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轉] 白芷治療功效

2018-03-23  中醫緣的圖書館   |  轉藏
   

白芷善治腹痛

趙州鳳

  據筆者臨床體會,白芷善治各種腹痛,如消化性潰瘍、急慢性腸炎、闌尾炎及婦人月經不調、盆腔炎等所致的腹痛,療效確切。
  白芷治療消化性潰瘍:中醫認為,消化性潰瘍胃痛,多屬脾胃虛寒,且病程較長,久病多瘀,而本品辛溫,歸陽明經,具有生肌長肉、去腐生新、溫中化瘀之功。臨床各種證型,都可加入白芷10~15g,癥狀緩解后,用單味白芷10g,加水500ml,煎20分鐘,代茶飲,每日2~3次,服15~30天,可預防復發。
  白芷治療急慢性腸炎:白芷辛溫芳香、溫里化濁,對急性腸炎,在辨證用藥基礎上,各型均可加入白芷。對慢性結腸炎,筆者曾觀察65例,其中30例,每次用補脾益腸丸(水丸)30g,打碎,加水100~200ml,煮沸數分鐘,成湯劑,待溫,保留灌腸;另35例以白芷20g,煎湯100~200ml,去渣,加入打碎的補脾益腸丸30g,再煎數分鐘,待溫,保留灌腸,每晚臨睡前1次,15天為1個療程。療效標準:大便成形,腹痛消失為痊愈;大便次數減少,腹痛減輕,為好轉。1個療程后,第1組痊愈15例,占50%,好轉9例,占30%;第2組痊愈23例,占65.7%,好轉11例,占31.4%。
  白芷治療闌尾炎:白芷活血排膿,消癰止痛,可配伍牡丹皮、冬瓜仁、敗醬草、紅藤、大黃等。如治王某,男,40歲,右下腹鈍痛,低熱,血白細胞高,外科診斷為闌尾炎,靜脈滴注氨芐青霉素、甲硝唑10天,癥狀消失,半月后復發,再如上治療10余天緩解,40天后再發。因患者拒絕手術,遂來本科,投以上方6劑,癥狀消失,再投10劑鞏固療效,隨訪2年未發。
  白芷治療月經不調、痛經:白芷還有“破宿血、補新血”作用。如治楊某,女,22歲,1996年9月4日初診,自述從14歲月經初潮,即行經腹痛,疼痛較劇,汗出面蒼,難以忍受,每次需請病假1~2天,曾飲紅糖水,熱水袋外熨,服止痛片、當歸片等,療效欠佳,予以白芷15g,當歸15g,水煎服,每次月經前1周左右開始,至月經來潮即停服,首次服后,即感經痛減輕,繼續鞏固半年停藥,隨訪2年未復發。
  白芷治療盆腔炎:丹某,女,33歲,1995年10月20日就診,自述患盆腔炎5年,輕時下腹隱痛拒按,白帶多,重時下腹痛甚,走路足跟觸地即振小腹痛,伴腰痛,赤白帶下,屢治不效。此次因過度勞累加重來診,給以白芷15g,薏苡仁、蒲公英、敗醬草、紅花、豬苓等各20g,服30劑,痛消帶止,繼用白芷10g,水煎,代茶飲月余,隨訪3年未復發。

