春暖花開,這就是堪培拉的雛形。

在澳洲土著的語言里,堪培拉的意思是“團聚之地”。在1912年新都建設工作開展之初,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特地面向全世界征求規劃藍圖。

一年以后,國會從137個方案里選中了美國著名風景設計師格里芬的作品,據說這張街道規劃圖是他與妻子共同畫在一張棉布上面的,這份極為珍貴的原作至今仍保留在澳大利亞國家檔案館中。

 

堪培拉城市規劃圖,出自美國著名風景設計師格里芬

地點定了,規劃方案也有了,接下來就是施工。一座城市的從無到有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更何況是在基建技術尚不發達的100年前。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決定,在此期間墨爾本仍然是國家首都,但在新都完成建設以后,政府所有的辦公設施將搬離。

新都的建設工作并非是一帆風順,中間因為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而被迫暫停,聯邦政府宣布追隨英國加入戰爭,征募了大量士兵邁向歐洲戰場。戰爭結束后,又花了近十年的時間,至1927年,堪培拉正式完工,隨后取代墨爾本成為了澳大利亞聯邦的首都。

 

從墨爾本搬至堪培拉的澳大利亞國會大廈

在現今世界各國的首都之中,堪培拉都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城市,它在建造時并未選擇破壞周邊植被,而是與自然完美融合在一起。澳大利亞政府駐地被蔥郁的森林環繞,不遠處就是秀麗的鄉村。整座城市洋溢著濃濃的田園城市氣息。

 

與自然環境融為一體的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也被稱為“花園城市”

悉尼與墨爾本鬧騰二十多年,最終卻被小城市堪培拉拿走首都頭銜,也許我們作為旁人來看是一個很奇葩的現象。但放眼世界,其實像這樣以小城市為首都的國家并不稀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美國,華盛頓正如同堪培拉一樣,是地方妥協的產物,這也解釋了為什么紐約如此發達卻沒有成為首都。

 

美國華盛頓,與堪培拉相似的小城首都

作者:嘉陵  編輯:Thomas (唐)

本文為“環球情報員”長期作者原創作品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

歡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End 全文完)—

如果你想投稿,請戳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