白芷治療陽痿有效驗

祝遠之

  祖父祝友韓收集的民間驗方中有“香芷起痿散”一方,由白芷120g,當歸90g,蜈蚣30條組成,共為細末,分30包,每次1包,每日2次,早晚溫開水送服。
  筆者承家教而繼岐黃事業,行醫30余年,為驗證此方效果,每遇陽痿病人輒用之,投以香芷起痿散,臨床治療79例,年齡在23~60歲之間,病程最短3個月,最長2年7個月,服藥最少1劑,最多3劑,有81%以上病人癥狀消失,性生活恢復正常。但對白芷是否有興陽作用,仍需加以驗證。于是遇到陽痿病人,經辨證治療不愈,常加白芷,每達滿意效果。如治劉某,男,42歲,于1995年10月2日就診。患胃潰瘍4年余,因胃穿孔手術,術后體格漸復,但陰縮,陽事不起,精神不振,夜間常失眠不寐,稍事活動則心悸汗出,納呆,面色少華,舌淡、苔薄白稍膩,脈弦細。醫者有的按命門火衰,陽事不舉,用五子衍宗丸、贊玉丹;有的按心脾兩虛,用歸脾湯;有的按脾腎虛寒,用附子理中湯加減。經治療3月余,終不能達到堅勁之勢。延余診視,癥見如前,據病情分析,心脾兩虛無疑,即以歸脾湯加白芷15g水煎服,日1劑。服藥10劑,飲食大增,精神轉佳,陰莖能舉,但時好時差,偶爾性交,時間短暫。又進10劑,陰莖勃起有力,性生活基本恢復,能達性欲高潮,繼予香芷起痿散善后。
  《內經》云:“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又云:“陽明虛則宗筋縱”。故有治痿“獨取陽明”之說。白芷性辛溫,歸肺、胃經。《主治秘要》云:“味辛、性溫、氣味俱輕,陽也,陽明經引經之藥”。又云:“陽明本藥”。《日華子》謂:“補胎漏滑落,破宿血,補新血……長肌肉”。據現代藥理研究,白芷主要成分是白芷毒素、白芷酸、揮發油,可興奮中樞神經,使呼吸增強,血壓升高,大量可致驚厥。可見白芷不僅善治頭痛、癰腫瘡瘍腫毒,而且具有補益健脾燥濕之功。其治療陽痿,一是引諸藥直達陽明,增加效用;一是興奮中樞神經,激發活力,使機關利,宗筋張,陽事興。

重用白芷治療頸椎病

王前中 鮮佩璇

  自1993年5月~1998年5月筆者重用白芷外用治療頸椎病200例,療效滿意,現報告如下。
  本組男147例、女53例,年齡35~68歲,平均47歲,病程2月~10年,平均3年,所有病例均經X線片證實有頸椎骨質改變,均按1993年全國頸椎病專題座談紀要確定的診斷標準。
  治療方法:蔓荊子60g,川芎60g,乳香、沒藥各90g,紅花90g,丹參90g,防風6g,皂角刺60g,伸筋草90g,透骨草60g,白芷100g,加大青鹽90g,將上藥打碎,分成2袋,用布口袋裝好封口,用蒸鍋蒸熱,在蒸熱的同時,灑30g陳醋,熱敷頸部,反復交替使用。
  治療結果:(1)療效標準:治愈,臨床癥狀消失,能正常工作。1年隨訪無復發。顯效,臨床癥狀基本消失,勞累后頸部有輕度不適。好轉,臨床癥狀部分消失或減輕,頸部活動改善,有時復發。無效,治療后臨床癥狀無改善。(2)結果:治愈95例,顯效58例,好轉33例,無效14例。
  討論:頸椎病在《素問痹論》中屬骨痹,在臨床辨證為氣血不足,寒濕之邪傷于骨髓,由于氣虛血瘀或兼夾痰濕,治療用溫經活絡,益氣活血,除濕祛痰,緩急止痛。白芷根據現代藥理研究,白芷素能興奮血管運動中樞,對血管有明顯擴張作用,大量并有麻醉作用,配合上述藥物加上熱敷,能夠達到溫經活絡止痛效果,促進血液供應,改善血液循環,而達到治療目的。根據我們觀察未發現毒副作用。

白芷內服外用治療關節囊積水

石文清

  筆者臨床中,用單味白芷內服外敷治療關節囊積水,收效頗佳,現介紹如下。
  共治療4例關節囊積水患者均獲痊愈。年齡30~40歲,男性3例,女性1例。病程最短者2個月,最長2年4個月。膝關節囊積水3例,踝關節囊積水1例。
  治療方法:白芷研細末,內服每次6g,日2次,黃酒送服。外敷每次50g,根據患處可適當增減藥量,用白酒調成糊狀,攤紗布上,敷于患部,2天換藥1次。
  病例介紹:陳某,女,37歲,1年多前左膝關節疼痛紅腫。經化驗抗“O”、類風濕因子均為陰性。后紅腫疼痛加重,按之凹陷,反復治療效不明顯。經B超檢查為膝關節囊積水。采用本方法治療,10天后紅腫減退,疼痛明顯減輕。繼續治療20天后,紅腫完全消退,疼痛消失。經B超復查,關節囊無積水,自覺無不適感而愈。
  體會:患者起病原因不詳,中醫學認為與痰濕、瘀滯有關。白芷辛溫,有散風、除濕、通竅、排膿、止痛五大功效。內服辛溫發散、勝濕消毒、去腐生新、止痛消腫之功;外用能使藥物直接作用于患處,并通過酒的活血通脈功效,更好地達到消腫、止痛的目的,促進積水的吸收。

重用白芷愈痤瘡

涂華中

  筆者80年代初曾師事于上海中醫學院周光英教授。先生以重劑白芷治療痤瘡,取效甚佳。近年來筆者效法治愈了眾多痤瘡患者,報道如下,以饗同道。
  本組痤瘡患者共84例,其中男24例,女60例;年齡最小14歲,最大42歲;病程最短10天,最長3年,6個月~1年患者居多。其臨床表現大致相同,主要以面頰、頭額、三角區出現淡紅色、或紅色小癤腫,或見有白色粉刺、或有潰破滲出、或有硬結;多數患者舌象及脈象正常。但婦女經前可有不同程度的憂郁、焦慮、煩躁情緒,乃肝旺瘀熱或肝郁濕阻所致。
  本組84例治療均以白芷為主藥,用量為15~30g,可選人參葉、老君須各5~10g,或苦參、淫羊藿各5~10g;潰破者加連翹、蒲公英等;若形成硬結者可加化瘀散結之品;婦女經前見焦慮、煩躁、憂郁者可加疏肝解郁化濕調沖之味。用藥期間停用其它藥物,更不宜用皮質激素類外用藥,以免產生炎癥擴散致皮損加重。
  84例患者中痊愈68例,占81%,好轉13例,占15%;3例療程超過50天中斷治療為無效,占4%,總有效率96%。其療程與病程相關,療程最短者7天,停藥半月后面部恢復正常。療程最長40天,留有瘢痕者,經調理可消退。
  如治王某某,女,24歲。述其面部痤瘡反復發作1年余,近1月有加重趨勢,用中西藥多方治療其癥狀未能控制。診見:額頭兩面頰及三角區見紅色小癤腫,兼有白色粉刺,亦有擠壓潰破滲出多處,診時為經前,有焦慮、煩躁不安情緒。追述患者半年來經量漸減,而白帶增多。舌質淡紅、苔白微膩,脈象弦滑。予肺脾同治,兼以疏肝調沖、解郁化濕。處方:白芷30g,苦參9g,淫羊霍9g,柴胡10g,白術10g,白果10g,山藥15g,黃芩9g,赤芍10g,甘草6g。上方連服6劑癥減。繼以白芷為主藥調治半月,痤瘡諸癥盡衰,隨訪1年未見發作。
  痤瘡乃皮質腺毛囊淤積性炎癥改變,中醫認為,本病與肺脾關系密切,水濕不化,宣肅失常,溢于頭面為主要原因。白芷辛溫芳香,既可疏風散寒,上引頭目清竅,也可燥濕升陽,外達肌膚,內提清氣。辛溫散結直達病所,入肺脾能療瘡潰糜爛,排膿長肉。其性溫氣厚,乃陽明主藥,癰疽為陽明濕熱,故排膿生肌之效不可低估。又白芷雖列解表之劑,但不應純視為解表,而同時寓有“鼓舞中陽、升清舉陷”之功能,“陽氣閉塞”是表證與脾胃不調的共同病機,而暢達陽氣正是其共同的轉機。白芷可使營衛通、脾胃健,痤瘡自愈。

白芷主治軟組織損傷

孫照成

  筆者自1993~1998年以白芷為主治療軟組織損傷102例,效果滿意,現報道如下。
  治療方法:取白芷適量干燥,研末過80目篩備用(也可隨時加工)。用時將適量白芷粉(根據軟組織損傷面積增量或減量)與醋攪勻成糊狀,加少許冰片攪勻敷于患處,用敷料覆蓋,膠布固定,每天換藥1次。表皮損傷者忌用。
  如治王某,男,25歲。于1994年5月6日初診,患者因騎摩托車不慎摔傷右大腿部,右大腿外側可見8cm×4cm范圍之腫脹,皮下青紫,局部疼痛拒按,無表皮損傷,活動不利,X線片示無骨質破壞。診為右大腿軟組織損傷,如上法治療,共換藥4次,局部腫痛消失,活動正常。
  白芷辛溫,無毒,入肺脾胃經,具有祛風、燥濕、消腫、排膿、止痛之功效。《本草綱目》云:“治鼻淵、鼻衄,齒痛,眉棱骨痛,大腸風秘,小腸出血,婦人血風眩運,翻胃吐食;解砒毒,蛇傷,刀箭金瘡”。李杲曰:“白芷,療風通用,其氣芳香,能通九竅”。其質又極滑潤,能和利血脈,故使經絡疏通,氣血流暢,留結之腫痛潛消。冰片能通諸竅,散郁火,去翳消腫止痛。醋能消毒軟堅,滲透藥性,使藥力直達皮內。上法外用可使瘀滯去,腫脹消,經絡疏通,達到使受傷部位氣血流暢的作用,臨床中取得滿意效果。本法在應用中未發現毒副作用,值得在基層醫院推廣應用。

白芷治療白癜風

霍煥民

  白芷具祛風除濕、消腫排膿、生肌止痛作用,多用于外感風寒、瘡瘍腫痛等。筆者近年來使用白芷治療白癜風,取得一定療效。具體方法:將白芷100g打成粗粒,加入70%酒精500ml,浸泡10天后過濾,加入氮酮50ml備用。每天用棉簽涂藥液于患處,每日2次,涂藥后適度日曬。個別頑固病例,另取白芷研末,每日6g,分2次沖服。
  例1:李某,男,25歲。左側手背白斑2cm×3cm,已3年多,曾使用多種方法無明顯療效。近3個月白斑漸擴大,給予白芷酊劑外用,1月后白斑區漸有色素島出現,3個月后白斑漸褪。1年后隨訪未見復發。
  例2:王某,男,20歲。雙側耳后白斑2cm×1cm已5年,4年前曾使用“敏白靈”等治愈,但1年后復發,因其藥毒性較大,轉求他法。筆者告以上方,涂藥1月后無明顯效果,囑繼續外用,另取白芷研末,每日6g,分2次沖服,半年后白斑漸褪。1年后隨訪未復發。
  使用本法,對局限型及節段型白癜風效果較好,散發型和泛發型效果較差。

白芷治療睪丸鞘膜積液

肖厥明

  白芷,味辛性溫,無毒,歸肺、胃、大腸經。善通鼻竅,止疼痛。李時珍謂:“所主之病不離三經。如頭目眉齒諸病,三經風熱也;如漏帶癰疽諸病,三經之濕熱也。”臨床常用于外感風寒、陽明經頭痛、瘡癰腫痛及寒濕帶下等證。筆者據當地民間方法,用于睪丸鞘膜積液的治療,取得了很好的療效,現介紹于下。
  用法:白芷10g,蟬蛻30g,水煎熏洗,每日1~2次,每次約半小時左右,并取少量飲服。
  如治王某,男,2歲6個月,陰囊腫脹,皮膚不紅不熱,可捫及囊性腫塊,透光試驗陽性,已半年余,稍活動站立過久,即啼哭,手摸陰囊部位,伴有面 白,納差,舌淡,苔薄。中醫診斷為“水疝”,西醫診斷為“睪丸鞘膜積液”,經用上述方法,2天后見腫大的陰囊縮小,6天后恢復正常,隨訪半年,未再復發。
  筆者在臨床上曾單獨試用蟬蛻、白芷配用其它藥物(如荊芥、防風、蘇葉等),但均不及白芷與蟬蛻配伍效果明顯,且不易復發。白芷與蟬蛻劑量之比為1∶3。本法經濟簡便,患兒易于接受,值得推廣。

白芷悅脾土升胃陽除濕濁

徐 明

  白芷辛溫,教科書多將其列入辛溫解表藥中,用于解表、止痛、消癰。其實該藥還有悅脾土、升胃陽、除濕濁的功效。《本草正義》謂其“芳香特甚,最能燥濕……振動陽明之氣,固久瀉之良劑。”白芷有較強的除濕作用,臨床用于治療濕濁所致的泄瀉、帶下療效滿意。
  筆者常將白芷配白術組成藥對,用于濕盛困脾或脾虛濕困之泄瀉。白芷芳香悅脾燥濕,溫升陽明清氣,白術健脾運濕,二藥合用,共奏健脾燥濕、升清降濁之功。臨床上見外感風寒、內傷濕滯所致的泄瀉腹痛,常選用藿香正氣散化裁。筆者經驗,方中白芷、藿香、白術為必用之品,即使患者無頭痛癥狀,白芷亦無減去之必要。對肝旺脾虛腸鳴腹痛泄瀉者,常選用四味芍藥散(白術、芍藥、桔梗、白芷)化裁。本方補脾土,瀉肝木,調氣機,升胃陽。若脾虛甚,加山藥、黨參、茯苓。久瀉清陽陷下,加炒升麻以升清陽而增止瀉之功。如治宋某,女,42歲,反復腹瀉3年之久,大便稀溏,每日2~3次,腹痛即瀉,瀉后痛止,移時又痛又瀉,伴形體消瘦,神疲懶言,困倦乏力,舌質淡,苔薄白,脈沉緩。證屬脾虛肝旺之久瀉,治用四味芍藥散加黨參、赤石脂、山藥、炙甘草、茯苓、益智仁。服6劑后大便成形,每日1~2次,余癥亦減,繼以四味芍藥散化裁調理半月余,諸癥悉除。
  本品辛溫芳香,藥力緩和,是一味應用廣泛而安全的中藥,較大劑量可用至30g。然本品溫燥升散,易耗血散氣,故凡陰虛血少火旺之證應慎用或禁用。

白芷長于止痛

王新華

  白芷,辛溫芳香,能走善通,祛風,散寒,除濕,通竅止痛,臨床常用于風寒、風濕、寒濕等病癥。筆者自擬穴療止痛散外敷,治療各種痛癥680例,其中軟組織挫傷338例,骨質增生82例,肌肉勞損10例,風濕性肌炎18例,骨折痛65例,肋軟骨炎26例,肩周炎18例,胃腸平滑肌痙攣疼痛22例,手術后傷口疼痛10例,肋間神經痛38例,坐骨神經痛28例,其它25例,總有效率92.6%。
  穴療止痛散由白芷、三七、桃仁、紅花、乳香、沒藥各等分研末而成。以50%~70%酒精或白酒將該藥調濕,敷于疼痛部位和相關穴位,外面覆以塑料膜以防藥物揮發,待藥干后即換藥,以保持濕潤為度,5天為1個療程,治療1~2個療程,療程間隔3天。
  此外,尚可用白芷配活絡效靈丹治坐骨神經痛;配桂枝、羌活等治肩周炎;配狗脊、續斷等治骨質增生腰痛;配平胃散、藿香、法半夏治風寒或寒濕型腹痛腹瀉等。正如《本草匯言》所稱:“白芷,上行頭目,下抵腸胃,中達肢體,遍通肌膚以至毛竅,而利泄邪氣”,經適當配伍可以廣泛用于全身各部位的疼痛病癥。“性味辛散,如頭痛、麻痹、眼目痛……諸癥,不因于風寒濕邪,而因于陰虛氣弱,陰虛火熾者,俱禁用之。”

白芷為主治療面神經炎

蘭友明 蘭義明

  外祖父程良玉生前以白芷為主,治療面神經炎引起的面神經麻痹及面肌痙攣,每獲顯效。今舉其驗案2則如下。
  例1:許某,男,42歲,1978年8月12日初診。7天前面部受風而口眼歪斜,至某醫院內科檢查,診為面神經炎所致面神經麻痹及面肌痙攣,經西藥及針灸治療效果不顯,而求診于外祖父。患者平時痰多色白,左眼流淚,左鼻唇溝變淺,左口角下垂而流涎,面肌牽向右側,左眼裂擴大,閉目時左眼鞏膜露出,閉口時左上下唇漏氣,前額皺紋消失。舌質淡,苔白,脈滑弦。處方:白芷10g,川芎6g,防風6g,地龍4.5g,浙貝母9g,鉤藤6g,僵蠶4.5g。水煎服,每日1劑。服藥6劑后,諸癥減輕。續服上方15劑諸癥消失。隨訪1年未復發。
  例2:陳某,女,36歲,1988年9月因睡時受風引起口眼歪斜,右眼流淚,右口角下垂而流涎,面肌牽向左側,右鼻唇溝淺平,前額皺紋消失,右眼裂擴大,閉目時右鞏膜露出,閉口時右上下唇漏氣。舌質淡,苔白,脈弦滑。診為面神經炎。處方:白芷10g,鉤藤6g,川芎6g,地龍4.5g,僵蠶4.5g,防風6g,牛膝6g,半夏4.5g。水煎服,每日1劑。服10劑后,口眼歪斜明顯好轉,續以上方治療20天,諸癥消失。隨訪2年未復發。

白芷治療關節滑囊炎有良效

于善堂 郭秀紅

  筆者在翻閱王洪緒《外科證治全生集》時,見其中鶴膝風治法中用白芷治療取顯效的記載。受此啟發,在臨床實踐中,每遇肘、膝關節滑囊病變時,即采用白芷外敷、內服治療多獲良效,現介紹如下。
  如治患者朱某某,男,45歲。因右膝部撞傷,兩天后膝關節腫起,不能屈伸。診斷為外傷性膝關節滑囊炎。經醫院間斷抽液5次,旋抽旋腫,液體復來,先后用抗炎、微波等方法治療,時越2月余,效果不甚理想而來院診治。臨床癥見:右膝關節腫脹,不得屈伸,舌質紅,苔黃膩,脈弦數。擬用活血化瘀,利水消腫。處方:白芷50g,炙馬錢子5g,白及30g。用法:研極細末,蜂蜜調成膏局部外敷,加壓包扎,3天更換膏藥1次。內服二陳湯加味:陳皮10g,制半夏10g,茯苓15g,白芷15g,當歸10g,白芍10g,川芎6g,枳實10g,黃芪15g,桔梗10g,澤瀉6g,檳榔6g,甘草5g,生姜3片。水煎服,日服2次。經服20劑后復查,癥狀悉除,從事正常工作。
  多年來,治療肘、膝關節外傷腫痛的患者數10例,均用白芷為主治療,取效顯著。臨床實踐證明,白芷不僅為辛溫解表、祛風散寒藥,而且有利水消腫的良效。此藥有礙胃之副作用,因此內服時不宜用量過大。

重用白芷治療卵巢囊腫

徐細維 沈鵬

  近幾年來,筆者重用白芷治療卵巢囊腫,療效頗佳,現舉1例介紹如下。
  何某某,女,31歲。1995年10月28日來本院就診。患者右下腹脹痛,右側腰部酸脹,月經淋漓,時斷時續2月,白帶色黃味腥。婦科檢查:外陰正常,宮頸光滑,右下腹壓痛(+)。B超檢查顯示:子宮右側右卵巢處可見一4.6cm×3.7cm囊性暗區,邊界清,透聲好,左附件陰性。舌紅,苔薄黃,脈弦滑。治擬清熱化濕,活血散結。處方:白芷30g,浙貝母15g,莪術15g,大青葉10g,白花蛇舌草20g,蒲公英20g等。服藥33劑后,B超檢查,囊腫消失。
  白芷,《本草綱目》謂其可主治女人漏下赤白、血閉陰腫等癥。根據多年臨床治療體會,重用白芷對有卵巢囊腫并伴婦科諸癥者療效較好。

白芷治帶下

彭景星 彭慕斌

  眾所周知,白芷是發表散風、燥濕排膿之要藥,一次偶然的機會,筆者發現白芷治帶下有效。在20世紀60年代,農婦郭某患頭痛,鼻流濁涕,向余索方。當時據都梁丸與《金匱》排膿湯意,予白芷、甘草、桔梗、青茶各10g為方,服藥5劑,不僅頭痛濁涕諸癥大減,而素有帶下過多之疾竟愈。因而筆者后來在治帶方藥中,常加入白芷,每獲奇良效。
  如治余某某,35歲。患慢性盆腔炎多年,迭用西藥治療少效,常反復發作,甚為痛苦。月經先期量多,約7~8天方凈,平時多帶,或赤白相兼,穢濁如膿,連綿不已,外陰瘙癢,經水至2日,腰骶酸楚,小腹痛墜拒按,不發熱,口苦干飲冷,大便干結,小溲赤澀而頻,脈弦數,舌紅晦微兼瘀斑,苔黃厚。證屬帶下,乃濕熱夾瘀,蘊結下焦,當視同“內癰”論治。法宜清熱利濕,化瘀排膿解毒,予仙方活命飲、大黃牡丹皮湯加減。藥用:白芷、金銀花、連翹、玄明粉(沖)、天花粉各15g,當歸、浙貝母、沒藥、皂角刺、黃柏各15g,大黃、炒牡丹皮各6g,海螵蛸、天水散各20g,冬瓜仁30g。服藥5劑,諸癥皆減,月經亦凈。遂改投桂枝茯苓丸、五味消毒飲,加白芷、茵陳、炒梔子、黃柏、海螵蛸、冬瓜仁等,續服10劑,病癥基本痊愈。繼以白芷、冬瓜仁、紫花地丁、蒲公英、忍冬藤、車前草等煮水當茶,飲用兩月余,未見復發。
  此外,我家有治牙痛小驗方一首,即白芷20g,花椒、細辛各10g,將藥置茶缸內,用開水400ml,浸泡15分鐘,待微溫含漱(禁止內服),意在發散郁火,祛風止痛,療效可靠。

白芷下乳效亦著

段先志 張春娥

  白芷下乳,查諸本草典籍未見記載,為臨證偶得。曾治一產婦患乳癰, 赤腫痛,投以寒涼清解之品,又倍用白芷、貝母以消腫散結。藥后,熱退腫消,唯見乳汁增多,時自溢,疑是白芷所致。后遇2例缺乳證,遂有意用一味白芷30g,囑其煎湯代茶飲,竟獲效驗。近年來,我們重用白芷20g,伍以當歸、穿山甲、漏蘆、通草、王不留行,氣血虛弱者加黃芪、黨參、天花粉、黑芝麻,肝郁氣滯者加柴胡、郁金、青皮、絲瓜絡治療缺乳28例,均收到突出療效。如治李某,女,26歲,干部,1998年10月9日初診。自訴產后1周乳汁量少清稀,并見面色不華,食少神疲,查兩乳柔軟,舌淡苔白,脈細弱無力。證屬氣血兩虛,治宜益氣養血,佐以通絡。藥用:黃芪15g,當歸15g,黨參10g,天花粉15g,黑芝麻15g,白芷20g,王不留行10g,通草6g,炮穿山甲珠6g,漏蘆10g,砂仁10g,炙甘草6g。3劑,水煎服。藥盡,精神好轉,食欲增強,乳汁漸多,但汁仍稀,效不更方再服3劑,遂乳汁量多汁稠而告愈。
  蓋缺乳一證,或因氣血不足,或因經脈郁滯,但總于陽明有關。如李杲謂:“脾胃虛則九竅不通”,傅青主云:“乳全賴氣之力,以行血而化之也。”而白芷氣味芳香,性升浮,且氣溫力厚,功善通竅達表,入胃經,為陽明經要藥。故可以芳香醒脾開胃,鼓舞胃氣上行達表而化乳。誠所謂“浮者,陽氣散漫皮毛。升者,充塞頭頂,九竅通利也。”此既兼顧脾胃后天之本,氣血生化之源,又可通暢陽明經氣通經下乳,故不論虛實皆可用之。
  另外,白芷辛溫,用治產后疾患似嫌溫燥,然白芷為陽明主藥,善治陽明風熱頭痛、牙痛以及癰瘡腫瘍而無溫燥之弊。就筆者臨證體驗,28例驗案未見有助熱化燥之變。究其理,恐胃為水谷之海,辛溫正可助脾為胃行其津液而潤澤機體。由是,酌情使用當盡釋此慮。
  近閱《蒲輔周醫療經驗》有“白芷祛風為主并能下乳”一語,且喜用白芷治療氣血不足所致缺乳。另《清太醫院配方》所制下乳涌泉散中也選用白芷,可見白芷下乳前人已有經驗。

白芷外敷治療跟骨骨刺 

方約生

  筆者近年來運用自擬白芷散外敷治療跟骨骨刺32例,取得良好消腫止痛效果,現介紹如下。
  32例均為門診收治患者,其中男20例,女12例。年齡55~75歲,均經X線證實為跟骨骨刺,療程平均為15天左右。白芷散由白芷、白芥子、川芎,以3∶1∶1用量研末組成。洗凈足跟部,取白芷散適量,醋調成稠膏狀,敷于患處,面積約1元硬幣大小,外以傷濕止痛膏覆蓋,3天換藥1次,一般1~2次即可見效。可連續應用,敷藥10次腫痛未消失者為無效。經X線復查,雖未見明顯骨刺消退現象,然本法對骨質增生引起的腫脹疼痛有非常明顯的消腫止痛效果。經治32例中,31例腫痛消失,1例無效。
  如治郭某,男,62歲。右側足跟部腫痛5月余,足跟部不能著地,經X線診斷為右側跟骨骨刺。予此法治療2次,腫痛明顯減輕,連續敷藥半月后腫痛皆失,隨訪1年未見復發。
  《本草經疏》記載:“白芷,味辛氣溫無毒,其香氣烈,辛香散結而入血止痛。”骨質增生引起的腫脹疼痛總因寒凝、痰結、氣滯血瘀所致。筆者以大量白芷伍白芥子、川芎組方,三藥皆味辛性溫,善走善通,具有溫經散寒、散結消腫、祛風止痛、搜痰通絡、行氣活血之功,故而能解除骨刺引起腫脹疼痛。

白芷外用祛斑美容

余國俊

  白芷外用為美容要藥。《日華子本草》謂白芷“去面 FDD4 疵瘕”。 FDD4 者,雀斑也。《本草綱目》謂白芷“長肌膚,潤澤顏色,可作面脂”,古代美容方中多用之。據筆者臨床驗證,白芷一味單獨外用便可美容;若配伍菟絲子、白附子外用,能祛除黃褐斑。菟絲子,《本經》謂其“汁去面黑 干”;白附子,《本草綱目》謂其主治“面上百病……面 FDD4 瘢疵”,可以“入面脂用”。如治王某某,女,36歲,懷孕后期兩側面頰出現黃褐斑,呈蝴蝶狀,咖啡色,產后一直未消退,皮損面積約3cm×4cm大小,已3年,月經正常,無任何不適。曾堅持服逍遙丸、杞菊地黃丸半年無效。囑其自制白芷祛斑膏:白芷200g,白附子40g,二味碾為極細末;菟絲子400g,洗凈,加冷水1500ml浸泡2小時,文火煮沸1小時,濾取藥液400ml。將白芷、白附子細末趁熱滲入菟絲子藥液之中,充分攪拌和勻,裝瓶備用。用法:每晚用溫水洗臉后,取上述藥膏適量均勻薄涂皮損處,保留2小時以上,臨睡前用軟紙擦去(勿用水洗)。約1個月后面頰蝴蝶斑顏色開始變淺;堅持涂抹2月余,蝴蝶斑整體消失,惟殘留幾處0.2cm×0.5cm大小的淺黃色斑。
  臨床所見面部黃褐斑患者不伴有臟腑內傷雜病者畢竟少見,故爾單用白芷祛斑膏機會不多。另有23例,均伴有內傷雜病如肝、膽、脾胃、腎病或月經失調。筆者均在內服辨證方藥基礎上加用白芷祛斑膏,一般在1月左右開始見效,有5例皮損竟在1月內消失。
  筆者臨床還常遇面部無明顯色素異常,但欲使皮膚柔嫩細滑且增白的患者,便告其自制白芷美容膏:挑選大而色純白無霉跡的白芷飲片200g,用小刀剔除其黃棕色粗皮,碾為極細末。每次取30g,摻入一小瓶市售嬰幼兒護膚品中,充分攪拌和勻。氣溫在20℃以上時宜放入冰箱冷藏。用法:每晚取此膏適量代替常用護膚品搽面,至少保留1小時,臨睡前用軟紙揩去(勿用水洗),次晨才洗臉。連用半月后可改為2~3天搽1次。經數十位中青年女性驗證,堅持3~6個月,可使面部皮膚柔嫩細滑,且有一定增白作用。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ss年轻少妇浓毛pic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